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看破不说破,风仁对她的印象拔高了些。

    另一边,窦熙越看越激动,忍不住道,“先生从何处寻得此物?”

    风仁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,“宗光怎得如此激动?莫非此物还是至宝不成?”

    窦熙按捺激动,“至宝不至宝,晚辈不知,但运用得当,怕是价值万金!”

    尽管草稿写得潦草,但窦熙也看得出其中的价值。

    不同于寻常农书那般晦涩简单,草稿上的内容简洁明了,近乎白话,里头的内容也十分有意思,由浅至深、循序渐进,从粗略的大类然后细分各个小类加以阐述,还有不少农耕方案。

    这些方案对于窦熙而言是新鲜的!

    这就像是一把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,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哦?果真如此?”风仁佯装诧异。

    窦熙抑制激动,笑着道,“若非不知著者是谁,晚辈真想上府拜访,好好探讨一番?!?br />
    风仁问道,“这是怎么个说法?”

    窦熙说,“东庆境内在兰亭公治理下还算祥和,其他地方却是处处饥荒,归根究底还是良田产出的粮食太少。限制农田产出的原因多种多样,最致命的一点便是农田肥力?!?br />
    农田肥力是个难以解决的大难题,从根本上禁锢了农业产出。

    哪怕是肥沃良田也禁不起不间断耕种,迟早会因为肥力缺失而退化。

    为了可持续发展,只能选择耕休,停止耕种,让农田肥力自我恢复。

    一旦耕休,这便意味着耕休期间没有粮食产出,无疑加大了粮食压力。姜芃姬这些年连着打仗,为了保持供应,只能一边开垦荒田一边连续耕作。长远来看,这举动无异于饮鸩止渴。

    风仁点头道,“宗光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不知何人写下此书,内容之大胆新奇,晚辈闻所未闻?!瘪嘉踔缸挪莞宓?,“哪怕旁人觉得天马行空、不切实际,晚辈却觉得此人想法极有条理,想来出自哪位农家名士之手。此人欲用人力补充农田肥力,计划清晰而具体,大多都有??裳?、有理可依。许多百姓不知如何利用农肥,知道利用农肥的人却不知多少用量才是合适的,更不知如何利用才能让农田获得最大益处……此人心思细腻,不止各处都想到了,还给予了相当详实的步骤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些,窦熙侃侃而谈,大有止不住的架势。

    良田之所以是良田,产出比普通农田高,自然是因为田间肥力高。

    如果用外力干涉农田肥力,不需要耕休也能让农田维持极高的肥力,何愁收成高不上去?

    窦府算是洋山境内比较大的地主富户,窦熙本人又是农家子弟,农田耕作流程十分熟悉,为了提高产出,他时常研究这方面的内容,本身也总结出一套耕作经验。正是这些,窦府名下农田的产量总比旁人高了不少??山嘉醯姆ㄗ雍筒莞迳系哪谌菹啾?,宛若珍珠之于皓月。

    看草稿的内容,应该不止这么点儿。

    窦熙叹道,“不知是哪位大家,若有幸一见,必要秉烛夜谈一番才算痛快?!?br />
    话音刚落,风仁和“窦夫人”以及五百万咸鱼都对他投以了异样眼神。

    秉烛夜谈?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慈美人表示,抵足而眠、秉烛夜谈都是独属于他的福利。

    风仁虽不知姜芃姬和卫慈的关系,但他也知道女性诸侯不太可能和异性下属亲密过甚的。

    窦熙的理论合格,但实践如何就不知道了,毕竟总有人嘴上一套、手上另一套。

    风仁三言两语就将窦熙诓了出去,“窦夫人”见状,抬腿也想跟着。

    窦熙劝道,“夫人,外头风大,你风寒又刚好,还是在府中静养吧?!?br />
    女子正不知如何回应才能跟着出门,风仁在一旁帮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静养虽重要,但适当散心也有助于病情恢复。尊夫人面色不错,应当无碍的?!?br />
    窦熙尴尬地道,“拙荆毕竟是妇人,若是同去,怕是会妨碍先生?!?br />
    风仁笑着道,“无妨?!?br />
    窦熙都不知他的来意,这位夫人却像是看穿了待在一旁看戏,可想而知也是个心思通透的。

    【恨生早】:妈耶,不知为嘛,看到风仁大佬笑,总有种毛毛的感觉。

    岂止是发毛啊——

    女人暗中嘀咕,亲自到了风仁面前,她才感觉这只老狐狸比想象中还让人不自在。

    三人换了便于出行的装扮,女人也换了一身比较简单的装束,脚下踩着木屐。

    女人尴尬发现风仁和窦熙走路都没啥声音,唯独她将木屐踩得哐哐响。

    女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嘤嘤嘤(╥╯^╰╥)

    窦熙也诧异地望了一眼自家“夫人”,风仁更是似笑非笑地看她。

    压力山大?。?!

    总觉得分分钟露馅儿?。。?!

    “……先前病得有些重了……若有失礼之处,还请先生见谅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没有提示,她只能绞尽脑汁想法子应付。

    庆幸风仁不是斤斤计较的人,倒是没有指摘什么。

    窦府的农田很多,其中有几亩是窦熙自己打理的,算是试验田。

    因为照料得当,农作物长势喜人。

    窦熙可不是只有理论功夫,实践能力也很强。

    他知道农家的政治主见不符合主流,自个儿又没什么底蕴,官场不适合他,

    因此,他虽有出仕的心思,但也清楚斤两,大多心思都用在如何经营家业上头。

    作为洋山富户,经营好农田就等于经营好家产了。窦熙将理论与实践结合,田地收成十分喜人,哪怕碰上灾年也能小赚一笔,若是老天爷赏脸,这一年就是大赚。这世上像他这样清纯不做作的地主已经很少见了,君不见其他地主是个什么嘴脸,可他在洋山的名声好着呢。

    风仁没下过地,可他理论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女人更是有直播间咸鱼相助,时不时也有惊人之语!

    风仁赞道,“尊夫人真不是一般的闺中妇孺,这般见识,难怪能与宗光琴瑟和鸣?!?br />
    女人笑着,面带羞涩。

    一时得意忘形,她没发现窦熙望向她的眼神带着几分探究以及……更深层次的防备忌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