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中的竹简血书似有千钧之重,哐当一声掉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半身伏在地上,少年略显消瘦的肩膀颤颤巍巍地颤抖——

    原先还在舔少年盛世美颜的观众懵逼了。

    主播欺负小哥哥了?

    【夜舞炎灵】:小哥哥怎么了?看着不像是在笑,分明是在哭啊。

    【丫头静静】:拔出珍藏的四十米大刀,谁欺负小哥哥了?直播间八十五大军饶不了他!

    【荼蘼】:主播,你能不能问问小哥哥怎么突然哭了?

    【左手遇到爱】:小可怜哭成那样,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观众们有的安抚,有的寻找秦恭伤心哭泣的根由。

    古代男子讲究掉血不掉泪,若非极度伤心难过,根本不可能在旁人面前哭泣,更别说武将。

    他们宁愿站着死也不愿意跪着生,哭泣有时候是比苟且偷生更加可耻的举动。

    姜芃姬立在门口,目光朝外,贴心地将空间留给秦恭,给他留了几分尊严。

    循着蛛丝马迹,观众们很快就把目光对准了许斐给秦恭留下的血书。

    【星月天韵】:主播,你两封血书都已经看过了,留给秦恭那封里头写了什么?

    秦恭是看了血书之后才伤心得难以抑制,要说不是血书的问题,谁信呢?
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立在素雅的州府主殿外,卫慈跟在身侧一步之后,二人谁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观众们无奈,只能群策群力,寻找真相。

    一时间,福尔摩斯、江户川柯南、罗宾等侦探连环附体,整个直播间充斥着令人啼笑皆非的推理弹幕。有些观众的推理距离真相很近,有些则是脑洞大开,有多搞笑便有多搞笑。

    过了一盏茶,主殿内传来少年嘶哑压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这才重新返回,坐回上首。

    “一时情绪上涌,难以自抑,让柳州牧和卫先生见笑了?!?br />
    秦恭已经擦干脸上的泪水,但面颊还有残留的泪渍,鼻尖和两颊染上不正常的红晕,通红通红的。双目布着血丝,气质可怜,让人母性爆棚,恨不得冲出屏幕将他抱在怀中好生安抚。

    姜芃姬仍旧面无表情,此时流露出丝毫的同情和怜悯,无异于是对秦恭的暴击和折辱。

    “你家主公的信函都看过了?”

    秦恭身子僵了一下,半晌才憋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看过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眸叹道,“你可知——他也是无可奈何。敌强我弱,已经回天乏术、难以自保。思及过往,他愧对你家父兄。现在不想连累你、没你的才华,更不愿秦氏这一支血脉断绝?!?br />
    秦恭瞬间崩溃,涌动的泪水在眼眶打转,倔强地不肯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用满含哭腔的声音哽咽道,“恭恨不得效仿父兄三人,心甘情愿为主公战尽最后一滴血啊——恭虽未弱冠,但也知‘忠孝’二字。岂会为了前途性命和血脉,将主公弃于险境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秦恭的声音已经破音,滚烫的泪珠哗哗流下。

    似幼兽泣血,看得人心尖一紧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他的对话仅有寥寥数句,观众们却脑补出了完整的剧情。

    【叶菇粥】:额……小可爱这是……被他主公抛弃了?

    【璎珞】:看样子是的,他的主公知道自己要死了,故意让小可爱送信将他支开?

    【晨星猩】:呵呵,赌上主播的节操和下限,这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忠心的,他定然深知这点,不然的话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托给你?!?br />
    秦恭又是一阵大哭。

    前一次哭,那是给父兄三人立衣冠冢的时候。

    血战沙场,尸骨无存,家中仅剩他一人撑起重担。

    姜芃姬让卫慈将剩下一封血书给秦恭,这份是许斐写给她的,但秦恭看了也没事。

    秦恭一面忍下背痛,一面指尖颤抖地打开那封血书,眼前似乎浮现主公伏案落笔的身姿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释怀,但也止住了泪水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对着姜芃姬俯身拜下,语调生硬艰涩。

    “恕恭无礼……还请柳州牧……宽限一夜,明日再做答复?!?br />
    “无事?!苯M姬很是宽容。

    秦恭退下之后,姜芃姬道,“我虽然做过不少用算计换真心的事情,唯独这次觉得亏心?!?br />
    卫慈浅笑,“主公问心无愧即可。您觉得亏心,不外乎秦校尉至纯至性,一时不忍罢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个许斐也算是个攻心高手?!?br />
    “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;心战为上,兵战为下?!蔽来然卮?,“这种事情说得太清楚了,实在是丢人。许斐要强一辈子,怎么也要为他自己留几分余地和面子。若不如此,秦恭这边不会彻底归顺主公不说,许斐那边也讨不了好?!?br />
    许斐留给秦恭的血书,里头没有一个字说他把秦恭当做筹码卖给了姜芃姬,反而字字句句为秦恭着想。数次追忆他和秦恭父亲的友谊,再想到秦恭长兄和二兄为他战死,他不忍秦氏一支血脉尽断,见秦恭天赋极好、未来前途无量,于是想方设法为秦恭谋了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他给姜芃姬的血书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许斐没有直白说出自己的目的,反而追忆当年湟水会盟的情形,无形之中拉近二人距离。

    明明只有一分交情,到了他口里竟成了十分。

    追忆之后,他也没有哭诉自己被许裴欺负得如何惨,反而絮叨秦恭的好。

    希望姜芃姬能不计前嫌,好好重用秦恭。

    这是棵根正苗红的好苗子啊,若是重用他,他必然会为姜芃姬立下不世之功。

    如此笃定,可见他多看好秦恭。

    写得如此真挚,秦恭自然又是伤心又是感动。

    主公处处为他打算,为他考量,他却不能守在主公身边为他抛头颅洒热血,岂能不哭?

    观众们这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心尖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【文妙藏诗】:我本将心向君主,奈何君主送我走——小哥哥,好替你委屈啊QAQ

    卫慈见姜芃姬面露沉思,轻声问道,“主公在想秦校尉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在想你?!苯M姬道,“倘若有一日,我落得和许斐一样的境地,我会亲手杀了你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着低语,“但求一死,不求苟活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