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,纵然杨思速度不慢,他抵达沧州的时候,聂氏使团前脚刚走。

    “主公,思来迟了?!毖钏贾鞫胱?,声音还带点儿鼻音。

    连日打仗赶路,他都没时间打理仪容,瞧着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典寅也赶忙请罪,“末将来迟,还请主公恕罪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将二人虚扶起来,“不迟不迟,来得正好。靖容,你这声音听着不对劲,可是病了?”

    杨思道,“偶感风寒,吃几剂药便好了?!?br />
    典寅却拆台,“军师连日忙碌,几乎抽不出空喝药修养,这风寒快一月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拧眉,“去请军医给靖容仔细诊治,纵是小病小灾也不能轻视?!?br />
    这是好意,杨思无法拒绝,反而觉得心里暖啊。

    聂良是被人投毒才“风寒不治”那么久,杨思纯粹是因为没有好好休息,这才拖延一月。

    卫慈暗中瞧了军医开出的药方,的确是对症下药,这才放心让人拿下去开药煎熬。

    “子孝,你可知聂氏使团为何突然离去?”

    什么便宜都没有占到,聂氏肯松口?

    卫慈和杨思通了气,大致说了一遍最近的形势,好让对方心里有个底。

    杨思听后咋舌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思也不用日夜疾行,瘦了自己?!?br />
    养不好病便没有食欲,杨思这阵子消瘦了好几圈啊。

    卫慈用狐疑的目光瞟了对方一眼——

    哪里瘦了?

    正说着,姜芃姬唤二人进帐。

    “伯高在谌州的兵力,靖容全都安顿好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还想拿到沧州,目前来说,谌州对她的战略意义并不大。

    杨思打起精神,出列道,“谨遵主公命令,已经将俘兵妥善安顿?!?br />
    “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,沧州二郡和谌州的交换事宜,干脆也由靖容去办吧?有意见么?”

    目前还是病号的杨思暗中咧嘴——

    他也不敢有意见啊。

    【彩虹甜心】:嗷呜——许久不见了,小思思?。?!

    【绿箭薄荷】:疯狂为小蓉蓉打call!怪只怪狠心的主播,竟然几年不让他出??!

    遥想当年,杨思初登场,圈粉无数,粉丝团规模庞大。自从姜芃姬把杨思遣派去浒郡,导致直播间这几年根本没有他的身影,不少粉丝抛弃“旧爱”,投奔“新欢”怀中。

    目前还坚持粉杨思的,多半都是他的死忠粉。

    【白起】:哼,主播还真是丧心病狂,小蓉蓉还是个病号呢,你能不能有点儿爱?

    【我的老公许撩撩】:主播要是有爱了,杨思才会吓得肝胆俱裂吧?

    【恋与制作人】:跪求主播不要再把小蓉蓉发配到鸟不拉屎的地方了,留在身边多好。

    观众们爱得疯狂,可惜杨思这个当事人混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喏,必不负主公厚望?!?br />
    杨思作揖一拜,领了这件差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浙郡许氏兄弟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好歹是未来的对手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杨思道,“许斐不用忌惮,倒是这个许裴——主公要稍微留意一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哦?”

    “许斐为人激进,性格悍勇却鲁莽,如今被他堂兄许裴打得龟缩一地,眼瞧着是坚持不了多久。若无意外,应该翻身无望?!毖钏嫉?,“许裴则不同,这人礼贤下士又出身名门望族,招揽不少人才俊杰,其中以心腹谋士韩彧为最。韩彧此人,奸诈精明,心思缜密,不好对付?!?br />
    “韩彧?文彬么?他怎么说也是渊镜先生的高徒,若是泛泛之辈,太对不起先生的教导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,姜芃姬第一印象便是当年河间汍水下游的俊美少年。

    杨思点头。

    他勉强算得上渊镜先生的养子,按照关系来说,他和韩彧等人也算是师兄弟呢。

    杨思简略汇报浒郡这几年的事情,姜芃姬听得认真。

    杨思的能力卓越,几年下来双管齐下,不仅把浒郡治成铁通,维护治下百姓安居乐业,还费心费力维持和许裴的联盟,斗智斗勇。数年下来,不出一丝差错,这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靖容,这些年着实辛苦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思之本分,不敢邀功?!毖钏记返?。

    说完了杨思,接着轮到了典寅。

    对于典寅,姜芃姬并没有询问军政,反而出题教考。

    结果出乎意料,典寅这个不通文墨的人竟然能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这几年,典副校尉下了狠功夫学习啊。如今脱胎换骨,当真惊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帐下武将大多都晋升好几级,唯独典寅升到副校尉便没有动静了,不是她吝啬或者典寅立功不够,仅仅是因为典寅的根基最浅,她想好好磨砺一番再重用。

    有勇无谋的武将,终究是走不长久。

    一番教考,刷新她对典寅的固有印象。

    典寅露出一抹憨笑,拘谨道,“多亏杨军师不嫌末将愚钝,时时指点?!?br />
    统领一个势力,光靠个人魅力是不够的,还需软硬兼施,该奖就奖,该罚就罚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是个吝啬的人,杨思和典寅应该得到他们应得的奖励,才能好好为她肝脑涂地。

    当黄嵩听到杨思专门负责此事,心头火气蹭蹭上涨——

    这人便是专门克他的!

    原信是个武夫,思考问题也凭自己喜好。

    他看出黄嵩懊悔用沧州二郡换谌州,虎声虎气道,“主公若是不愿意,毁约便是?!?br />
    黄嵩被原信说中隐秘的心思,既尴尬又羞恼。

    未等他开口,一旁的聂洵道,“原校尉可算过沧州境内,柳羲有多少兵力?”

    原信见是聂洵,冷哼一声,“至多五千?!?br />
    聂洵道,“若是先前,这个数字没错??裳钏即于戎萑氩字?,同样带了两千兵力,加起来便是七千。除此之外,柳羲的主力驻扎在千岩郡边境,谌州边境还有杨思从浒郡带来的精锐。零零总总,绝不下六万。原校尉可想过,这么多的兵力一起发动,吃亏的是谁?”

    想要毁约,也不看看形势!

    原信被聂洵一阵怼,心头火气直冒,忍不住说道,“聂先生如此了解柳羲兵力,可见是下了苦功夫的。不知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?真是自己查的,还是你那好兄长暗中透露的?”

    聂洵神色大变,俊美如俦的面庞似刷了一层白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