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珏刚将手中的笔落下,屋外长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父亲?”风珏不紧不慢地收拾信函,见来人是风仁,蹙紧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风仁瞧见他的动作,心下挑眉道,“方才是你让下人找我?有事?”

    风珏道,“父亲人脉广阔,儿子还想请父亲帮个忙,将这封信函交予求学时的一位同窗?!?br />
    他现在的处境很是尴尬,交际需要一再慎重。

    风珏数次思量,他觉得此事由自家父亲出面最合适,二哥风瑾倒也可以,只是兄弟俩极少碰面。风瑾成婚后便因为种种原因分家出去,如今也不和他们住一起,风珏只能找父亲帮忙。

    风仁没有接过信函,只是视线低垂瞧了一眼信函上的名讳落款。

    风珏主动解释道,“今日碰见了兰亭公,儿子以为她也许需要这人,便帮着做个引荐了?!?br />
    风仁眉头舒展,伸手接过那封信函,问道,“为何不自己出面?”

    若是引荐有功,风珏也能借着这个机会重新出仕,风仁作为父亲,自然不希望自家小儿子整天跟三两岁的小豆丁周旋。风珏生来就不是当夫子的料,让他教书育人?呵呵,误人子弟!

    黄嵩也是心大,居然放心将女儿交托给风珏教导,不怕被教得离经叛道?

    风珏道,“儿子无心于仕途,今日帮着引荐,不过是因为觉得兰亭公性情有趣罢了?!?br />
    风仁暗中叹息一声,小儿子的执拗他早就领教过了,除了随之任之,他也没辙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引荐的这人是谁?”风仁顺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管风珏有没有出仕的心思,他主动利用人脉帮姜芃姬笼络人才,这便是释放善意的信号。

    风仁自然不愿意风珏的示好因为细节原因,结缘不成反结怨!

    风珏瞧出父亲的心思,冷声道,“农家之人,怕也是硕果仅存的传人了吧。此人姓窦,名熙,字宗光,原先是儿子求学时候的同窗。依照兰亭公今日的所言所语,她或许用得上这人?!?br />
    风仁诧异道,“农家?”

    农家虽为百家之一,但数百年来混得极其落魄,风仁当初在朝中为官也没听过哪个官员是农家出身。墨家惨归惨,好歹还有几株独苗苗,如今更是得到姜芃姬的扶持,大有中兴之势。

    农家呢?

    农家学派的人,大多出任农稷之官,通俗来讲就是农业相关的官职,但因为农家落魄,那些官职的人几乎和农家没什么关系了。从儿子口中听到某个农家流派传人,风仁也蛮震惊的。

    风仁问风珏道,“兰亭公虽然注重农桑,但从未听她说过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姜芃姬需要墨家子弟,哪怕墨家和儒家不对付,她也专门去寻找墨家子弟。

    如今需要农家之人,为何没半点儿风声?

    风珏简单讲了今天撞见的事情,姜芃姬在他看来的确是个很有趣的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倒是像她的作风?!狈缛侍舐冻錾髦睾驮尥谋砬?,“那,他才能如何?”

    引荐也不能瞎引荐,如果是个人才,自然是好事,如果是个庸才,不仅祸害百姓,旁人还会指摘出面引荐的风珏,平白无故惹一身骚。风仁心疼这个小儿子,自然要帮他把控一番。

    风珏道,“才能不太好说,但他的脾性和做事风格却是兰亭公最需要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最需要什么?

    她需要一个踏实肯干、醉心农桑又愿意编撰农书、造福百姓的人才,哪怕这人不是农家的,只要符合这些条件,多半也会被姜芃姬任用。不需要多深的专业知识,但必须要有专业涵养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风珏举荐的人选正好符合她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?!狈缛实阃返?,“只要这人还未迁徙他处,为父会想办法将信函送到那人手中。未免耽误时间,这事儿最好和兰亭公也知会一声。只要这人在兰亭公治下,总能找到的?!?br />
    风珏和那人虽是同窗,但没什么联系,只是隐约记住对方是哪里人士,家庭住址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风珏道,“听闻此人祖上在大夏朝时期担任数任农政官,循着这条线索,应该能找到人?!?br />
    与此同时,姜芃姬也在直播间观众的提醒下想到了农家。

    既然她将科技发展的希望寄托于墨家,那么农业发展自然少不了农家。

    姜芃姬连夜找了农家的资料,看过之后便有预感——农家之人不好找啊。

    农家流派大致分为两类,一类提倡播百谷,劝耕桑,以足衣食,二类则与他们的政治思想有关,例如君臣并耕、同食,通俗来讲就是上位者应该和老百姓一起耕种做饭……

    以现代的角度来看,这是提倡人人平等劳动,貌似没啥毛病,但古代封建君王会理会这点?

    姜芃姬看到这里就知道农家为啥混得比墨家还惨了,这个政治思想就是踩雷啊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儒家就比较讨上位者的喜欢,难怪后来被推崇为百家之首。

    “话说,农家这个情况,我能找到像样的传人不?”

    姜芃姬对此没什么把握。

    【抠着脚吃饭】:怕什么?主播你要相信自己是天选之子,你需要的人才都会主动送上门!

    【五星钻石】:说不定还能培养一个古代版的水稻之父。

    【坑壁叠纸】:咸鱼也有梦想啊,作为五百万咸鱼总教头,主播肯定是最咸的那条。

    有些咸鱼不正经,有些咸鱼却很正经。

    【金桔柠檬】: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,不是说墨家和儒家不对付?为什么张平邵光几个能在一群儒家里获得高薪待遇?看了多年直播,我也没瞧见他们因为流派理念不同而撕比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这不是很正常么?主播有自己的政治思想,不论是儒家、墨家、农家……她根本不care。她用墨家是为了墨家的宅技术,用农家是为了农家的农业追求,说白了只需求他们的技术而非政治理念。稍微聪明一些的人,根本不会凑到她面前自讨没趣——再说了,除了儒家,其他百家势力微弱,哪怕想在政治方面撕比,他们也孤立无援,撕不起来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