赵旅长刚走没两分钟,孟川挎着枪就来到了导演部门口。

    导演部的警卫一早就在门口等着孟川,见到孟川来了,立刻招呼,“是孟教官么?!?br />
    孟川立刻上前,“我是孟川,导演部的首长叫我过来?!?br />
    警卫指了指孟川背后的枪,“孟教官,首长在等你,不过进去之前,武器我先帮你保管?!?br />
    现在演习已经结束了,武器这种东西,自然是不能随便带进办公室的,孟川卸下步枪,递了过去,“请帮我保管好?!?br />
    然后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孔副参谋长此时正在看着资料,见到孟川进来了,招了招手,“你就是孟川吧?!?br />
    孟川见到一位将军在跟自己说话,立刻敬礼,“报告首长,我是孟川?!?br />
    孔副参谋长见到孟川这么年轻,也有点意外,一般当教官的,如果不是技术型的教官,年纪都应该很大才对,因为非技术性的特种教官,都是从特种兵过来的,而特种兵这个职业,一般年龄会干到三十五岁左右,才会逐渐退出。

    因为过了这个年纪,身体的体能就会慢慢下降,训练出现的伤病痛,也会慢慢体现出来,这是身体衰老的必然趋势,所以退居二线,当教官,把自己多年特种兵的经验传授给下一代,这也是人尽其才。

    可是面前的这位孟川教官也太年轻了吧,应该才二十多岁,二十多岁就当上教官的,实属不多见。

    不过英雄出少年,孔副参谋长也没多问,直接进入正题,“这次叫你过来,并不是说演习的事,而是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训练出这支特种部队的,我对此很感兴趣?!?br />
    孟川没有多想,立刻就把自己的训练方法说了出来,“首长,我的训练方法有模仿国外专业特种兵训练的成分,然后结合我国国情,两种方法融合起来的?!?br />
    孔副参谋长听到‘国外专业特种兵训练方法’几个字的时候,眉头皱了一下,这并不是他不赞同学习国外的方法,他就怕学个四不像回来,到时候反而闹出笑话。

    他作为一个正军职的将军来说,他很了解国内外军事的差异,因为我国的军事工业发展的晚,所以很多东西都是借鉴国外的,就拿轻武器来说,不管是步枪还是手枪,大部分都是仿制国外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56冲,还是81杠,这都离不开AK步枪的影子,手枪,狙击枪,更是纯仿制的,只有等到了现在,国家有钱了,用的最新一代的单兵武器,这才是纯粹自己研制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国外的东西,并不抵抗,‘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’,‘师夷长技以制夷’,清楚认识到我们的缺点,和人家的优点,并吸收其优点,这才能快速的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大国。

    但是取其精华,这并不是嘴上说说的事,如果取成糟粕了,这反而会坏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反而持更保守,更谨慎的态度,“小孟,论特种作战技术,国外的确有更专业的学校和技术,不过他们的这种专业,可能并不适合我们,你在运用的时候,可得把握分寸才行?!?br />
    孟川见到首长给自己提醒,立刻说道:“首长,这点您大可放心,我训练他们的办法,都是在我自己身上先试验过的,只有我觉得合适,才会运用到他们身上?!?br />
    这话让孔副参谋长来了兴趣,“训练他们的所有方法,都在你身上试验过么?你可别骗我哦,我虽然没怎么研究过特种作战,但我却是入伍三十年的老兵了,这点你可别想忽悠我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