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赌大小,美高梅官网,美高梅官网网址,美高梅官方开户,美高梅官方 > 网游小说 > 女帝直播攻略 > 1103:这九州四海,我要百分之百(二)【求月票】

1103:这九州四海,我要百分之百(二)【求月票】



    “主公……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沙盘?!苯M姬的语气带着几分炫耀,好似等着夸奖,“做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思道,“主公心灵手巧,做得惟妙惟肖,竟像是将整个山川河流都缩小搬到了这里?!?br />
    目前的沙盘都是最简单粗糙的,不过姜芃姬做的沙盘十分精巧立体,山形地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姜芃姬收下他的夸赞,唇角翘起的弧度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不过——这小旗子是?”

    杨思捡起散落一旁的小旗子,上面画着一只黑白食铁兽的大脑袋,看久了还觉得很魔性。

    “预备以后用来当战旗或者族徽——”姜芃姬似乎说溜了嘴,尴尬地轻咳两声,音调蓦地提高,生硬地转移话题,“你不觉得这旗帜很有识辨度?天底下姓柳的人那么多,若是哪日蹦出个同为柳姓的诸侯,两家阵前对垒,旗帜上面都写着‘柳’——谁的字丑谁尴尬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微眯双眸。

    他没有在意姜芃姬后面半句说了啥,他在意前一句。

    当战旗没毛病,主公喜欢用什么图案就用什么图案,可这族徽——

    更改族徽,这可是宗族大事,哪怕族长也不能全权决定。

    主公虽说出身柳氏,但她和柳氏牵连近乎为零,这些年也不曾与河间柳氏亲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想要更改族徽,只有一种可能——

    自立一族!

    好比琅琊卫氏是从中诏汴州卫氏分出去的旁支一样,二者虽有共同的先祖,但从关系来说却是两个家族。若是主公也打算从柳氏独立出去,切断与河间柳氏的联系——

    杨思心中一凛,思及前不久和卫慈的谈话,他略略叹息。

    主公这是打算和士族彻底撇清关系,断绝外戚干涉的苗头?

    姜芃姬刚画两面小旗子,杨思已经脑补了一大堆“真相”。

    不对——

    杨思醒过神,眼角神经不受控制地抽了下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真打算将这东西当做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么?”姜芃姬笑道,“我按照子孝身边那只食铁兽画的,你看——像不像?蚩尤用食铁兽军团对抗皇帝,古代王牌部队以它为战旗——搁到我这里,效仿先贤,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姜芃姬画的是Q版食铁兽,脸盘大,脸蛋带着婴儿肥。

    若非黑白配色太过明显,旁人也认不出旗子上被揍了两拳的生物是个啥玩意儿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的人画画讲究写意,Q版画风——

    这个安利吃不下??!

    杨思忍下吐槽的冲动,道,“子孝工书善画,这旗帜图案不如让他帮着润色润色?”

    相信以卫慈的巧手,定能挽救一二。

    姜芃姬头也不抬地道,“你说得有道理,子孝画艺的确不错?!?br />
    她转手拿来一面空白的旗帜,写上一个“黄”字,插在沙盘上的谌州。

    杨思偶尔帮把手,磨个墨、递个小剪刀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沙盘其他地界都被标上小旗帜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日,我要让整个沙盘只剩我的旗子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屈指弹了一下插在浙郡上面的小旗帜,这面旗帜上面写着“许”。

    她的力道不大,但小旗重量太轻,轻轻一弹便倒下了,姜芃姬取来自己的食铁兽旗帜。

    “就像这样——”

    她弹走“许”字小旗,插上自己的食铁兽旗帜。

    杨思惊异地看着她的手,似春葱一般的手指松开食铁兽旗帜——

    恍惚之间,他似乎看到一幕幕金戈铁马的画面从眼前一闪而过,耳边飘荡着厮杀和呐喊声。

    这就是主公下一步棋?

    攻打许氏?

    果然是塑料兄妹情,许裴那货偶尔还会询问主公近况,没想到自家主公扭头就想插他一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还是冲着对方心脏去的。

    “许氏不可小觑——”杨思道,“许裴占据浙郡、沪郡以及半个漳州,家底丰厚?!?br />
    许裴以浙郡为根基,如今已经吞下沪郡,他还在暗中给邻居杨涛捅了一刀,抢走半个漳州。

    若非杨涛已经将势力往南盛发展,许裴抢他半个漳州,杨涛绝对会和许裴拼命!

    原先和许裴斗得旗鼓相当的堂弟许斐,这会儿也窝在某个小地方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杨思和许裴打了几年交道,对他还算了解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才选他?!苯M姬笑道,“我原先想拿伯高开刀,但‘师出无名’——唯一的冲突也解决了,如今找不到对他下手的理由。除此之外,我若对他动手,边境防线压力大,还给隐没暗中的敌人偷袭良机,与我而言得不偿失,倒不如先放过他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点点头,“确实如此,如今不好再对黄州牧下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伯高这边不行,许裴这里却可以?!?br />
    杨思道,“可……理由呢?”

    什么叫师出有名?

    出兵必有正当的理由。

    搁在姜芃姬这里,“正当”两个字可以摘去,有个理由就行。

    非常时刻,没有理由也行。

    “你说——若是许斐向我们求援,我们该不该出兵?”姜芃姬唇角笑意渐深,口中说出的话让杨思不寒而栗,“许斐和我有一同参加湟水会盟的旧交情啊,总不能见死不救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和主公你也有一同会盟的旧交情啊,你们还联盟好一阵呢!

    用这种理由和许裴翻脸,杨思已经能想到许裴吐血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利用完就丢,他家主公很有渣女的潜质呢。

    因为办事能力卓越,杨思、程靖和聂洵很快就弄好书面工作,接下来只剩交换治地。

    黄嵩将他的人和东西全部搬走,姜芃姬也释放伏兵,下令让驻军从谌州撤离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双赢的局面,各有所得,所以这顿“散伙饭”吃得还算尽兴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黄嵩兴致上来,二人还嘻嘻哈哈地追忆往昔——

    分明已经交锋数个来回,彼此扎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他们的关系依旧那么“铁”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感触最深,他们从姜芃姬这个角度,不止一次看到她算计黄嵩。

    当然,黄嵩算计姜芃姬的次数也不少。

    这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了,如今还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,恢复曾经拜把子的铁关系。

    呵呵——

    变脸快得像是龙卷风。

    心累,再也不相信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