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仁和窦熙相谈甚欢,颇有忘年交的架势,对于窦熙,风仁越是了解越是满意,不过他没有急着亮出征辟的目的,反而暗中试探窦熙的口风,听听窦熙眼中的“兰亭公”评价如何。

    不论姜芃姬如何了得,依旧有许多守旧派不买她的账,眼前的窦熙瞧着不像是迂腐之辈,但难保对方不会因为姜芃姬的性别而生出抵触,因为性别而拒绝征辟的前例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洋山也是个世外桃源?!狈缛市ψ耪露敷抑糜谛厍?,一手负于背后,站在田埂旁眺望远处,他道,“兰亭公打算将分院建在这里,那些孩子也能远离凡俗,专心读书了?!?br />
    窦熙笑着道,“兰亭公垂怜洋山,此乃洋山百姓之福?!?br />
    尽管窦熙久居洋山,极少跑到外地,他也听过金鳞书院的大名。

    若是分院能坐落在洋山,无疑会为洋山带来一大批人口,人口增加自然会带动当地经济。

    风仁道,“哦?宗光倒是看得透彻?!?br />
    总有杠精喜欢抬杠,不少庸才还觉得建立分院是坏事儿,认为此举是大兴土木、劳民伤财。

    窦熙一介白身,居然能看得如此通透,倒是让风仁又添了两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班门弄斧,先生见笑了?!瘪嘉跚返氐?,“晚辈当不得这般赞誉?!?br />
    窦熙作为洋山地主富户,又是农家子弟,他的目光自然更贴近百姓,他当然知道修建分院对洋山而言是多大的好事儿。猪站在风口上都能起飞,更别说金鳞分院还是一股飓风!

    “谦逊虽是美德,但也不能妄自菲薄?!狈缛市Φ?,“分院之事刚出来的时候,不少人都不看好,更有甚者讥笑诋毁,这里头还不乏名士之流。细想一番,倒是让人感慨发笑——”

    这话变相赞美窦熙的见识不亚于那些名士了。

    窦熙应下不是,不应也不是,无奈之下只能巧妙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兰亭公有经天纬地之才能,寻常凡夫俗子能窥其三分心思已是不易?!?br />
    不是窦熙自己多有才,不是那些看走眼的名士多废柴,分明是正主心思太深,能耐太强啊。

    风仁唇角笑意渐浓,按理说儒家出身的他不太可能喜欢农家出身的窦熙,毕竟两家学识和政治理念是冲突的,不过这不妨碍风仁的对窦熙的欣赏。这般有趣的年轻人,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,宗光对兰亭公颇为推崇?!狈缛市ψ盼实?,“对她,你可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窦熙摇头道,“堂堂诸侯,还有明君之相,岂是一介白身庶民能妄加评论的?!?br />
    三言两语,风仁已经从窦熙口中抠出了自己想要的内容。

    窦熙对姜芃姬很推崇,若要征辟他,他多半是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认知,风仁自觉任务完成了大半,心情也是拨云见日,彻底放晴了。

    跟在二人身后的“窦夫人”瞧着窦熙的背影,偷偷对他竖起两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青年,有前途!

    【小木匠】:当着五百万咸鱼的面表忠心,这个叫窦熙的小子前途无量!

    【文妙藏诗】:重点难道不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对着主播表忠心么?

    对于窦熙而言,围观的咸鱼再多也抵不上主播一人的分量啊。

    毕竟,姜芃姬才是窦熙未来的上司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了窦熙的试验田,瞧见一行富家仆从在山脚恭候着。

    窦熙见车驾上有风氏的族徽,便识趣地道,“先生事务繁忙,晚辈便不叨扰了?!?br />
    风仁笑着点头,约好下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窦夫人”见着风仁上了马车,放下车帘,良久回不过神——

    等等?。?!

    风仁大佬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

    主播写给窦熙的征辟文书呢?

    尽管没有喊叫出来,但情绪还是泄露不少,她的表情变化尽数落在窦熙眼中。

    “夫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外头日头大,窦熙给她撑了伞。

    女子回过神,窘迫地道,“有些不舍,难得见到传闻中的名儒?!?br />
    既然风仁是这具身体崇拜的爱豆,这样回答应该没问题吧?

    “兴许以后还有机会?!瘪嘉跣Φ?,“先前夫人感染风寒,病情汹汹,险些没把为夫吓到。如今夫人病情大好,为夫也该备好物件去清雪观还愿,夫人不妨先回府歇着,别太劳累了?!?br />
    “清雪观?既然是还愿,妾身也该到场,这样才显得心诚?!?br />
    穿越体验时间也就十二个小时,她还想多看看真正的古代呢,哪里想待在府邸浪费时间?

    窦熙道,“如此也好?!?br />
    瞧着二人互动,不少咸鱼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欧皇还是有两把刷子么,居然没被窦熙戳穿马甲。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事实真是如此?

    姜芃姬托腮瞧着屏幕,眼底带着几分深沉,这时候她的私聊滴滴响起。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你难道不是在担心所谓的“梦回千年”会伤害直播间的人?

    姜芃姬眼皮都懒得抬,她道,“老首长不担心?所谓的系统,那可是曾经搅得联邦翻天覆地,爆发两千年战争的罪魁祸首。我自然有理由担心这东西又闹出什么幺蛾子——”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那人将斩神刀给你,虽然有利用你解决叛逃天脑的用意,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收拾历史遗留问题。对方的立场和你是一致的,自然不可能给你拖后腿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姜芃姬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姜芃姬眼睛一睨,“老首长知道的内情可真多?!?br />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系统提示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你的好友,你的阿爸,下线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嗤了一声,嘀咕道,“怂!”

    有朝一日回到联邦,她非得将知情者都抓出来好好盘问一番。

    等她将视线转回直播间屏幕,她发现“窦熙夫妇”已经到了清雪观。

    清雪观是一间道观,虽然是座颇有历史的古建筑,但香火不盛,信众也不多。

    直至几年前来了一位真人在清雪观挂单修行,道观才开始鼎盛起来。

    这位真人名号六如,据闻是中诏人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