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嵩一脸懵逼地看着姜芃姬,似乎无法理解她的大脑里面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调侃道,“倘若你去当个地主,那绝对是最赚钱的地主?!?br />
    这绝对是个被天下霸业耽误的大地主啊。

    尽管黄嵩内心觉得姜芃姬的计划有些天真和理所当然,但她的想法是值得提倡的。倘若一切真如她说的那样顺利,未来不知能造福多少普通百姓,让多少无辜百姓免于饥荒粮荒?

    姜芃姬眼睛一斜,没好气地道,“我去当个地主?说得好像我现在不是个大地主一样?我现在过得还没一个大地主来得潇洒快活。底下一群废物点心,连种地都不会,要他们何用?”

    人家诸侯稍有建树,哪个不是醉卧美人膝、醒掌天下权?

    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在人生巅峰时刻享受美人和权利的双重美妙?

    她呢?

    呵呵,姜芃姬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,空有地位权利却没有享福的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怒火高涨,黄嵩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种地……这实在是强人所难了,毕竟大多文人根本不沾这东西。

    风珏眉头轻蹙道,“兰亭公这番话未免太过偏颇和严苛了,正所谓术业有专攻,兰亭公帐下之人各有各的特长,耕桑种田并非他们长项,做不来也是情有可原,您应该寻访农家才是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摇头道,“风三郎可说错了,我先前派去管理农桑屯田的人,大多都有相关经验和知识。他们不是错在肚子里的墨水不足,而是错在墨守成规不知变通。连我都知道查阅农书,寻找耕种相关的内容,拜访经验老道的老农实践农书的内容,为何他们不知道这么做?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那些管理农桑屯田的人根本没有真正用心放在这方面,反而将重心放在了管理农户和收成上面,姜芃姬不缺这种张嘴管理的人,她需要真正用心专注农田的人才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漠道,“既然没这个能耐,他们就不该占着位子不撒坑?!?br />
    风珏没有继续反驳,毕竟他如今的身份不适合沾手。

    黄嵩站出来打圆场,免得二人真说出了火气。

    姜芃姬在他们这里蹭了两杯茶,稍稍降了火气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等姜芃姬走了,风珏才道,“这位兰亭公倒是有趣,半点儿不像是士族出身的人?!?br />
    黄嵩扬眉道,“怀玠这是夸奖?”

    风珏道,“算不上褒贬吧,只能说有兰亭公这样人,普通百姓会好过很多?!?br />
    黄嵩又道,“我记得……怀玠似乎有个农家出身的同窗?”

    风珏问他,“有这么一个同窗,只是……伯高希望珏帮着引荐?”

    黄嵩说,“若能结一份善缘,倒也不错的?!?br />
    风珏道,“回头想想,多年未曾联系,如今也不知道他在哪里?!?br />
    农家以神农为祖师,主张耕桑种田,以农业生产和农民思想为主流的学派。

    不过,农家的发展可不好,甚至比墨家还要凄惨数倍,墨家好歹还能苟延残喘至今,发展几个死忠,农家这些年头却没有半点风声,不可谓不落魄,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农家传人呢。

    姜芃姬优哉游哉地回了府,路上还买了一份街边零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五百万咸鱼观众正给她支招,给她安利各种农家肥和耕作技巧。

    姜芃姬认真看着,用心记着,一边吃零食一边晃荡回家。

    叮咚一声,私聊响起,姜芃姬瞄了一眼,原来是老首长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为什么要弄得这么麻烦?

    “有句古话叫做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?!彼?,“我知道可以走后门,央求老首长帮忙代购农肥,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用超出这个时代数百年的农肥,短时间内效益很高,但长远来看却是扼杀了这个时代农业发展的可能。再者说,老首长也不能一直为我代购不是?”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揠苗助长的确会扼杀潜在的无限可能,你倒是很用心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干一行爱一行,好歹是他们的主公,我要对治下百姓负责人呀?!?br />
    毕竟,她需要的不是短期效应而是长远发展。

    她在这个世界待了十年,付出了无数心血,自然希望一切能发展得更好。

    柳羲只是个普通人,寿命再长也有限,她希望自己不在了,一切还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【你的阿爸】:有这个觉悟,你的确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姜芃姬刚接任第七军团的时候,她可没少接到老下属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是年轻气盛么?!苯M姬尴尬地咳嗽两声,“老首长,这种时候就别掀我老底了?!?br />
    在姜芃姬的“讨饶”下,老首长“高抬贵手”,没有深究。

    “来人,喊孝舆过来,说我有要事商议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要建立公厕或者养畜场,这都需要财政拨款,当然要找大管家过来对一对账簿。

    徐轲忙不迭赶了过来,正欲行礼,姜芃姬阻止道,“孝舆不用多礼了,谈正事要紧。我想在各处建立公厕和养畜场,专门豢养牛羊猪之类的肉畜,你派人弄个章程,看需要多少本钱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单刀直入,徐轲却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好好端端的,建立什么养畜场和……那个什么公厕?

    姜芃姬详细解释自己的目的,徐轲茫然的神情逐渐转为严肃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成本几何还不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徐轲道,“公厕大小形状如何?养畜场规模如何?豢养多少肉畜,需要多少人工?”

    他再能干也需要知道这些才能判断需要多少成本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挠头道,“这个……还没决定,我晚上先想想,明日再告诉你?”

    她当惯了甩手掌柜,一向是只张口不动手,现在却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徐轲道,“时日还长,不急在这一时半刻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托腮道,“不急不行,这事儿不早些解决,梗在心头让人难受?!?br />
    如果不能在来年春耕之前落实各处,第二年的收成就会受影响,她能不愁么?

    与此同时,风珏回府之后迟疑良久,最后还是下定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