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2:这九州四海,我要百分之百(一)【求月票】



    “程师兄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知道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,好好吃了一顿补充士气,雄赳赳气昂昂地上“战场”。

    程靖嘴角轻微一抽,不知该不该接下杨思的“套近乎”。

    一旁的聂洵诧异地望向程靖,眼底明明白白写着问号——

    啥时候程靖成了杨思的师兄?

    不对,为啥柳羲帐下和黄嵩帐下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不是兄弟就是师兄弟或者叔侄?

    有毒吧!

    程靖眸色一沉,从善如流地应下。

    相较于杨思热情的态度,程靖的反应便显得有些冷漠了。

    杨思也不生气,脸上还挂着笑,铁了心要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。

    “常听先生提及师兄,阔别多年再见,师兄果然有人中龙凤之姿,思一见便喜欢得很?!?br />
    杨思是渊镜先生年轻时候收养的孤儿,虽然没有带回琅琊郡抚养,但他的身份并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程靖是渊镜先生的首徒,杨思喊他一句“师兄”,那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杨师弟也不差,不负师傅多年教导?!?br />
    程靖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聂洵被坑在前,程靖也不敢和姜芃姬帐下凑得太近。

    奈何杨思脸皮够厚,一个人愣是演活了两个人的戏。

    程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戏真多。

    虽说师出同门,但面对利益之争,二人谁都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程靖极力为黄嵩争取该有的利益,不仅仅要谌州全境的领地,还有大量士族、朝廷官员家眷、被俘虏的将领兵卒、各个关隘要道的储粮粮仓和兵器库……几乎所有能钻漏洞的地方,他都顾虑到了。杨思这边也差不多,既要从黄嵩这边抠出油水,还要保证已经吃下肚的利益。

    东庆皇室迁都谌州,带走了东庆大量的士族贵胄。

    虽说昌寿王抢走了一部分,但留下的士族人才依旧可观,几乎能撑起小半个朝廷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无价之宝,价值远比土地更贵重。

    若非姜芃姬这边走的路线不同,这部分利益说什么都不能割舍。

    士族、官员以及家眷、俘虏的兵将……这些都可以酌情割舍,但储粮和兵器就比较敏感了。

    杨思想要虚报数字,暗中吞下一部分,但谌州先被黄嵩占领,人家这边有详细的记录账册。

    只要校对一下账册,杨思这边虚报了多少,程靖一瞧便知。

    哪怕杨思要耍赖,程靖也能保下大部分利益。

    相反,姜芃姬这边不曾插足沧州二郡,对于二郡境内的情形不了解。

    哪怕孟恒已经归入她的帐下,但孟恒又不知沧州各地的情形,所以他帮不上大忙。

    故而,杨思很难判断程靖这边到底隐瞒虚报了多少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杨思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和直觉判断,捏好底线。

    一番谈判交涉,杨思看似神采奕奕,实则饿得前胸贴后背,脑子浑浑噩噩。

    “黄柏高实在是奸诈,派一个程靖就行了,还添上一个聂洵——”

    本就处劣势,杨思还一打二。

    若非杨思本身也是老谋深算的老司机,还不被程靖和聂洵联手啃成骨头啊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笑着给杨思夹菜,食案上全是他喜欢的吃的。

    只要有美食,杨思恶劣的心情也会好转。

    勉强吃了三分饱,杨思才有精力关心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公这是什么意思?竟是想抛下士族人才不管了?”

    杨思左右环顾,见周遭没有其他人,这才放心地与卫慈咬耳朵。

    二人关系极好,畅所欲言,哪怕谈一些“大逆不道”的事情,杨思也能把卫慈拉出来顶缸。

    主公垂涎卫慈已久,这可是一面“免死金牌”!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授意杨思,若黄嵩这边想要带走沧州二郡的本土士族人才,他能带走就带走。

    当然,黄嵩想带走这部分人才,必然要用等价的利益交换。

    卫慈将红烧鱼剔了鱼刺,口中说道,“主公有金鳞阁,几乎每隔一两月便能选出可用的人才。虽非顶尖,但胜在务实可信。再者,金鳞书院的学生也不错,没必要扒着士族不放手?!?br />
    还未等卫慈下筷,杨思已经厚着脸皮将那盘子抢走了,一副护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主公野望不小啊?!毖钏夹π?。

    他也是贫寒出身,出身跟脚很低,自然不想一群高高在上却没啥实干的士族对他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主公举动,深得他意。

    “这话,私底下说说就好,别嚷嚷出去?!蔽来忍嵝岩痪?。

    主公极少任用士族,这是事实,但不能让外界明确知道她对士族的排斥,以免惹来抵抗。

    杨思笑道,“思又不是三岁小儿,岂会不知轻重?”

    卫慈暗中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放弃拉拢士族,割舍这部分势力的支持,问鼎之路必然难之有难。

    谁让士族占据着天下近六成的财富?

    其余三成归皇室,仅有一成是百姓的。

    因为程靖和聂洵保住半数利益,黄嵩的面色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需两方势力顺利交接,便能给这次沧州之战划上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杨思带着账册去见姜芃姬,对方正在制作沙盘。

    沙盘上不仅有连绵起伏的群山、丘陵、城池,还有明显的河流和边境线。

    杨思看到代表北疆、崇州、丸州、沧州、浒郡等地,全部插上了一面迷你的小旗子。

    旗子上面画了一个古怪的动物脑袋。

    两只黑耳朵,两个黑眼眶,活像是被人闷了两圈,大大的脸盘全是白色……

    瞧着……怎么看怎么像是卫慈整日抱着撸猫的食铁兽。

    “靖容来了?”姜芃姬抬起头,放下手中的工具,拍了拍手心的沙土,“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?!?br />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心里有些虚。

    杨思对沧州二郡的富裕没个具体概念,只能根据往年税收做个大致判断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争取多少利益,但绝对够四成!

    姜芃姬翻了翻账册,里面的数字全在她底线之上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办好事情,自然要打赏的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美食,姜芃姬还真不知道杨思有其他爱好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感觉还是打赏美食比较好。

    除了钱财外,姜芃姬把自家府上的庖子送给杨思,爱吃什么就做什么,食材不够找她报销。

    杨思看着沙盘,主公所制沙盘十分惊艳,好似将整个地貌都缩小摆在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