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孟湛临终前的算计,姜芃姬应该受制于北渊易氏和中诏聂氏。

    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聂良遭受暗算,没有达成目的便带人返回中诏。北渊易氏的对头得到风声,趁机发难夺权——易氏为了保住权利,不得不暂时放下对沧州的垂涎,专心致志内斗。

    来自外界最大的两个威胁消弭无形,四面楚歌的险境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看似形势大好,但这不意味着姜芃姬安全了。

    中诏汴州边境——

    卫応骑着高头大马,跟在马车车厢附近,耳边除了护卫的脚步声、武器的碰撞声以及车轱辘的滚动声,便只剩下车厢那头断断续续传来的咳嗽声——似乎要将心肝脾肺肾都咳出来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咳嗽的动静终于小下来。

    “子顺,什么时候能入汴州境内?”

    掀开翠竹制成的车帘,露出聂良下半张脸颊,薄唇苍白,双颊消瘦得微微向内凹陷。

    虽说发现及时,但聂良的身体也被伤着了。

    半月前脑胀发热又咳嗽,神智都变得模糊不清,最近几日开始好转,但依旧带着病容。

    若非临走之前,卫慈仔细交代过,卫応还以为又有人给聂良投毒呢。

    “看这脚程,距离汴州境内最近的驿站还有一个时辰?!?br />
    聂良被风一吹,车厢又颠簸两下,刺激喉咙痒痒难当,扶着窗框开始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卫応道,“光善先别说话,好好静心养神。到了汴州,届时又是一阵硬仗要打?!?br />
    聂氏交给聂良的任务,让他讨到沧州,哪怕只有沧州孟郡也好。

    结果聂良两手空空而回,必然会受到族人族老的诘责。

    聂氏族内势力复杂,各房相斗。

    聂良作为聂氏五房最出息的继承人,他的存在便是聂氏五房最有分量的筹码。如今聂良铩羽而归,聂氏族老对他的能力也会产生怀疑——光是想想那个场景,卫応就忍不住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在沧州再停留久一些——”

    不管地盘大小,只要能争取一块地方,聂氏那边也好交代。

    聂良却执意要空手回来,岂不是将他自己置于死地?

    卫応想到聂良此时的处境,顿觉无力。

    “停留再久也无用?!蹦袅忌粜槿醯氐?,“黄嵩和柳羲宁愿维持虚假结盟也不愿意撕破脸皮,可见他们心里很清楚——他们内斗,最后获益的人就是聂氏。二人都是聪明人,哪怕他们忍不住,他们身边的人也会将各种利益掰碎了告诉他们。孟氏只派遣使者却没有让军队驻扎湛江关,威慑力远远不足。他们倒是拖得起,但良这具身体却拖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中诏聂氏兵力强盛,但派遣使者口头威胁和派兵驻扎边境威胁,二者的分量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派遣使者只是口头警告,驻兵威胁则是将钢刀架在人家脖子上,用性命威胁对方。

    黄嵩和姜芃姬死猪不怕开水烫,前者和稀泥、装傻充愣,后者精明狡诈、一肚子坏水。

    “再者——柳羲宁愿开战都不愿让出分寸之地,这次出使注定没有收获?!?br />
    相较这个,聂良更担心聂氏——

    家族内斗,注定无法兴盛长久。

    这次是对他投毒,下次是不是派杀手暗杀其他竞争者?

    乱世之中,唯有上下一心、拧成一股绳才有立足的可能。

    若不处理聂氏蛀虫,恐怕聂氏不是亡于敌人之手,反而是被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“攘外必先安内——”聂良道,“倘若那些虫豸冥顽不灵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冷了下来,消瘦的面庞隐没在阴暗处,给人无端的阴冷可怖感觉。

    卫応叹息道,“话虽是如此,但错了这次机会,以后怕是要后悔?!?br />
    聂良问,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卫応道,“子孝脾性一向执拗,主见颇深,自小就与常人不同。応曾听过他的志向——天下一统,四海清平。若他从柳羲身上看不到这股潜力,他是不可能真正出仕辅佐对方的?!?br />
    纵观姜芃姬的经历,一路磨难不断,但她却能披荆斩棘,不曾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孟湛费心布局,引她陷入四面受敌的局面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姜芃姬派人向北渊易氏的政敌透露口风,借此牵制易氏。

    聂良忙着赶回中诏处理聂氏内政,无法给予足够的威胁。

    没了聂氏当平衡砝码,黄嵩被她诓得交出沧州二郡。

    原先的劣势全被翻盘。

    尽管聂氏和易氏都不会轻易放过沧州,过一阵会卷土重来,但也给她带来了喘息机会。

    卫応可以肯定,姜芃姬绝对会利用这段空隙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劲敌——”聂良浅笑道,“但良也不会后悔?!?br />
    纵容聂氏作死,他才会悔青肠子。

    沪郡境内——

    许斐这些年的日子很不好过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是爷爷最疼爱的嫡幼孙,仗着这份宠爱和嫡长孙许裴斗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因为爷爷庇护,许斐大多时间都处于上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从东庆政局混乱、湟水会盟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先是爷爷逝世,许斐失去强有力的庇护,许氏族老都偏向立嫡立长,将许斐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他从小便喜欢和堂兄一争高低,无法容忍自己比对方低一头。

    因为家主之争,兄弟二人彻底决裂,许氏内部势力也分为两波。

    一开始,两兄弟斗得旗鼓相当,许斐还和许裴联手吞掉沪郡郡守巫马觞的地盘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平衡从姜芃姬北伐北疆、杨思代表她和许裴结盟之后破裂了,天平逐渐倾斜。

    别人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,许斐的日子却是越过越憋屈。

    随着许裴步步紧逼,许斐也丢失大部分治地,渐渐龟缩在一个小小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瞧着坚持不下去了,许斐的情绪一日比一日暴戾,经常拿身边的侍从婢女泄愤。

    原先依附他的士族渐渐倒戈远去,帐下下属还劝他归降许裴,跟他服个软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他除了年纪,还有哪里比我强?爷爷最属意我当家主,他许裴又算得上什么?不仅没有按照爷爷的遗嘱行事,还欲置我于死地——让我归降他?哼——做梦!”

    不愿意归降又不愿意死,那便只能寻求第三方势力援助。

    正当许斐愁眉不展之际,身边仆从给他出了个主意,让他茅塞顿开,“主公,若寻求兵力支持,太弱了不行,太强的又远水救不了近火——思来想去,唯有丸州牧柳羲最适合?!?br />
    许斐面色一喜,旋即黯淡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