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思辅助昌寿王没多久就跳槽了,一脚踹了老上司。

    无处可去的杨思去投奔黄嵩,谁知黄嵩府邸的门房狗眼看人低,故意压下杨思的拜帖,让杨思白等数日。杨思心高气傲,干脆带着书童转道丸州,投奔卫慈,一个不慎掉进大坑。

    可以说,要不是门房阻拦,杨思这会儿应该待在黄嵩帐下——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唉——

    时隔数年,杨思又上演了当年景象,再一次破坏黄嵩的计划,将他坑了一脸血。

    缘分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黄嵩脑海闪过当年记忆,嘴角的神经不受控制地抽搐。

    他上辈子欠了杨思百八十万贯没还是吧?

    为何只抓着他坑?

    程靖看过信函,两道剑眉拧起,好似要打成一个结。

    一旁的聂洵也是同样的表情,谌州被姜芃姬拿走了,再想拿回来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人的胆子这么大。

    帐内某个心腹谋士道,“柳羲这是何意?偷袭谌州,丝毫不顾两家结盟情谊?中诏聂氏使者还在沧州,对着沧州虎视眈眈。这个节骨眼儿,若是黄柳两家相斗,平白便宜了外敌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看着叛逆了些,但她的表现还算良好,不像是个为了利益不顾大局的莽夫。

    这会儿,冷不丁地偷袭谌州——要说她不是故意的,谁信??!

    鬼都不信这鬼话!

    程靖冷笑道,“她还能有什么用意?她不满先前吃的亏,想方设法找回场子?!?br />
    若是按照正常情况,沧州和谌州都有姜芃姬一半,但因为孟湛的算计,整个谌州和沧州两郡都成了黄嵩的囊中物。整个过程不费吹灰之力,姜芃姬要是能忍下这口气就怪了。

    那位谋士也想到这一层,面色阴沉了些,口气也带着几分冷意,“虽是如此,但这一切布局皆是孟湛之故,主公不过顺水推舟——她不顾她与主公的交情,背后偷袭,令人不齿?!?br />
    程靖听后,唇角勾起讥诮的弧度。道德仁义是无法约束利益算计的,要真计较起来,黄嵩这边才是先毁约的——孟湛做下这个局,黄嵩的确是顺水推舟,但也损害了盟友的利益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受了气,自然要想办法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这是不顾大局了?”某人轻声道了一句,“聂氏使团可还在呢?!?br />
    聂洵轻声道,“这下……不是柳州牧顾不顾大局而是主公顾不顾大局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顾全大局,所以她没有第一时间和黄嵩翻脸,甚至连一句质问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会儿皮球踢到黄嵩这里,他即将面临一个难题——

    他到底是顾全大局,忍下这事儿呢?

    还是跑去质问,讨回谌州?

    天下乱世,谁打下的地盘就是谁的。

    黄嵩跑去“讨要”,多半会无功而返,反而给人看了笑话。

    这还是其次,两家针对这个问题谈不拢,本就脆弱的联盟便会顷刻瓦解。

    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黄嵩和姜芃姬相斗,最后只会便宜聂氏。

    为了大局着想,黄嵩必须吃下这个亏,派人和姜芃姬和谈一翻,拿出让双方都满意的方案。

    不管最重方案怎么样,黄嵩大出血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帐内众人全部想到这一层,面色阴沉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时间,周遭寂静无声,唯有烛火燃烧发出噼啪声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黄嵩怔怔地坐回原位,语气颓然地道,“此事交由怀玠和友默去办吧?!?br />
    刚刚拿到手的谌州还没有捂热乎,现在就要易主了,说不心疼是假的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他们都想阻止,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出破局之策。

    程靖和风珏只能领命。

    聂洵道,“按照信笺所述,杨思带兵入谌州之后并未大开杀戒,擒拿原安校尉也只是关押——依洵之见,柳州牧此时也不想毁弃和主公的盟约。此事多半还有转圜的余地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的确没有把黄嵩的兵将杀光,除了交锋时的损伤,其他俘虏都被监禁看管起来。

    黄嵩拧了眉头,问聂洵,“诚允可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聂洵斟酌一下,说道,“依洵之见,柳州牧未必是想要谌州?!?br />
    不是要谌州?

    不要谌州,带兵偷袭谌州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?”黄嵩追问道。

    聂洵拱手作揖,迟疑地说出口,“谌州地处偏南,但柳州牧治地尽在北方?!?br />
    黄嵩拧着眉头,起身取来一副坤舆图,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治地全部集中在北方,北疆、崇州、丸州、浒郡以及沧州境内的千岩郡。

    若是拿了谌州,谌州和姜芃姬的治地关联少,中间还隔着黄嵩手中的沧州二郡。

    见此,黄嵩蓦地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聂洵道,“柳州牧怕是想用谌州交换主公手中的沧州二郡?!?br />
    这个道理,不仅聂洵明白,程靖和风珏两个人也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有所求,所以谈判才留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不行——沧州二郡——”

    黄嵩想也不想地拒绝,面上肉疼的神色更浓了。

    沧州最肥的两块肉就是黄嵩手中的两个郡,马匹资源都集中这里。

    若是用沧州二郡换取谌州,这意味着姜芃姬手中拥有整个沧州。

    北疆和沧州都是兵家必争的战争资源,大马场都在这两个地方啊。

    没有战马,战斗力便低了一筹,拿什么争夺天下、逐鹿问鼎?

    黄嵩心疼,其他谋士怎么不心疼?

    沧州二郡好不容易吃到嘴,现在却强迫他们吐出来,搁谁谁不难受?

    帐下谋士面面相觑,他们用眼神投票,选出风珏作为代表安抚黄嵩。

    风珏出列道,“主公,此时宜早不宜迟,需尽早做决断啊?!?br />
    黄嵩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主公,须知——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——用沧州二郡换取谌州,未必不可行?!?br />
    黄嵩冷静几分,他一向愿意听风珏的话。

    “怀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失了沧州二郡固然可惜,但柳州牧拿了沧州,未必是幸事。彧门关外有北渊虎视眈眈,湛江关防着野心勃勃的中诏聂氏,主公稳坐昊州谌州,还有许裴盘踞浒郡沪郡——”

    黄嵩低头看了一眼坤舆图,面色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按照风珏所述,姜芃姬这可是四面受敌。

    “谋一世而不谋一时,忍一隅之失而求一城之计,主公无需计较一时得失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