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珏担心的事情,姜芃姬帐下众人自然也想过。

    “两害相权取其轻,两利相权取其重?;浦菽敛⒎浅H?,若是让出沧州,他只需安心修养几年,便能一飞冲天,发展成主公的心腹之患?!狈嵴嫘ψ琶衅鹧?,眼底精光闪烁,仿佛算计什么,“相较而言,谌州虽是个富庶之地,但因皇室之故而元气大伤,短时间内难成气候?!?br />
    乱世之中,发展得好不意味着能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若是双手拳头不够硬,哪怕将治地经营得很好,最后也只是给对手做嫁衣。

    众人一番谋算,坚持认定沧州的价值大于谌州,若是能从黄嵩手中换取沧州二郡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李赟看着坤舆图,心中一阵担忧。

    “若这样的话……我们岂不要面临四面楚歌之境?”

    北渊易氏、中诏聂氏、东庆境内的黄嵩和许裴,前两者实力强大,后二者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。若是四方联手夹击,战线拉得太长太长,主公将会陷入十分被动危险的局面。

    丰真眉心微蹙,无奈地道,“汉美,这个选择也是不得已。若是主公取谌州,防守过于吃力。若是什么都不做,黄州牧便能占昊州、谌州和沧州二郡,届时主公的处境一样危险?!?br />
    既然三条路都这么险峻,不如选择最有利的一条。

    四面楚歌又如何?

    他们总能找到破局之策,若是连这点儿自信都没有,拿什么来问鼎逐鹿?

    李赟仔细思量,清隽俊美的容颜露出几分愁色。

    恨不能排山倒海,为主公荡涤天下!

    孟恒仔细思量,他似乎想到什么,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。

    姜芃姬注意他的神色,问道,“士久可有妙策?”

    孟恒出列道,“恒想到了纵横家?!?br />
    “纵横家?”

    孟恒点头,道,“纵横家乃是诸子百家之一,推行合纵连横之术。大夏朝初代丞相皇甫修兼纳百家之长,用纵横家的连横之术,结交远国,攻打近邻,最后辅佐夏太祖一统九州。主公从黄州牧手中换来沧州二郡,看似要面临四面受敌的窘境,但施展连横,必然有一线生机?!?br />
    大夏建立之初,曾有百家彼此诘难、互相争鸣的盛景,不同学派争奇斗艳,学术研究氛围浓厚。这股浪潮没有维持多久,等皇甫修丞相伏诛,朝廷下令独尊儒术,打压其他学术学派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百家复苏,但儒家依旧是百家之首,占据大部分市场,其他学派作风低调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要细听,余光瞥见直播间弹幕的内容。

    【月之殇嬅】:纵横家啊,不过这个世界好像没有战国七雄,合纵连横怎么来的?

    【就是不错】:这个世界有孔孟论语,为啥不能有合纵连横?思想相近也正常啊。

    【小笼包】:远交近攻诶,主播这个世界还没有周总理吧?看着蜜汁尴尬,好出戏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远交近攻这个词出自战国策——王不如远交而近攻,得寸则王之寸,得尺亦王之尺也——核心意思就是联络距离远的国家,攻打距离近的国家,我看着不尴尬。

    【蓝色蝶衣】:战国时期,秦国一打六都能超神,主播这里才四个,怕啥!

    见到这些弹幕,姜芃姬的心情愉悦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打四而已,她又不怂。

    她用眼神示意孟恒继续说,后者迟疑一下,开口道,“北渊易氏固然强大,但他们并非没有后顾之忧。主公不如暗中向北渊皇室或者其他士族示好,借此牵制易氏,令他们无暇他顾?!?br />
    北渊这个国家比较奇葩,皇室势弱,国家权柄都捏在几个大士族手中。

    易氏也有死对头,若是派遣使者去挑唆游说,未必不可行。

    举一反三,这个办法还可以用在其他几家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儿,众人又开了好久的秘密会议,原先紧皱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。

    虽说是一步险棋,但要是走得好,最后还能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    卫慈坐在下首看着姜芃姬的侧颜,目光如春水潋滟,闪动着醉人的柔光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上天给自己第二次机会,让他能弥补前一世的遗憾,亲眼看着这人再登九五。

    正想着,他的指尖碰到一点湿热的东西。

    低头一瞧,原来是黑白肉团用鼻子供他的手,无辜的黑眸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黑白肉团用嘴啜他的手指,试图吮出什么,半晌没有动静,它伤心得像是失去梦想的咸鱼。

    卫慈暗笑一声。

    为了不打搅其他人,他偷偷用袖子遮住它,将它抱上膝头,从袖中取来事先煮软的肉干。

    所幸会议很快结束了,卫慈仿若无事地将肉团抱出去,目光一扫,找到照料肉团的小卒。

    小卒不敢靠近主帐,只能焦急地待在原地抹汗。

    他只是打了个小盹儿,没想到军师让他照料的爱宠就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卫慈好笑地安抚道,“照顾好它,别让它在营地乱跑,不然容易被人偷摸走打牙祭?!?br />
    小卒连连点头,正欲抱走肉团,却尴尬发现肉团四爪并用,死死抓着卫慈衣袖,口中嘤嘤不断,委屈的声音好似控诉抛弃妻女的渣男。卫慈抬手拍拍它的脑袋,温声道,“莫要闹气?!?br />
    小卒暗中用余光偷看卫慈,见他神态柔和,不由得暗中咋舌。

    先生果然是谪仙降世,不管做什么都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知晓内情的人知道你这是养宠物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养孩子呢?!?br />
    丰真跟着上来,发现卫慈那副“慈父”作态,纯天然不做作,简直比老司机还熟练。

    “假使子孝有孩子,还不被你宠上天了?”

    丰真笑着打趣,卫慈的神色却暗淡些许。

    口气冷淡地道,“过度的宠溺便是捧杀了?!?br />
    “子孝还挺懂,真不像是连家室都没有的人?!?br />
    卫慈眼睛一睨,好似在问——

    这就是你如此坑丰仪的理由?

    丰真僵硬地转移话题,“咳——不谈这些——子孝也赞成主公用连横之术?”

    “赞成是赞成,但人选未定?!蔽来鹊?,“黄嵩和许裴还好说,底细都清楚,北渊易氏和中诏聂氏却没那么容易打发?!?br />
    纸上谈兵容易,付诸实践便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