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古时代的人,有些古板得令人憎恶,有些单纯得令人怜惜,有些执着得令人扼腕。

    姜芃姬改变心态之后,反而愈发享受如今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主公要不要派人盯着点秦恭?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他会借机寻死?”姜芃姬问道,卫慈颔首肯定,她又道,“不用担心,这小子没这么脆弱。他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便是‘忠义’二字,看过许斐的信函,他不会寻死的?!?br />
    卫慈转念一想,顿觉自己的建议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的确,他刚才的提议是看轻秦恭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所言极是,慈想错了?!?br />
    前世许斐怼死许裴的时候,卫慈还未进入姜芃姬帐下,他在南盛为安慛肝脑涂地呢。

    不过,许斐那边的事情他倒是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前世的许斐被堂兄许裴怼死之后,他帐下大将秦恭下落不明,尸骨难寻,众人皆以为他破城战死。事实却是秦恭身中二十余箭、近乎废掉一臂的情况下,艰难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去寻找许斐的血脉,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终于在一口废井找到许斐的长女。

    许斐膝下有三子三女,除了长女之外,其他皆为庶出。

    城破之后,敌军如蝗虫一般冲入城中。

    许斐三子三女和一众妻妾在护卫的?;は绿油?,半道上不幸碰上兵痞,受辱后殒命。

    唯有长女借机脱逃,纵身一跃,跳了枯井,侥幸未死。

    她在无水无粮的情形下熬了两天两夜,终于等来了秦恭。

    长女虽然活着,但断了一腿,半张脸毁了。

    半张脸艳若桃花,半张脸丑如鬼煞。

    秦恭救出旧主血脉,带着她隐居偏僻的村落,寻找报仇良机。

    大概半年之后,许裴被陛下怼死。

    秦恭以效忠姜芃姬作为代价,交换旧主尸骨,重新将许斐的尸骨收敛好,葬于许氏族地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,秦恭最后还迎娶了许斐的长女。

    虽然那女子伤了身子一生未孕,但秦恭也没有纳妾或者另娶,反而收养子,给他改了许姓。

    他对许斐的忠诚没有半分掺假,正因如此,许斐这一世的举动才更令卫慈唏嘘。

    忠心错付,何其可悲?

    姜芃姬目光落向他。

    “那么,子孝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慈在想主公?!蔽来人?,“士为知己者死,虽九死而无憾。能得如此主公,慈三生有幸?!?br />
    唯愿——

    前世种种遗憾,今生终得圆满。

    无端的,原先有些饥肠辘辘的观众打了个响亮的饱嗝。

    两个人面对面,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行么,互相想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【小盆】:无情踢翻这盆甜死人的狗粮,说不吃就不吃,竟然还硬塞到宝宝嘴里。

    【伊硫羚】:主播和慈美人都变了,以前慈美人多高冷,这会儿和主播一起虐狗。

    【芜姜】:满大街散发着恋爱的酸臭,唯有宝宝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。

    弹幕全是鬼哭狼嚎,调侃和祝福的段子将偌大屏幕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【贰拾岁遇见你】:假如主播和慈美人结婚不直播的话,大家伙儿一起爬着网线砍了他们!

    【心悦】:等主播把慈美人这只铜浇铁铸的青蛙煮熟?Are you kidding me?

    【燊枷】:等宝宝孙子告诉宝宝,数十年前关注的主播终于要办婚礼了么?冷漠脸JPG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卫慈联手虐单身狗,那边的秦恭翻来覆去、辗转难眠,心中经历着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一面是对主公的忠心,一面是主公对他的嘱托和殷殷期盼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念头交缠得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煎熬之下,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等天边泛起了鱼肚白,秦恭顶着一双浮肿的眼袋和暗淡的黑眼圈,出现在姜芃姬面前。

    “秦恭,你想了一夜,现在想好了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身着素净的衫衣,素面朝天,不染脂粉的脸带着健康的气韵,显得更加自然。

    尽管姜芃姬穿着女衫,可秦恭见到她的时候,总能从她身上感到莫名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这是久居高位的人才能拥有的威势。

    秦恭面颊素白,血色全无。

    似乎经历了一番艰难的挣扎,他猛地俯身拜下。

    “小将秦恭,见过新主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露出毫不意外的笑容,秦恭的选择也在她意料之内。

    许斐演完了,接着该她登场了。

    “许斐与我有同盟之情,当年也算是袍泽。如今他身陷囹圄,朝不保夕,我也见着不忍?!苯M姬说完,秦恭面上渐渐浮现狂喜之色,她好似没见到,径自说着,“许斐以血作书,字字泣血,无人不动容。念在当年情分,我都不能见死不救。秦恭,帐下听令——”

    秦恭作势领命,“末将秦恭听令!”

    “调兵一万,速去沪郡!”

    秦恭喜得险些失语,抱拳的双手颤抖得像是筛糠。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末了,姜芃姬叹息着补充一句,“奉敬,非是我不想调派更多兵力,实在是去岁北疆之战和今年的沧州一役,损耗太大。如今兵疲马乏,粮库所剩无几,不然的话,我定然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姜芃姬顿住了,眉头紧锁,似乎真的为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稳定心绪的秦恭,这会儿又忍不住热目了。

    “一万兵马足以,末将谢过主公恩德?!?br />
    等秦恭退下,姜芃姬看到直播间有一条弹幕被点上了热门。

    【吃素的数字】:两个戏精大佬联手,小可爱根本不是对手啊——

    许斐攻心,姜芃姬糊弄,二人做了个交易,秦恭连个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【我的老公白飞飞】:一万兵马直接给他了?新来的将领总要考验一下吧?

    观众虽然同情秦恭,但他们都是坚定的主播党,一切以姜芃姬的利益为出发点。

    姜芃姬当然不可能这么干脆,秦恭虽是统帅,但姜芃姬也给他派了人。

    杨思为军师,程远和监军,二人一统辅佐秦恭。

    刚刚得了空的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完没了是吧?

    相较之下,程远则是激动兴奋,终于不用窝在大后方处理政务或者帮助父亲编书了。

    程远作为程丞之子,生于书香世家,但也有一颗征战沙场的心。

    接到命令,程丞将二儿子提过来好一顿教育。

    程远理论知识很足,但没有实战经验,让他一定以杨思为首,虚心学习、多多请教。

    面对老父亲的谆谆教导,程远自然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另有一点,你的长兄如今任职于许裴帐下——”

    说起这点,程丞脑仁儿都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