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许是近日太劳累,兼之水土不服的缘故——待这阵子过去了,自然而然便会好的?!?br />
    聂良揉了揉发酸冰凉的鼻尖,忍住想要打喷嚏的冲动,眼眶都爬上了血丝。

    卫応迟疑问道,“郎中配的药,你真喝了?”

    聂良手一顿,一想到黑漆漆的药汁,他便忍不住口中发苦,胃酸翻涌。

    尽管他很快就收敛情绪,但依旧没逃过卫応的观察。

    想到挚友的脾性,卫応压低的眉头忍不住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聂良是三十而立的成人,不是刚满三岁,怕苦不说,竟然还做出偷偷倒掉药汁的蠢事儿。

    “応这便下去,嘱人再煎一碗,光善喝了再歇?!?br />
    卫応多少有些老妈子属性,特别是卫応这个病号因为怕苦而倒掉药汁,导致病情延长——

    再小的病,一旦拖的时间长了,照样会变成大病。

    聂良无奈笑道,“这药还是不喝了,喝了那么久都不见效,平白受罪?!?br />
    卫応脚步一顿,神色严肃道,“既然如此,応唤郎中过来再给你看看,不行再换张药方?”

    要么喝药,要么让郎中过来开一张味道更加一言难尽的药方,聂良果断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卫慈踏着月色回到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漆黑,他从袖中取出一支火折子,摸黑点燃灯盏上的油灯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借着橘红的烛火,卫慈影影绰绰看到床榻上有诡异凸起的黑影,好似俯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烛火发出噼啪声,卫慈冲着床榻处喊了一声,那个背对着他的黑影终于肯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唔?子孝这会儿才回来?”姜芃姬怀中搂着什么,嘟囔着起身,“你再不回来,你这玩意儿便要被人抓去下锅了。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要不是下人将它抱回来,指不定已经没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一听声音便知道是谁,心下一松,继续点燃其他烛火,黑暗的室内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起身幅度大,好不容易睡下的黑白肉团不满地嘤了一声,睁开水润润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嗅到熟悉的气味,它冲着卫慈的方向伸出两只肉爪,一副求抱抱求亲亲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啧,这玩意儿是成精了?连我的人都敢抢了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无情地戳了一下黑白肉团的额头,将它戳得倒滚一圈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还和畜生吃味?”

    卫慈好笑,抬手一捞,抱起那团小家伙。

    虽说是他养着,但平日都是由仆从或者后勤兵照料,每天吃的东西比主公还丰盛。

    简直军中一宝!

    “偶尔吃点,那也是情趣。你在中诏的家人过得如何?”

    姜芃姬打了个哈气,双颊因为熟睡而涌起明显的红晕,让她多了几分女子娇憨之气。

    卫慈心中一暖,浅笑道,“多谢主公关怀,听闻大兄为聂氏效力,想来他们过得不错?!?br />
    聂良是聂氏嫡系,如今备受聂氏重用,卫応身为他的左右手,地位自然也不低。

    靠着这份关系,投奔汴州卫氏的亲族便不会过得太差。

    “主公在此等了这么久,莫非只是为了问这个?”

    因为前世的前车之鉴,卫慈不想和卫氏牵连太深,只需维持泛泛交情即可。

    面对姜芃姬,他也不想多提卫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摇头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只是一桩事情,我还有一个惊喜!这会儿无人分享,思来想去还是来找子孝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心下思量,仔细回想最近一阵子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能让主公这般开怀的,唯有一件——

    “靖容那边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点头,“子孝心思玲珑,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你的掌控。靖容带兵入驻谌州,他还奸诈地算计了许裴势力,借以迷惑伯高在谌州的耳目。如今大功告成,可不上赶着邀功?”

    她这些日子一再忍耐,装作没事人一样作壁上观,为的不就是这个好消息?

    幸好啊,杨思没有辜负她的厚望,圆满完成这条瞒天过海、暗度陈仓之计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——

    呵呵,杨思可不能怪她了。

    正想办法渡松河的杨思打了个喷嚏,冰冷冷的鼻涕水挂了下来,他连忙取出帕子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,谁念叨呢?”

    杨思拧了一下鼻子,顿时感觉空气清新起来。

    黑壮的典寅小心翼翼端来一碗黑漆漆的药汁,“军师,末将进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藏好帕子,吸了吸鼻子,压下眼角涌动的水汽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受寒感冒,别提多糟糕。

    身体难受,心情也明媚不起来。

    典寅踏入帐内,壮硕的身躯将帐篷衬得有些逼仄拥挤,他小心翼翼将药汁端到杨思桌前。

    邀功似地道,“军师,末将还给您找来了蜜饯,每一颗都滚了厚厚的蜂蜜糖衣,绝对甜?!?br />
    杨思小心喝了一口,难喝的药汁在口腔蔓延,整张脸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蜜饯蜜饯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胡乱抓了一把,丢两颗到嘴里,半晌才将苦味压下,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。

    “密探那头,可有消息传回?”

    喝下半碗药,昏沉的脑子舒服了,杨思的暴脾气也温和不少。

    典寅道,“前方密探传回消息,中诏聂氏使者入关,怕是不安好心?!?br />
    杨思嚼着蜜饯,含糊着道,“主公脾性刚烈,聂氏再不安好心,怕是很难从她手中讨得便宜。人手清点好了没?明日渡松河,我们必须要赶在聂氏发难之前抵达沧州孟郡——”

    典寅面上迟疑,问道,“军师,若只带两千精锐入沧州,一旦黄嵩向我们发难——”

    “主公尚且敢带五千精锐入沧州,但我们不比主公,带个两千已经够多了。若不是要给聂氏使团施压,这两千人也不该带的?!毖钏夹α讼?,“再给黄嵩三个胆,他也不敢这会儿杀熟?!?br />
    黄嵩和主公的关系,无异于唇亡齿寒。

    二者只能结盟,不能撕破脸,黄嵩这会儿要敢耍手段暗杀主公,聂氏肯定会趁机扑杀。

    届时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黄嵩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,他图个啥呢?

    “再者——若是抽调兵力太多——”

    杨思眸光冷冽,冲着浙郡的方向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“怕只怕,有人趁虚而入?!?br />
    谌州兵力空虚,若是没了足够兵力坐镇,谁知道心黑的韩彧不会趁机捅一刀?

    典寅被唬到了,“这、这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为了帮助主公安定后方,杨思和典寅作为代表和浙郡许裴结盟,双方势力接触频繁。

    因为学渣对学霸的向往情节,典寅对韩彧蛮尊敬的。

    杨思嗤笑道,“为何不至于?联盟也不是长远之计,一纸协议罢了,随时能撕?!?br />
    这话不仅适用于姜芃姬和黄嵩,同样适用于她和许裴的结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