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食堂打饭阿姨】:我倒是不同意,说起勾心斗角,主播才是老祖宗吧?

    低段位心机婊能引起她的兴趣?

    深深怀疑这才是姜芃姬喜欢实干型人才的主要原因!

    没过多久,这条弹幕就得到上万个赞,一下子冲到了热门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咸鱼过分了呀,她像是那种满肚子坏水儿的人?

    姜芃姬轻咳一声,瞧不出被人戳穿本质的尴尬。

    她对那几条正经咸鱼的推测给予高度肯定,“不正经”的弹幕就选择了忽视。

    “老司机说得没错,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?!苯M姬托着腮道,“我只需要实干型人才!那些工于心计、勾心斗角的家伙,除了浪费我发下去的薪酬俸禄,占着茅坑不拉屎,貌似也没别的用途了,我要他们干嘛?要是折腾内斗的搅屎棍多了,容易败坏风气,人心散了不好带?!?br />
    倒不是说工于心计的人没什么用,但是对于现阶段的姜芃姬而言,价值过于鸡肋罢了。

    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,她更欣赏实干型人才。

    因为实业兴邦??!

    姜芃姬极少点名,自然不知道那条老咸鱼已经喜得一蹦三尺高,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嘤嘤嘤,主播声音真好听,宝宝有种被月老和丘比特同时眷顾的感觉!

    麻麻,听到了没有?

    宝宝追了十年的心上人终于垂怜宝宝了,她喊宝宝老司机!

    咸鱼内心疯狂呐喊。

    【浊酒一杯家万里】:好歹也是直播间远古大佬之一,稍微矜持一些。

    没被点名的咸鱼面上笑嘻嘻,心里却是妒火中烧,弹幕全是【暗暗咬牙嫉妒】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五百万条咸鱼,凭啥人家有特殊待遇?

    这个运气简直比中了五百万彩票还让人嫉妒!

    咸鱼们运气再好,终究是好不过姜芃姬。

    她正愁人选呢,第二日风仁登门拜访,委婉提了风珏为她举荐人才的事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后手一颤,诧异地挑眉,连带对风珏的称呼都变得亲近了。

    “怀玠的同窗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这人贼记仇了,风珏对她不冷不热,她对风珏的称呼就是“风三郎”。

    风珏对她释放好意,她也不妨改正一下态度。

    风仁没察觉出来,笑着道,“犬子对那人倒是颇为推崇,应该不差才是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如果那人住得超级远,姜芃姬征辟对方,一来一回也要两三月,太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风仁来见姜芃姬,自然将对方大致住址摸清楚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那人是上阳郡洋山人士,祖上曾任数任农政官,循着这条线索很容易找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他和先生还是同乡?若有真才实学,我倒是想征辟他为我所用?!苯M姬笑着说完,旋即又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,她道,“有一事,先生有所不知。此次擢用人才,事关民生,人选要慎之又慎。我倒是想亲自过去瞧瞧,奈何身边俗物繁忙,着实脱不开身……”

    亲自过去?

    风仁心中一惊,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一个农家人才罢了,随便发个公文征辟就好,还需要一方诸侯亲自过去?

    为了这个人才亲自过去,可见她接下来的动作也极为重要,至少能引动势力格局大改!

    瞬息之间,风仁心中已经闪过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姜芃姬仿佛没瞧见一样,径自道,“说起来,上阳郡的金鳞书院分院也要开工动土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仁秒懂,苦笑着道,“兰亭公事务繁忙,怕是不能亲力亲为,若是不嫌弃老夫年迈无能,倒不如将此事交托给在下。正巧,老夫也要去上阳郡督建分院,顺路将两桩事情都办了?!?br />
    除了程丞,风仁、渊镜和万轩这些大儒名士,准确来说都不是姜芃姬的幕僚家臣,她也不能随意驱使他们。例如金鳞分院的事儿,她和这些教育界大拿都是有商有量,没有独断专横。

    此次想要委托风仁替自己跑一趟,姜芃姬也要疯狂地“委婉暗示”。

    风仁识趣就接了,不识趣也可以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所幸,风仁没有拒绝,反而笑着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体谅,我这就去修书一封?!?br />
    风仁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,问了一句,“不过是一介农家门人,他便有天纵奇才,那也不值得兰亭公这般慎重对待。老夫心中疑问重重,故而僭越问一句,兰亭公何故如此看重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此人兴许能造福万千百姓,消灭饥荒,莫说亲自修书征辟,亲自去也不过分?!?br />
    风仁听了心里打鼓。

    他有些方了!

    自家不靠谱的小儿子推荐的人才真能扛起姜芃姬的厚望?

    人才可不是瞎推荐的,要是推荐的人才没点儿真本事,砸的是担保人的招牌。

    他斟酌着道,“如此,老夫便替兰亭公亲自跑一趟,倘若那人真有才学,定会将他带回?!?br />
    风仁也是老狐狸,他没将话说得太满,反而留了充足的后路。

    人才有才就带回来,没才就歇菜,反正不能赖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穿不说穿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她不仅将征辟的文书给了风仁,还将自己前阵子整理出来的农书草稿给了他。

    如果那人是个通窍的,肯定能看出这几张草稿的价值。

    要是不通窍,姜芃姬也不用浪费感情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直播间的咸鱼是最惊讶的——

    【抠着脚吃饭】:无脑滚键盘给主播打666,果然是天选之子,要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昨天还发愁农家门人呢,今天风仁就上门送枕头过来,还有什么比这个操作更6的?

    【离人惆怅】:风仁老帅哥这手操作,圈粉无数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着满屏幕的666,哑然失笑,暗暗分析风仁这一举动的潜在用意。

    她垂首想得入神,岂料直播间弹幕的风向瞬间转变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,无数感叹号弹幕几乎要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主播,看直播间!

    直播间?

    直播间怎么了?

    姜芃姬心下诧异,仔细寻找直播间的不同,这才发现直播间公告多了一条。

    【为答谢观众们多年来支持,直播间解锁‘梦回千年’栏目,欢迎新老观众踊跃参加】

    啥玩意儿?

    姜芃姬眉头紧皱,没想到系统都被当成斩神刀的养料了,还能给她生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