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他听到风瑾的暗示,丰真第一反应是看外头的太阳——

    今儿个的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吧?

    风瑾竟然想和他做亲家?

    这人不是最看不惯他的作风么?

    丰真内心险棋滔天巨浪,表面上却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果风瑾不和他提,他都快忘了丰仪今年满十一岁了,议亲也就这两年的事情。自个儿忙着打仗,府中又没有主事的女眷,无人能替丰仪议亲选妻。风瑾主动撞上来,他求之不得呀。

    丰真对此没什么异议,甚至想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    风瑾出身风氏,风氏女子的家教需要质疑?

    他也见过长生那丫头,可爱活泼又不失礼,他几次都想偷回家当闺女养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他很清楚不是什么孩子都能和丰仪玩得来的,更别谈当妹妹闺女养那么久。

    如今关系这么好,以后长大了也能相敬如宾,总好过盲婚哑嫁。

    丰真答应太痛快,风瑾反而迟疑了。

    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他想收回原先的话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把话说死,只是说两家关系好,两个小孩儿又玩得来,若是他们长大之后喜欢彼此,两家做个亲家也好。当然,若是孩子长大之后不合适,两家各自婚嫁,各不相干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丰真满面笑容,喜得像是捡了几百两金子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,不经意间看到万秀儿在院中和侍女拾掇那些棉花,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美人养眼,好心情像是被加了放大镜一样,成倍成倍地往外冒泡。

    不过丰真还知道避讳,瞧了两眼便去正厅,没有刻意叨扰。

    等丰仪下学回来,丰真一面指点他的功课,一面美滋滋道,“为父今日给你寻了一门亲事?!?br />
    丰仪停了笔,面无表情地看着丰真,半晌才问,“父亲今日又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两盅而已?!狈嵴嫠盗锪俗?,等他回过神,他略带羞恼地道,“你觉得为父是那般不着调的人?怎么可能几杯酒就把你随意订出去?你也十一岁了,议亲也不算早。今日给你定的亲事,那肯定是最好的。过了这村没有这店,主公帐下重臣的女儿,适龄的太少了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蹙眉想了想,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可是亓官伯父家的静慧?”

    结合性情、家世和年纪,亓官让家的长女亓官静慧是最适合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喜欢亓官家的?”

    丰仪不留情地道,“亓官伯父出身不高,我们家也算是家道中落,论家世出身,差距不是很大。论年纪,静慧只比我小了四岁。说性情,唯有亓官伯父能容忍父亲放荡不羁的举动了,看得上我们家了。若真是有人选,静慧的可能性很高。怎么,不是静慧么?”

    礼记有云:昏礼者,将合二姓之好,上以事宗庙,而下济后世也。

    这是十分严肃正经的事情,成婚也要考虑多方面条件。

    别看丰仪也才十一岁,但他考虑事情可不仅仅只想着喜欢或者讨厌。

    丰真被儿子说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丰仪问。

    “整日跟你身后的小尾巴,风瑾家的宝贝疙瘩?!狈嵴娴?,“风瑾和他夫人容色皆是不俗,长生那丫头也长得机灵可爱。等长大了,必然是一方佳人。她与你交情又好,成婚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有交换信物?”丰仪问。

    “还未呢?!?br />
    丰仪继续冷面地道,“既然如此,那便是口头之约,未必能作数。长生年岁的确还小,但不能因此轻视她的名誉?;樵贾?,还是等真正确定下来再谈吧。这会儿说出去,有损闺名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他这是被自己儿子教训了?

    丰仪还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长生年纪还小呢,这群不着调的大人便瞎忙活,真不知道图个什么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风瑾和丰真都感觉膝头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话分两头。

    丰真父子互怼一番,另一处的少年校尉秦恭也是心情忐忑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如今天气炎热,山道干燥,加之数条官道贯通各地,他耗费短短三日便到了上京州府。

    一番通报之后,他终于得到姜芃姬的召请,见到传闻中的唯一女性诸侯——柳羲!

    秦恭不敢抬头直视,反而毕恭毕敬地取出许斐交给他的筒袋。

    卫慈接过筒袋,再将筒袋传到姜芃姬手中。

    暴力扯开系绳,姜芃姬取出里头两卷密信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正闲得想抓虱子,万万没想到直播间竟然出来一个面相陌生的小哥哥。

    秦恭的相貌自然是极好的,不然也不可能被那么多小姐姐求嫁。

    正巧,秦恭的相貌还是很多人喜欢的阳光型健气少年。

    初登场,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【妖精女王的绯红】:哇的一声哭出来,终于有新人小哥哥了,看着气质好干净啊。

    【月巫】:相由心生,他的气质的确干净,好似看到了小太阳,不同于那些腹黑——

    【双习阳】:小哥哥结婚了没有,缺不缺女主人呀,我可以偷李泽言的黑卡养你!

    【基佬一枚】:啧,楼上的,我可以砸锅卖铁养小哥哥,别跟我抢老公!

    姜芃姬却没心情理会那些逗比,她拧眉瞧着两封朱砂混血而成的血书,半晌没开口。

    秦恭的心情随着她的无动于衷而渐渐下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姜芃姬放下两封信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秦恭端坐着,恭敬回禀,“在下秦恭,字奉敬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恭着,敬也;奉者,顺也。你这个字是谁取的?”

    秦恭瞧着连嫩,估摸着还没弱冠呢。

    “家中亡父所取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怔了一下,皱着眉头将其中一封血书交予秦恭。

    “你家主公写了两封血书,一封是给我的,另一封是给你的。你看看,过会儿给我答案?!?br />
    秦恭不明所以,纯澈的双眸写满了不解和疑惑。

    主公没事儿给他些血书做什么?

    为何不当面给他,反而让他送到了柳州牧这里?

    秦恭怀揣着疑惑捡起那封血书,慢慢卷开竹简。

    他逐字逐句地读完,刚刚有些血色的脸蛋立马白得跟纸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——”

    秦恭的双手颤抖,唇瓣也哆嗦地说不出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