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少信徒来此求签算卦,准得不行,香火想不旺盛也难。

    六如真人年逾古稀,对外却是鹤发童颜,精神矍铄,脚步稳健。

    “窦夫人”也曾在节假日去道观参观,但那些道观更像是旅游景点,不少道士也是汲汲营营,哪里有世外高人的做派?相较之下,清雪观就静谧得多,来往信徒和道士姿态虔诚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得静下心,跟在窦熙身后进入道观。

    “夫人感觉此处如何?”

    女子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,笑着道,“很好啊,虽然不气派,但是氛围很舒服?!?br />
    说罢,她好奇地向四周张望,好似瞧哪里都觉得新鲜。

    窦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进了大殿,正巧观主六如真人也在,对方正低声为某个信徒解签。

    等六如真人忙完了,窦熙才上前。

    二人见礼过后,窦熙说明来意,询问还愿需要的规格。

    六如真人扫了一眼“窦夫人”,眉头先是轻蹙,旋即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尊夫人瞧着气色极佳、气韵绵长,想来难关已渡,不日便能痊愈?!?br />
    六如真人唤来一名道童,让道童带着“窦夫人”去别处烧香转转,后者求之不得,脚步都轻快了。听着对方木屐落在地上的声响渐渐远去,窦熙的面色倏地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人——”

    六如真人道,“按照先前的卜算,尊夫人撑不过那场风寒,如今天降福缘,应该无碍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真人,可如今这位……绝非拙荆本尊啊,不只是什么山精野怪!”窦熙道,“拙荆出身苦寒,大字不识,如今这位却不一样……此人言行举止与拙荆大相径庭,真人可有除妖之法?”

    管他是什么山精野怪,窦熙只想让自家夫人回来。

    按照六如真人先前的断言,夫人不久于世,他也认了,但绝不能忍受陌生人占用她的躯体!

    “窦居士不用担心?!绷缯嫒税哺я嘉?,“这是尊夫人的福缘,绝非坏事?!?br />
    窦熙诧异,“何解?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位小居士可是个福星?!绷缯嫒诵Φ?,“老道在此祝贺窦居士与夫人白首偕老?!?br />
    窦熙都懵了,“真人的意思……拙荆很快便会回来?”

    六如真人道,“若算得不错,那位小福星在此只能停留六个时辰?!?br />
    好歹也算是半个救命恩人,别动不动就想着摁死对方。

    窦熙吊起的心脏终于落地。

    不是山精野怪,反而是福星?

    他有些庆幸自己没冲动行事,不然就真坏事了。

    窦熙与六如真人的对话,“窦夫人”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将道童打发走,见周遭无人,瞬间释放天性,恨不得一脚踢开木屐,这玩意儿真不好穿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在院墙一侧踮着脚,明明能闻到院外飘进来的花香,偏偏看不到景色。

    左顾右盼,周遭也没什么人,她脱了木屐爬上假山,果然看到院外一片好景色。

    “这些道士真会享受,住在这里养老真幸福,要是有手机WIFI就更爽了?!弊魑桓龆男∈崩氩豢只牡屯纷?,若非有穿越的新鲜感支撑着,她真是受不了没手机的时光。

    远处的窦熙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孩童心性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儿,等对方尽兴爬下来了,这才上前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窦夫人”也不懂还愿要做什么,听窦熙说事情已经办妥可以回家了,她也就信了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窦熙见她对外头的街市极为好奇,干脆找了个借口带她去逛逛。

    “窦夫人”口中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愿意为老婆买买买的好男人啊,真是珍稀濒危物种了——”

    窦熙的确是个很好的人,不论她瞧上什么小物件,对方都痛快掏腰包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买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物件,大多都是小摊上的摆件香包或者小吃。

    古代街市贫乏,商品也不多,女子逛街也只图氛围罢了,逛了一会儿就腻味了。

    窦熙见她神色有些疲乏,主动提出去茶肆歇歇脚。

    “夫人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窦熙见她搅拌茶碗却不喝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

    女子的确是不喝茶的,这个时代的茶就是黑暗料理,什么调料都搁进去煮,味道古怪得很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风仁大佬的征辟文书……”

    嘴巴快于大脑,等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连忙挽救,默默捂紧马甲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。直播间咸鱼怒其不争,好不容易撑到现在,这位欧皇大人居然自己自爆马甲!

    窦熙忽略了女子对风仁的称呼,耳尖听到“征辟”二字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跳,蓦地想明白了什么,险些没端稳茶碗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什么都没说——”

    窦熙望着她,尽管是熟悉的脸,但表情却异常陌生,这人比自家女儿还要跳脱活泼。

    瞧这样子,小福星年纪真的是不大。

    “夫人刚才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窦熙一副不解的神色,好似真没听到什么不该听的。

    女子轻咳一声,“我刚才没说什么?!?br />
    窦熙陪着她在外头逛了不少地方,天边日头渐渐暗沉下来。

    回府之后,窦熙又让厨房准备了相当丰盛的菜肴。

    厨房的庖子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不年不节的,难不成是碰见好事了?”

    窦熙虽然有钱,但不是铺张奢靡的人,作为农家子弟,他的作风还是很朴素的。

    如今却摆出了招待贵客的规格,厨房的人自然惊诧。

    窦熙见女子神色如常,用餐礼仪也不错,内心暗忖——福星以前的生活条件应该不低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女子洋洋得意地在直播间发了一条弹幕。

    “还有半小时就十二小时了,宝宝没有掉马甲,厉害吧!”

    咸鱼们纷纷符合点赞,厉害厉害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还是不揭穿了。

    窦熙也没伤害人的意思,应该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,姜芃姬也不用替女子担心。

    “梦回千年”是福利活动,自然有健全的?;ご胧?。

    除了必要的提示,一旦活动者受到威胁,他们会被提前送回去。

    若是体验者做出过度崩坏人设的举动,同样也会被强制性结束体验。

    不是每个参与活动的人都这么倒霉,一上来就碰到风仁、窦熙两个人精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来讲,这位欧皇还是挺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