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主公不正愁无人牵制聂氏?”卫慈笑道,“聂良便是最好的棋子?!?br />
    这还是自动送上门的棋子!

    对此,丰真只能为卫慈打call,无脑喊666。

    “让聂氏陷入内斗,这法子都想得出来,不是算计胜似算计,你这人怎么那么阴呢?”嘴上嫌弃,但丰真眼底流露的情绪却不这样,“不过,真倒是好奇一件事情,你怎么对聂氏的情形如此了解?自古家丑不外扬,聂氏内斗只有他们自己清楚,怎么会传扬得到处都是?”

    卫慈整日忙碌政务,跟着大军到处打仗,哪有时间搜集外界情报?

    中诏和东庆的贸易往来基本关闭,几乎没有别的消息渠道,卫慈怎么知道这么清楚?

    卫慈双手负背,微风一吹,衣袂翩飞,他遥望天际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丰真伸长了耳朵听答案,卫慈却道,“天机不可泄露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样会失去宝宝的!

    卫慈扛不住丰真幽怨的眼神,无奈道,“日夜观星,算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是孤魂游鬼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观星能观出这些,卫慈真以为他丰真不了解星象之术?

    卫慈从善如流地答,“慈不仅能通灵驭鬼,还通晓兽语,知道植株说什么?!?br />
    丰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嗤笑道,“卫子孝,说一句‘你很胖’,你还真喘气了?!?br />
    二人斗嘴几句,不知不觉回到了自家驻地。

    卫慈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姜芃姬,聂良回到聂氏,怕要掀起一场风浪,暂时管不了沧州。

    “这个消息真是雪中送炭啊?!苯M姬道,“不过——聂良斗得过聂氏其他老狐狸不?”

    姜芃姬开始担心聂良不够给力,要是他太快“阵亡”了,岂不可惜?

    卫慈笃定地道,“聂良有聂氏鬼才之称,若非他暗中谋划,聂氏也不会这么强势。如今聂氏要卸磨杀驴,他心中怕是寒心得很。主公,别瞧聂良生得无害,但他绝非优柔寡断之人。留着这些毒瘤祸害聂氏,宗族基业绝对会被败光。他那个性子,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聂氏衰败?!?br />
    “按照子孝的说法,此人并非愚钝之才?!苯M姬双手环胸,蹙眉道,“他应该知道着手整理内斗,必然无暇顾及沧州,白白错失一个良机。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,他会不知?”

    卫慈笑道,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聂光善知道又如何?”

    有得必有失,顾得上这头就会忽略那头,聂良知道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前世那会儿,卫慈和这位聂氏鬼才接触很少。

    从仅有的了解来看,家族在聂良心中占了很重的分量。如今这个形式,到底是向外扩张、任由家族内乱重要,还是肃清家族重要,聂良心中有一杆秤,不会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事子孝决定吧,我信得过你。不过,聂氏离开之前要先解决沧州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聂氏向黄嵩施压,姜芃姬才能以此为把柄向黄嵩换取沧州二郡。

    要是聂氏使团离开了,只怕黄嵩那边会耍无赖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喏?!?br />
    第二日,风珏和程靖代表黄嵩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二人也算识趣,他们没有责问姜芃姬为何派兵入谌州之类的蠢话——谌州这事儿是黄嵩做得不地道,姜芃姬还以颜色,他们也无法斥责,不然连黄嵩都骂进去了——二人性格干脆果断,稍微试探姜芃姬的口风,心中有了底,风珏便透露出想要用沧州二郡换回谌州的建议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依靠凭几,“这是伯高的意思?”

    风珏不动声色地道,“自然是我主的意思,珏虽受主公信任,但也不敢擅专?!?br />
    “沧州二郡乃是兵家必争的肥肉,伯高竟然愿意用它们换取谌州,这不是亏大了?”

    风珏道,“我主与柳州牧亲如兄妹,一家人何时说过两家话?我主并不在意这点得失,重要的是两家结盟稳固。先前孟湛之事,我主处理得不好,日夜担心那事会让柳州牧心生嫌隙。思来想去,唯有此举能弥补柳州牧一二?;骨胫菽廖鹨悠?,珏也好向主公复命,让他安心?!?br />
    风珏看不到,一群迷弟迷妹隔着位面给他疯狂打call,评论更是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【终非昨夜星辰】:我算是见识到了,这个直播间全是戏精和睁眼说瞎话的大佬。

    【雨烟然】:要不是一直追更,清楚事情的始末,我还以为黄嵩真的吃亏了。他和主播只是虚假的塑料兄妹情啊,为啥到了风珏口中成了模范兄妹?这就是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【莫丹思】:睁眼说瞎话还不够,关键是脸皮要厚,我就喜欢这样没皮没脸的。

    【紫晶】:虽然风小弟出场次数不多,但真的很喜欢啊,给大佬打call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理会弹幕的内容,笑着道,“我与伯高并非外人,怀玠这么说,我可是不依?!?br />
    风珏道,“如此说来,柳州牧是应下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露出宠溺的微笑,“既然伯高喜欢谌州,这谌州便给他了?!?br />
    风珏面露迟疑之色,半晌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珏还有一事,不知柳州牧准备如何处置?!?br />
    “怀玠有什么话尽管说?!?br />
    风珏问,“孟湛残杀皇室,颠覆乾坤,我主派兵救驾,派兵驻扎谌州。不过,柳州牧帐下猛将误以为他们是乱兵,将其俘虏扣押——珏冒昧问一句,州牧想好如何处置他们了么?”

    这是向她讨要俘虏了呀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眯眼,很是大方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一场误会,我怎好扣押伯高的人不放呢?待靖容过来了,我让他去督办此事?!?br />
    本以为姜芃姬会故意刁难或者扣押俘兵,结果出乎意料的顺利。

    风珏暗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离开主帐,程靖对着风珏道,“靖心中有些不详的预感?!?br />
    风珏蹙眉,“是啊,柳州牧的神态太过轻松,似乎不惧四面环敌的局面?!?br />
    置之死地而后生?

    这话说得容易,想要做到,何其艰难。

    二人结伴离开,碰巧见到熟悉的身影匆匆离开,神色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程靖瞧了眼聂洵离开的身影,“他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风珏状似淡定地道,“诚允与孟恒是兄弟,接触亲密一些也是正常的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