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恭是个固执的人,许斐嘱咐他要亲手交到姜芃姬手里,他便不肯提前交于旁人。

    徐轲目光含笑地看着秦恭,隐约有些明白丰仪为何要捉弄秦恭。

    主公帐下众人,从文臣到武将,基本都是白切黑,如今来个至纯至性的,可不新鲜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轲便手书一封,将此事告知主公?!?br />
    秦恭摇头婉拒。

    “此事至关紧要,不宜拖延。徐主簿不如安排些人,让我能亲自将信送过去?”

    说罢,秦恭眼底露出些哀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让徐轲写信给姜芃姬,一来一回多浪费时间?

    秦恭想到那日嗅到的血腥味和许斐手心捆绑的白布,隐隐猜出怀中密信多半是血书。

    若不是至关紧要的大事,谁会自残放血写血书?

    徐轲暗中忖度一番,应下秦恭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轲派人护送使者吧?!?br />
    徐轲这么好说话,秦恭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会在徐轲这里碰些钉子才能见到姜芃姬呢。

    当下满脸感激地道,“多谢徐主簿?!?br />
    徐轲作为万能大管家,办事能力自然不是盖的,秦恭喝半壶茶的功夫,人家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备好了。侍从、车马、饮水干粮甚至连谒见姜芃姬的正式装束也备了一套——

    秦恭又是一番感激,但他没有发现徐轲望向他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和同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——竟是个弃子——”

    徐轲望着车队离去的方向,一声叹息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“弃子?那人怎么就成了弃子?”

    丰仪正在外间恭候,听到秦恭已经离开,他便出门瞧了一眼,正好听到徐轲的感慨。

    徐轲回过神,垂下视线对上丰仪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丰仪基本是下一代的领军人,更是未来少主最坚定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不管是徐轲还是其他人,他们都对丰仪寄予厚望,时时提点教导。

    “听闻许斐近况窘迫,帐下大将接连折损,治地接连失守,如今身陷囹圄,眼看着气数将尽。这个秦恭年纪虽小,但已经有龙虎之将的风仪,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对许斐忠心耿耿。此等人物,虽未见其皮毛,也略见一斑?!毙扉鹎嵝σ簧?,仔细指点丰仪,“你说,送信重要还是自身性命重要?派遣一员得用大将出来当信使,疏忽自身护卫,许斐到底图个什么呢?”

    送信这种活计,何必让领兵大将亲自去做?

    丰仪听后,顿时如茅塞顿开,病弱的面庞露出几分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徐主簿的意思——这秦恭不仅仅是弃子,更是许斐赠与州牧的‘礼物’?”

    徐轲冷笑一声,“说是‘礼物’,不如说是‘筹码’?!?br />
    丰仪心尖一冷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设身处地想想,他若是被自己效忠的人当做“筹码”送去竞争对手那边,该如何寒心?

    徐轲见丰仪陷入沉思,笑道,“这只是推测罢了,事实如何,唯有主公知晓?!?br />
    丰仪摇头,“徐主簿所言有理,多半是真的?!?br />
    别看徐轲常年蹲守后方,几乎没怎么随军打仗,但无人敢因此轻视他。

    不管是当初小小的象阳县还是如今庞大的治地,徐轲都能管得井井有条。若无他稳定后方,姜芃姬也不能带着大军打北疆揍沧州。打仗打得飞起,治下还能风平浪静,好似盛世太平。

    举个栗子——

    自家父亲那么放浪形骸的人都不会主动招惹徐轲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当然,许斐也不是蠢人,不可能直言说送。若他这么说,秦恭不会真正归顺主公,主公也会对秦恭疏离,这样反而不美?!毙扉鹦Φ?,“里头的门道还多着呢,多看多学多想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作揖谢道,“多谢徐叔叔指点?!?br />
    徐轲哑然。

    “这般拘谨多礼,不像是丰子实家的,倒像是风怀瑜家的?!?br />
    丰仪腼腆一笑,这会儿才有点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踏着橘黄的余晖,丰仪没有回家,反而转道去了风瑾家检查长生的作业。

    长生的启蒙,三分之一是风瑾教的,三分之一是金鳞书院教的,剩下三分之一是丰仪教的。

    不过,长生最怕的人却是丰仪。

    风瑾可以撒娇,书院夫子那边可以卖萌,丰仪这边只能肝脑涂地认罚。

    她紧张地保持正坐,两只胖手抓紧膝上的衣料,圆溜溜的眸子死死盯着丰仪的眉眼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挑挑眉,她便露出怕怕的表情,一颗小心脏被高高提起。

    “错字连篇,你是想抄到年底么?”

    半晌之后,丰仪放下本子,长生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“圈出来的错字都要抄,一个字一百遍?!狈嵋遣钩涞?,“蹲马步抄?!?br />
    长生哇得一声嚎了出来——

    一篇错了十八个字,每个字一百遍。

    莫说今晚的晚饭,她连月底的晚饭都吃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抄,这总行了?”丰仪道,“你抄多少,我抄多少?!?br />
    长生见这事儿没有商量余地,只能恹恹地认罚。

    “行事粗心,自信过度便是自负。这会儿觉得罚抄太多,你怎么不好好查一遍?”

    长生委屈瘪嘴,睁着水汪汪的眸子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丰仪见了,眉梢轻蹙。

    这可不像是他认识的长生。

    随着上一辈逐一成家,丰仪这一辈慢慢多起来,但他和长生玩得最来,最了解长生。

    “府中有仆从怠慢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若有,尽管告诉我,我帮你打发了他们。再不行,找个借口到我家暂住几日?!狈嵋敲嫔?,稳稳当当扎马步,手腕稳当得不行,提笔落下,字迹如他本人一般清隽,已经有几分行云流水的气韵,“你现在已经是长姐,该拿出长姐的气度和手腕。人都会变的,你不可能一直不变。他们不会因为你年纪小就继续纵容你,因为你家二弟的年纪比你还小——”

    风瑾被姜芃姬拉去沧州之前,魏静娴顺利有了二胎。

    沧州结束,二胎也呱呱落地。

    风瑾和魏静娴都不是重男轻女之人,但小儿子年纪小,他们总要多分一些精力照顾。

    其中差别,长生那般敏感的性子,不可能察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呢——”长生瘪嘴。

    她只是很烦那些仆从私底下的闲谈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你就好好学?!狈嵋怯喙庖黄?,眼尖看到她又写错了一个字,眉头跳了跳,严肃地道,“你父亲和母亲都忙,外头的局势又不太平,以后多半顾不上你二弟的启蒙。这事儿,最后还不是要靠你?可你这点儿本事给人启蒙,没有误人子弟就不错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丰小哥哥,那你以后——有了弟弟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好教导,抚养成才,决不能让父亲祸害了?!?br />
    长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日常嫌弃父亲系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