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校尉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聂洵铁青着脸,埋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攥起,手背青筋崩了出来,可见主人此时的心境。

    原信见聂洵还“负隅顽抗”,面上狞笑一下,用不阴不阳的口吻问道,“何意?聂先生平日里聪慧绝顶,何必在这个时候装聋作哑?你敢指天发誓,你和柳羲帐下孟恒没有丝毫干系?”

    聂洵咬紧后槽牙,帐内众人的视线随着原信这话,齐刷刷汇聚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几个人,旁人只知道聂洵和孟恒私交不错。

    这二人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?

    揣着这种疑惑,他们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探究。

    原信在这个时候发难,可见聂洵和孟恒的关系应该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深一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,聂先生不敢发誓?”

    原信咄咄逼人地追问。

    纵使长着络腮胡须,旁人也能从他的眼睛肿看出一丝得意神。

    他哼哼冷笑,口吻轻松惬意,“若是不敢,那就是变相地承认了?”

    聂洵紧抿着唇,漆黑的双目死死盯着原信。

    “原校尉想让洵承认什么?承认孟恒是洵的兄长?是又如何!洵未曾做出对不起主公、泄露机密之事!原校尉何必这般阴阳怪气?想往洵身上泼污水,请拿出铁证,不然便是诬陷!”

    听见聂洵承认他和孟恒的关系,旁人也是惊诧。

    他们和聂洵共事数年,还未曾听过聂洵是孟恒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若这是真的,聂洵隐瞒不说做什么?

    不同阵营的兄弟又不止他们一对,将关系公之于众也不妨碍什么。

    偏偏聂洵选择隐瞒,难免会让人多想。

    原信诧异聂洵当众承认,但他可不会因此放过聂洵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变节背叛,这事儿可不是聂先生一张嘴便能撇干净的?!痹乓踟颇?,“聂先生,若非你与孟恒暗中勾结,提前知道什么,你为何要建议主公用沧州二郡换取谌州?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逼问,聂洵感觉可笑。

    “洵非圣人,岂能算无遗策?”

    鬼知道聂氏使团抽什么风?

    来的时候来势汹汹,走的时候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原信冷笑,“狡辩无用,事实已是如此。若想证明自己可信,请先生拿出铁证?!?br />
    聂洵被原信这般胡搅蛮缠气得三尸神暴跳。

    若非二十余年的涵养让他维持镇定,恐怕已经甩袖走人了。

    无意间,他余光瞥见坐在上首的黄嵩,本就糟糕的情绪立马沉入冰冷寒潭。

    从原信发难到现在,身为主公的黄嵩未曾出声阻拦原信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黄嵩对他产生了猜忌怀疑,借由原信的口问个明白,顺便敲打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聂洵发热的脑子迅速冷却下来,愠怒的表情转为冷淡。

    他矜傲地道,“罢了,原校尉不信便不信,洵对主公忠心耿耿,只需主公相信便好?!?br />
    话音刚落,坐在上首的黄嵩适时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他不轻不重地斥责原信,罚一月的军饷,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惩罚举措。

    聂洵见后,那点儿冷意膨胀蔓延,强势侵占他的四肢和大脑。

    主公果然生疑了——

    黄嵩道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既然答应和兰亭交换,自然不能言而无信。此事交由友默和……诚允一起督办,务必要做得稳妥一些,不能让兰亭看了笑话。二位可有其他意见?”

    聂洵和程靖出列道,“喏?!?br />
    之后又谈了什么,聂洵无心在意,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聂洵出了帐篷,略带寒气的风吹打脸颊,让他打了个寒颤,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诚允,借一步说话?!?br />
    程靖的声音从耳边传来。

    聂洵神色一暗。

    “友默也信原校尉的话?”

    程靖道,“自然是不信的,你怕是中了柳羲的离间计?!?br />
    纵有血缘关系,但一对从未谋面的兄弟能有多少感情?

    孟恒时常找聂洵,虽说只谈私事不谈公事,但种种巧合凑到一块儿,让人不得不怀疑。

    程靖了解姜芃姬的奸诈,所以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聂洵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离间计,主公那头已经生疑,岂是轻易就能打消的?”

    怀疑的种子已经扎根发芽,再想消除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这事儿也怪原信,若非他一次又一次、锲而不舍地打小报告,黄嵩未怎会生疑。

    聂洵道,“再者——若无原校尉从中挑事儿,主公又怎会质疑洵?若孟恒与洵亲近是柳羲授意,那么原校尉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惹事,总不该也是柳羲的意思吧?主公他——”

    聂洵本想说黄嵩治下不严、对外戚偏信偏听,可眼前这人是黄嵩倚重的程靖,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原校尉确实过分?!背叹赋辽?,“屡次谗言,主公对他都是轻拿轻放,实在是有失偏颇?!?br />
    程靖相信,黄嵩一开始是坚定不移站在聂洵这边的。

    若是那个时候,黄嵩就严厉惩戒原信,或责骂或贬斥,原信有这个胆子到处打小报告?

    正是因为黄嵩的纵容,这才助长了原信的气焰。

    聂洵叹了一声,眉宇添了几分愁色。

    “友默的意思,洵明白。主公是主公,原校尉是原校尉。洵不会因私废公?!?br />
    程靖说这些,无非是为黄嵩开脱,打消聂洵对黄嵩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诚允深明大义?!?br />
    聂洵内心扯了扯嘴角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黄嵩对原信那么纵容,除了亲戚关系,还有另一重原因——

    原家是黄嵩的本家,他帐下武将大多都是原氏一系。

    只要原信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,黄嵩都会轻拿轻放,不会重罚。

    相反——

    聂洵这边的境况可没那么乐观。

    他在黄嵩这边毫无根基,平日交友也比较少,人脉网络近乎于零。

    作为孤臣,他必然是主公最放心的人,因为他不会结党营私。

    可一旦被主公猜忌怀疑,失去信任,他的处境也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蓦地,聂洵想起先前孟恒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洵弟,你自幼长于中诏聂氏,身上又怀有沧州孟氏的血脉,黄嵩他——当真会信任你?”

    孟恒这个问题,答案已见分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