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见柳州牧?你主是谁?”

    丰仪双眸微阖,语气平和,年纪小小已经有几分淡定如风的仪态,似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我得先见到柳州牧,再不济也要见到徐主簿?;苤?,自然不能随意诉诸于口。我凭什么告诉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?”秦恭心下有些懊恼,自己竟然被个半大少年哄住了。

    丰仪淡定从容,望向秦恭的目光似有涟漪泛开,“你只身一人进城,密信肯定在你的身上。若你执意不肯说,等会儿将你丢入牢狱,自然能从你身上搜出来。说与不说,不在于你?!?br />
    秦恭险些被噎得心肌梗塞。

    眼前这小孩儿岂止是成精了,还是千年老妖!

    未等秦恭开口,丰仪又道,“当然,若你能拿出证明身份的物件,我便暂且信你?!?br />
    先是挑衅激怒,然后温和安抚,这一个巴掌再给甜枣的手段,丰仪用着格外顺手。

    他并非刻意刁难秦恭,实在是秦恭行踪鬼祟、用意不明。

    若是不问个清楚,丰仪鲁莽地将他引荐给徐轲等人,届时出了事情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倘若秦恭说的是真的,何必在这种问题上支支吾吾、语焉不详?

    于情于理,丰仪都要了解一番才能做下一步判断。

    秦恭道,“我身上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?!?br />
    他生怕自己落入敌手,泄露身份,所以除了许斐给的密信外,其他东西都没带。

    秦恭话音刚落,他便看到丰仪似笑非笑的眸子正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有,那也不说。你说你没有嫌疑,你扪心自问,你信么?”

    秦恭憋红了一张脸,牙关咬紧,丰仪这时从席上起身,作势欲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你不能走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扭头道,“我也不搜你的密信?!?br />
    秦恭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,我会跟徐主簿提。你安心在牢里待着,等消息吧?!?br />
    秦恭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拯救一下!

    眼前这小屁孩儿怎么那么难对付呢,帮忙带个话有多难?

    再者说了,要是丰仪没有给徐轲带话,他难道要一直蹲大牢?

    耽误主公大事怎么办?

    未等秦恭说出口,丰仪似看透了他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会给徐主簿说的。若你真是哪方诸侯的信使,我没有传到话,责任岂不在我?”

    秦恭吭哧地憋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在牢里等你消息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微笑着颔首。

    “嗯,好?!?br />
    秦恭还真乖乖去牢里蹲着,隔着栏杆,眼巴巴的、望眼欲穿地目送丰仪离开。

    丰仪出了牢狱,瞧见不远处蹲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正摇晃着脑袋,口中念念有词,仔细一听竟是今日先生教授的课业。

    他哑然失笑,远远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长生,你又逃学了?”

    身着金鳞书院女式校服的女娃听到动静,蓦地扭头,小碎步跑着奔到丰仪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你进牢里了,便过来将你拎出来。若让丰叔叔知道你犯事进了牢,肯定不会轻饶你。我分明是好心过来救场,到你嘴里竟成了逃学?!背ど钩涞?,“我跟先生请过假的?!?br />
    丰仪勾起的唇角僵了一下,没好气地给产生一枚爆炒栗子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叫以讹传讹?我不过是送个人进牢里,怎么就成了我被关进大牢了?”

    长生嘟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人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由丰仪亲自送进牢里的人,肯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丰仪简略说了一下,长生歪着脑袋想了想,不解地眨眼,“此人脑袋竟是榆木做的不成?你总是要告知徐主簿的,但他不一定非得进牢里待着啊,待在外头等候消息也是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丰仪忍俊不禁,“脑袋的确有些榆木,但也榆木得可爱。我观他外貌言行,分明是个练家子。周身隐隐带着血煞之气,这般气质我只在几个校尉叔叔身上看过。那般人物,性情总是暴躁易怒的,但他面对我的哄骗,不仅不恼怒,反而乖乖上了套——意外有些讨人喜欢?!?br />
    长生很是嫌弃地“噫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丰小哥哥越来越喜欢欺负人了,还尽欺负老实人?!?br />
    欺负也就罢了,还把人哄骗去蹲大牢,多大仇。

    “总归没欺负过你?!狈嵋悄罅四蟪ど谋亲?,“哄你都还来不及?!?br />
    旁人怼了就怼了,要是怼了眼前这位,金豆子哗啦啦地掉。

    丰仪去寻徐轲,顺道将长生送回府邸。

    “回去写功课,等我回来抽查,要是写错了,罚你蹲马步抄错字?!?br />
    长生嘴一瘪,嘟囔道,“这就是你说的没欺负过我——”

    分明被欺负最多的人就是她好么?

    管她学业管得比爹爹还严苛,要是哪里做得不好还要被罚蹲马步抄书习字。

    徐轲听到丰仪有要事求见,心下好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什么事情——让他进来吧?!?br />
    “徐主簿,小子今日发现一名行踪诡异,自称其他诸侯遣派的信使。只是,询问此人身后主公是谁,这人又语焉不详?!狈嵋堑蜕毓У氖虑橐晃逡皇党隼?,没有丝毫隐瞒。

    徐轲老持稳重的面庞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促狭的小子,碰见你也是他倒霉?!?br />
    丰仪不赞成地道,“那人武艺不低,若不把他哄进牢里关着,怕是不保险?!?br />
    “愿意被你哄进牢里的,怕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?!?br />
    毕竟,这么点儿脑子也干不来坏事。

    徐轲唤人将秦恭从牢里提出来。

    秦恭在牢里蹲了大半个时辰,等他从牢里出来,他觉得自己身上染了股难闻的骚味。

    “多谢——”

    见到徐轲,秦恭感激涕零,立马打消怀疑的念头,只觉得丰仪嘴硬心善,蛮讨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丰仪隔空颔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对话涉及机密,他不适合旁听。

    徐轲问秦恭,“你家主公是谁?”

    面对徐轲,秦恭没有隐瞒,“我主许斐,特遣帐下校尉秦恭,向柳州牧送一封密信?!?br />
    竟是许斐的人?

    徐轲恍惚了一下,偶然想起前阵子姜芃姬留下的话。

    不日将有许斐使者抵达丸州,让他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想必,主公口中的使者就是眼前这个人?

    “密信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秦恭犹豫地道,“我主特别嘱咐,要我亲手交到柳州牧手中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