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直播间的忠实咸鱼观众,女子偶尔也做过关于穿越的白日梦。

    倘若她有幸穿越了,她会怎么做?

    她是随波逐流当个矜持贵重的世家女子,享受原汁原味的古代风情?

    亦或者离经叛道、释放天性,在礼教森严的古代活出现代女性的风采?

    再或者从文习武、效仿主播当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豪,挥斥方遒,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?

    奈何,再多的脑补和白日梦也抵消不了亲身上场时候的窘迫和紧张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穿越只有十二小时,她也不想在五百万咸鱼面前丢了穿越女玛丽苏的招牌?。。?!

    【抠着脚吃饭】:欧皇别慌张,相信你是最胖胖的!

    【小灰圆滚滚】:催眠自己是气场两米八的主播,风仁和窦熙算个啥?

    女子忍不住嘴角抽搐,她也想镇定下来啊,但直播间弹幕太妨碍她了,一不小心就分神了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姜芃姬是怎么做的,居然能彻底忽略满是骚话段子的弹幕?

    臣妾做不到??!

    女子又不是演员,收敛情绪的能力只能算普通层次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算是将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,但也没有达到喜怒不形于色的程度。

    她没什么自觉,外人却将她面上细微的表情纳入眼中。

    愁苦、惊讶、害怕、退缩……种种情绪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风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便是窦熙的夫人?

    窦熙望着夫人的眼神带着惊讶和担忧,唯独不见斥责和不悦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窦熙夫妇的夫妻感情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“风先生,这位便是拙荆?!?br />
    窦熙笑着上前牵住女子的手,对方猛地僵硬了一下,手指似乎要瑟缩回去。

    窦熙心下纳闷,但也没让她挣脱开,不然不好在风仁面前圆场。

    “拙荆待字闺中之时,便十分仰慕先生才华,如今听闻先生上府做客,怕是喜不自胜了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追崇多年的爱豆亲自上门,粉丝一时高兴过头做出不合礼仪的举动,那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风仁笑着道,“老夫方才见贵府上下井井有条,想来是贵夫人持家有度,料理有方?!?br />
    女子动作略显僵硬地行了一礼,面颊飘红,窘迫着道,“小妇人愧不敢当,先生谬赞?!?br />
    搁在外人看来,她的反应恰恰贴合了窦熙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尴尬的气氛立马缓解不少。

    入座之后,女子面颊持续涨红,半晌不敢抬头看人。

    【张继科的乒乓球】:刚才看得我捏一把汗,熬过这一关,接下来应该会比较简单吧?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欧皇大大演技不错!

    殊不知,女子已经在内心哗哗流泪。

    她刚才真是又怕又担心!

    全然陌生的环境面对全然陌生的人,她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,可她只能硬着头皮撑着。

    女子的局促和窘迫,自然瞒不过窦熙和风仁的眼睛。好在二人都是君子,目前的重心也和她无关,因此没有在她身上纠结。窦熙不知道风仁此次的目的,但手握剧本的女子却知道。

    风仁来这一趟是为了试探窦熙的才能,窦熙要是符合条件,紧接着便是擢用征辟。

    女子尽量保持正坐姿势,暗暗感慨道,看直播和亲临现场的感觉果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来得及时,风仁和窦熙还没寒暄两句呢。

    窦熙正暗暗猜测风仁此番来意。

    难不成,风仁此番的目的关乎自个儿前程?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他何德何能,值得风仁亲自跑一趟?

    据他所知,兰亭公帐下人才济济,怎么可能急缺他一个,更别谈让风仁出马了。

    他正暗自疑惑呢,风仁这老狐狸已经开始试探。

    窦熙没意识到这点,但围观的女子却激动地攥紧了搭在膝头的两只手,衣料被她抓皱了。

    正戏快要开场啦!

    “晚辈能否冒昧问一句,先生为何会出现此处?”窦熙暗自斟酌着,心底也怀揣着隐隐期盼,他试探着询问风仁,“洋山偏僻,先生若要办什么事情,怕是不怎么方便——”

    “倒是被宗光说中了,老夫这里的确有些难事儿?!狈缛市ψ诺?,“奉兰亭公之命,督建金鳞书院分院,分院地址就择在洋山附近。说来惭愧,老夫对洋山不甚了解,若要在此大兴土木,少不得知根知底的人相助。老夫离府之前,听怀玠说早年有位同窗,世代居于洋山,熟知土木,兴许能帮得上忙……来到此处,老夫也多方打听,这才厚颜找上门来——”

    窦熙愣了一下,没想到风仁找上自己是因为风珏的引荐。

    他谦逊着道,“这不过是件小事,先生派人上门传唤一声即可,何须亲临寒舍?”

    说是帮忙,但对窦熙而言也是个极好的机会,旁人求也求不来。

    若是办得好了,指不定能和风氏攀上关系,以后门路也宽泛些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单纯为了这个?!狈缛市ψ诺?,“老夫近日正在编撰幼童书籍,内容涉及诸子百家。百家著作广泛,不少书籍连风氏也不曾收藏。听怀玠说宗光是农家传人,想必府上应该有不少农书著作,老夫厚颜上府,其实也是为了向宗光请教,若能借阅一二,自是再好不过?!?br />
    窦熙听了风仁的解释,自然不再怀疑,反倒有些诚惶诚恐了。

    名扬天下的名士向籍籍无名的小辈请教,人家这是给他脸啊,窦熙哪敢随口应承?

    风仁借着这个话题试探窦熙的深浅。

    要说农书,风氏也收藏了不少,风仁对这方面也有涉猎,教考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窦熙也彻底放下了戒心,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农家作为百家之中的小透明,一向不受重视,窦熙也许久没有和人如此畅快地谈论农家相关的内容了??苏飧隹谧?,说着说着就止不住嘴了,沉浸其中的他没发现风仁笑意渐浓。

    女子作为旁观者,自然不肯放过风仁的反应。

    瞧这个架势,风仁大佬对窦熙挺满意啊,看样子有戏!

    等窦熙说得嘴巴都干了,风仁从袖中取出一卷东西,他道,“前阵子偶得一物……”

    这东西自然是姜芃姬交给风仁的草稿。

    窦熙问道,“这是?”

    风仁道,“观内容,似乎与农家有密切关系?!?br />
    窦熙被勾起了好奇心,斗胆向风仁借阅,粗略一看没啥感觉,仔细一瞧,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风仁没有打搅窦熙,反而含笑等着,余光瞥见窦熙的夫人正用一种了然的眼神瞧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有种被小辈看穿算盘的错觉——

    嗯,兴许不是错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