典寅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被杨思使唤多年,早就深刻明白一个事实——

    别看这些谋士学百家精粹,张口就用“诚者物之始终,不诚无物,是故君子诚之为贵”这类话教导旁人诚实守信,搁到他们自己身上,一个比一个戏精,翻脸比翻书还要快。

    诚信是什么?

    盟约是谁什么?

    那玩意儿有用的时候,坚若磐石,一旦没有利用价值了,拿来擦屁股都嫌太粗糙。

    典寅想起杨思和韩彧,这两个人都把对方引为知己啊,怎么一扭头就要互相扎心了?

    果然,文人组的友谊,他这个武夫无法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主公的处境不就危险了?”

    典寅心焦,面上也流露出真切的担忧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与黄嵩面和心不合,许裴再趁机捣蛋,主公岂不是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?

    杨思蹙眉喝下剩下的药汁,唯有甜滋滋的蜜饯才能抚慰他受伤的味蕾。

    “主公处境危险?”他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,杨思认识姜芃姬这么多年,只看到她给别人苦头吃,还没见谁能让她吃瘪——孟湛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但他的下场如何,有目共睹——杨思可不认为他家主公会栽在这里,“典副校尉可错了,我们这位主公,吃什么都不吃亏?!?br />
    对此,杨思可谓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孟湛临终之前布下死局,摆明了要扶持黄嵩和姜芃姬打擂台,借此虚耗她的实力,让她吃下这个闷亏。谁知姜芃姬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调遣杨思带兵入谌州,走了一步险棋!

    要是杨思能力不足或者怀揣其他心思,她不止要损失谌州、沧州,说不定连浒郡都要折进去,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豪赌。赌赢了,破局而出;赌输了,身家性命都将难?!?br />
    面临这么大的风险,她却对杨思觊觎厚望,没有多余的怀疑和质疑。

    这般信任和重用,饶是杨思也忍不住咋舌。

    君以国士待我,我当以国士报之。

    纵然艰难,杨思最后还是不辱使命,争分夺秒地控制了谌州全境,没有辜负这份信任。

    只是杨思再神也不能彻底杜绝消息传播,顶多拖延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虽短,但也够了。

    第三日深夜——

    黄嵩正与几位心腹谋士商谈,外头隐隐传来嘈杂和喧闹,没多一会儿又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他拧眉问道,“外头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他和心腹商谈的内容都是机密,若是不慎被旁人听去了,不知会造成多大损失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一个蓬头垢面、浑身褴褛的乞丐被押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人外貌极其邋遢,面上还黏着污秽和干涸的黑血,唯独一双眸子还有些神采。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末将从此人身上搜出一封密信?!被の阑漆缘母苯锨暗?,双手捧着一封不足手掌宽度的微型书简,“他自称谌州守将原安帐下副使,末将见他鬼祟,派人将其擒拿?!?br />
    拿下可疑人之后,这家伙还嚷嚷他是原安帐下副使,还说有要事要当面和黄嵩说。

    “原安?此人是原安校尉帐下的?”

    黄嵩心中一个咯噔,连忙夺过那封微型书简,手指拨开系绳,手心因为紧张和担心而冒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收到谌州的来信,信使还是个形容狼狈、跛脚残疾的副使,这让他大感不安。

    当黄嵩命人取来灯盏,借着烛光看清竹简上的蝇头小字,那个跛脚副使红眼哭求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主公——”跛脚副使原本挺壮硕的,但为了躲避杨思的搜查,他只能伪装身份,每日餐风饮露,整个人都消瘦得不成样,褴褛衣衫挂在身上空荡荡的,他哭着道,“原安校尉令末将拼死送回这封密信,以免主公着柳羲的道——柳羲派兵偷袭谌州,囚禁原安校尉!”

    程靖等人听到动静,连忙上前详细询问。

    风珏的面色十分难看,好似涂了一层黑漆,“到底是谁带兵偷袭谌州?原先驻守谌州的守将现下情况如何?你速速将自己知道的实情说出来,一五一十,不能有一丝缺漏隐瞒!”

    这一瞬,无数念头在风珏脑中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主力还在千岩郡边境,本人只带五千精锐驻扎孟郡城外,怎么有余力偷袭谌州?

    除此之外,谌州与沧州毗邻,两者只隔了一条松河,谌州若有大难,消息怎么现在才传来?

    未等跛脚副使开口,一旁已经看完密信的黄嵩面色铁青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怀玠看这个便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他将那封写满百余个小字的密信交给风珏,风珏看过之后传给程靖等人阅览。

    黄嵩苦笑道,“竟被兰亭反将一军——”

    按照明面上的势力,姜芃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拿下谌州,还是在黄嵩等人的地盘上谋划,这的确做不到。万万没想到,人家在浒郡还留了一张底牌,避开了黄嵩等人的耳目。

    风珏眉头紧皱,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。

    “万万没想到,此人竟是杨靖容!”

    随着北疆之战的胜利,姜芃姬帐下人才的名声也被天下人知道。

    最出彩的谋士无异于是孙文,此人来历不明,此前也是默默无闻,北疆之战过后,各个势力都知道这么一号人。武将方面并无悬念,符望是当之无愧的头筹,谁也不能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杨思和典寅就是“小透明”了。

    杨思出身低微,曾经效力昌寿王,还未树立多大功绩,人家直接跳槽走了。

    典寅是土匪出身,虽有蛮力、战力不俗,但不通文墨病发,不可能独领一军。

    这俩被姜芃姬“发配”到浒郡多年,本就低微的存在感,这会更加小了。

    除了许裴势力对这两人有点了解,外人根本无视他们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

    “杨靖容?是他,杨思!”

    黄嵩从脑海中找出相关的记忆,面色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杨思和黄嵩,二人的关系只能用“孽缘”形容。

    想当年,东庆皇室刚刚迁都谌州,杨思还在昌寿王帐下效力。

    黄嵩在风珏的辅佐下屡立战功,带兵给昌寿王添了不少堵。

    杨思向昌寿王献策,使出离间计,害得黄嵩被皇帝怀疑,将他从前线调到昊州当了县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