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丰小哥哥果然是个好哥哥?!?br />
    经过丰仪的开解,长生郁闷的情绪缓解不少。

    果然那些嘴碎的仆妇还是要敲打敲打的,别没事儿总说些有的没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,倏地想起某个丫鬟的闲谈。

    那丫鬟买入府中半年,如今已经十三岁了。

    一些丫鬟仆妇以为长生年纪小,趁她午睡的时候会偷个懒,聊些私密的话题。

    一开始只聊年轻俊杰,过了两年,偶尔会提及经常登门的丰仪。

    “若能得了丰小郎君的青眼,以后说不定还能博个诰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还诰命呢——你连人家通房都当不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当不上了?丰小郎君家中无嫡母教导,什么都不知道,若能博个头筹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蹄子,你就做白日梦吧!”

    长生走了个神,不小心又撰抄错误。

    “长生,走神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长生回过神,笑嘻嘻地道,“想丰小哥哥的通房呢?!?br />
    丰仪手一紧,笔尖在纸上落下一大团墨点,表情变得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什么通——这话,你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长生不知所以,更不知丰仪生气的缘由。

    风瑾后院十分干净,莫说贵妾贱妾,连个通房或者陪寝的贴身丫鬟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通房是什么,但听几个丫鬟的口吻,估摸着是什么好东西?

    “白杏她们说的呀,她们说要给丰小哥哥当通房呢?!?br />
    丰仪啪得一声放下笔,笔尖沾满的墨汁溅开,刚写了大半张的纸全毁了。

    “区区几个贱婢,她们也配肖想?”

    丰仪羸弱的面庞爬上愠怒,看得长生吓在原地,忍不住缩脖子。

    他见长生被吓到了,缓和了面色,“通房即是不记名的贱妾?!?br />
    说“贱妾”,长生明白的,书本上也有提过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疑惑皱眉,“好奇怪,怎么会有人想要去做贱妾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丰仪也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他觉得长生身边的仆妇丫鬟要清理清理了,嘴碎也就罢了,竟然还嘴碎到长生面前。

    长生年纪小小,正是学习旺盛的年纪,若是被她们的话移了性情,她们担得起么?

    丰仪的气场有些沉重,长生根本不敢惹他。

    之后半个时辰,她专心致志抄写,勉强抄完两页。

    刚抄完,仆妇通知母亲从政务厅回来了,丰仪停了笔,略微收拾仪容去见魏静娴。

    管束长生的小魔星走了,她松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席上,捶了捶蹲马步蹲酸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说风就是雨——”长生嘟囔,“刚才还好好的,突然就生那么大气?!?br />
    魏静娴正向管家过问两个孩子的情况,仆妇通禀说丰仪来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?!?br />
    魏静娴笑着问丰仪来意,她和丈夫风瑾一样很喜欢这个后辈,不仅仅是因为他早慧乖巧,更因为他待长生很好,走到哪里都喜欢带着长生玩,极大弥补他们夫妇平日忙于工作的疏忽。

    丰仪迟疑了一下,低声向魏静娴提建议,让她清理敲打伺候长生的丫鬟仆妇。

    “她们犯了什么错?”魏静娴问。

    丰仪略显窘迫地说出缘由,末了补了一句,“长生年岁还小,容易被外界影响,移了性情。她这些日子总魂不守舍,晚辈也怀疑是这些仆妇在她面前说什么话,惹了长生误会——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隐晦,但魏静娴却听出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原本面上还挂着浅笑,这会儿却彻底阴沉下来,右手抓着凭几的扶手,无意识地加大力度。

    当晚,魏静娴大刀阔斧地整治几个丫鬟,动静惊动了风瑾。

    她和风瑾说了这事儿,后者沉默了良久。

    “夫君想什么?”魏静娴问。

    “在想长生?!狈玷?,“不知不觉,当初襁褓中的女婴都这么大了。一想到她及笄之后就要定亲成婚,心里总不是滋味。既怕她所嫁非人,又怕她嫁了之后过得不好,夫家欺负她……”

    魏静娴嘴角一抽,不由得出声提醒风瑾。

    “长生这才几岁?距离及笄还早着呢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都不早——”

    风瑾沉着脸,他一直避免去想这个问题,但这不是自欺欺人么?

    与其等长生及笄之后再考虑,不如现在就开始挑拣,一来时间充裕,二来他也能严格把关。

    若是晚了,好苗子都被人挑走了,剩下的歪瓜裂枣谁稀罕?

    魏静娴无奈,只能由着风瑾沉浸在无意义的纠结之中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风瑾试着问道,“静娴,你说孙文家的孙兰如何?性情软糯谦和,倒也不错?!?br />
    关键是年纪和长生相仿。

    长生被他宠得有些骄纵,配上性情软糯的孙兰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孙兰啊,好是好,但也太软糯了吧?”

    魏静娴想起孙兰的模样,太过腼腆害羞,好似被孙文养在暖炕上的娇花。

    他在脑海刮了一圈,又想到一个人选,“崇州崔家家主崔煜的长子也不错,出身差了些,但好拿捏——前些天在金鳞书院瞧见他,貌似不错。不过——崔氏商贾作风太浓,略有不喜?!?br />
    风瑾搜肠刮肚说了几个人选,大多都是东庆境内比较有名的士族,越想越觉得缺点满满。

    魏静娴被他说得烦了,道,“这些个后辈再好,瞧着都不如丰仪好?!?br />
    风瑾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可丰子实那个样子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是公认的好,但他父亲是公认的浪啊,谁家嫁女儿都要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风瑾可以因为公事容忍丰真的不着调,可两家做了亲家,这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让我仔细想想?!?br />
    按照姜芃姬如今的家业,未来几年加封九锡,自立为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下一代不出大错,保住基业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作为下一代领军人的丰仪,地位和前景能差不到哪里去?

    依照他对主公心思的揣摩,主公是铁了心要肃清老旧士族,提拔寒门庶族——如此一来,丰仪出身的短板也不算短板,再加上他对长生的纵容和照顾——似乎是个好夫婿人???

    迷迷瞪瞪想了一夜,风瑾越想越纠结。

    魏静娴无奈轻叹。

    碰上长生的事情,风瑾的智商就急剧下降,徘徊在及格的边缘。

    八字都没一撇呢,他已经发愁十几年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魏静娴起身洗漱去政务厅点卯,殊不知风瑾做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觉得可以试一试丰浪子的口风,让他家儿子当自家女婿。
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惊呆了!!!∑(?Д?ノ)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