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慈被姜芃姬抓了个正着,听着对方阴阳怪气的话,心中涌起些许的好笑。

    他道,“主公,慈好似看到大兄了?!?br />
    大兄?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反问,“子孝不是独子么?”

    卫慈苦笑道,“自然不是,慈有两位长兄,大兄比慈年长五岁,对慈而言,亦兄亦父?!?br />
    因为生辰八字的缘故,卫慈遭到卫氏宗族的嫌弃,若非渊镜先生阻拦,卫慈坟头的野草都不知换了几波。虽说活下来,但他小小年纪就被宗族“放弃”,日子很不好过,落下了体寒的毛病。虽说如此,但也有人待卫慈不错,例如他的长兄卫応,卫慈的启蒙还是对方帮着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奇道,“他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不止姜芃姬好奇,直播间观众也很好奇呀。

    看慈美人的外貌和气质,便知道老卫家的基因有多好,卫慈的哥哥定然也不差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能堂而皇之地找,但观众们没这个顾虑,恨不得把帐内每一个人揪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【我是二二小笼包】:找到了——看看这个是不是?除了聂氏使团,其他人都认识呢!

    【烟火纪元】:不是吧?宴席开始的时候,黄嵩不是介绍过他的名字,叫什么聂良?

    【柒月薄荷】:#托腮,聂良这个名字真好,我也很萌聂良CP呢。

    【风波无痕】:你们还漏了一个人,聂良身边那个男人像不像?我赌一根辣条,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观众们仔细找寻,姜芃姬也找到“可疑目标”,转而问卫慈。

    “聂良身边那个?”

    卫慈点头道,“那便是家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面无表情地道,“啧——不是修罗场,胜似修罗场?!?br />
    卫慈不解,但见姜芃姬的表情,他也没有多问,肯定不是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不懂,但观众们懂啊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聂洵和孟恒是兄弟,风珏和风瑾是兄弟,卫慈和卫応是兄弟,聂洵还认识聂良,不是兄弟胜似兄弟——几个人出自三个阵营,兄弟之间互相扎心,可不就是修罗???

    【陌上云袖】:#抠鼻,所以说——乱世争霸就是变相的亲戚打架?

    卫慈的目光过于明显,那边的卫応也发现他的存在,眼底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“子顺,可是碰见熟人了?”

    聂良手持酒樽,双目看着席下起舞的舞姬,身子则微微一侧,偏向卫応。

    “似乎是幼弟——”

    卫応不是很确定,帐内视线昏暗,卫慈离他又挺远,看得不仔细。

    “便是你整日挂在嘴边的幼弟卫慈?他怎么会在这儿?”聂良蹙眉,若是卫慈在场,不是黄嵩阵营就是柳羲阵营,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“听你说过,他一个人留在琅琊求学来着?”

    “算算年岁,子孝今年也二十七出头了?!蔽缽昝嫔瞎易诺锰宓那承?,“他一贯有自己的主见,性格执拗得很。不管是黄嵩还是柳羲,各有长短,子孝择其中一人出仕,倒也不无可能?!?br />
    琅琊卫氏衰败落魄,不得已举族搬离琅琊郡,投靠位于中诏汴州的卫氏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个祖宗,哪怕寄人篱下,总好过门庭衰落。

    唯独卫慈不答应,执意留下。

    不得已,卫氏只能给卫慈留下些许薄财,任由他自生自灭,这些年也没收到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谈着,聂良暗中巡视帐内众人,似乎要抓出卫応幼弟是哪个。

    卫慈容貌出众,丢进人群都是最显眼的,找他自然很好找。

    “瞧这样子,你家宝贝幼弟择定柳羲出仕啊?!蹦袅夹α诵?,“他眉眼与子顺有几分相似?!?br />
    卫応不意外这个结果,倒是对风头强劲的姜芃姬产生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名声在东庆很大,出了东庆地界,旁人对她的传闻总要打个问号。

    一介女子,怎么可能这么彪悍??!

    怀疑必然伴随轻视,聂良和卫応虽没轻视,但也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传闻不可尽信,更别说是口口相传、严重失真的流言蜚语了。

    主帐找卫慈简单,找姜芃姬就更容易了。

    满帐篷绿叶中唯一一朵红花。

    宴席气氛正好,酒过三巡,聂良再一次提及沧州的归属问题。

    黄嵩笑着打哈哈,姜芃姬却道,“活人的话尚且没什么分量,更别说是个死人的话。孟湛头七都过了好一阵子了,腿脚快一些,说不定已经喝了孟婆汤,过了奈何桥,死无对证??!”

    聂良的表情霎得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一旁的卫慈帮着补充。

    相较于姜芃姬怼天怼地的口吻,他说话则客气了很多,但也呛人。

    “孟湛乃是弑君罪臣,更是东庆的千古罪人,孟氏又有何颜面以沧州之主自称?这是其一?;适倚湃蚊鲜?,这才令孟氏长居沧州,归根究底,孟氏仍是皇室的臣子并非君主。这是其二。孟湛并无资格决定沧州的归属。使者手中的信函,纵然是真的,沧州百姓也是不认的?!?br />
    哪怕皇室已经被孟湛霍霍死了,这会让也被卫慈拉出来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聂良看似面无表情,实则暗中给卫応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卫応的幼弟啊,果然也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兄弟还未相认就给哥哥捅了一刀,这般兄弟情真是让人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柳州牧和黄州牧是想一推六二五,浑然不认账是吧?”

    姜芃姬拿着酒樽轻轻摇晃,依靠着凭几道,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欠债的人是孟湛又不是我和伯高。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,聂氏想要要债,那也得找准债主啊。若是手脚快一些,可以找个高人招招魂——如今乱世呢,黄泉路堵塞,兴许孟湛还未来得及投胎,这也说不准的?!?br />
    聂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闻柳羲是士族出身,未曾想见了真人,却是流氓作态!

    这么死缠烂打,闻所未闻!

    一旁的卫慈察觉到兄长卫応投过来的目光,他不想深究那目光的深意,干脆阖眼装死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——柳州牧与黄州牧是不想让出沧州?”

    姜芃姬浅笑道,“吾乃东庆人士,岂有卖国之理?”

    别说一个沧州了,她连一间小茅屋都不让!

    跟她说领土问题,那可真是找错人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目光灼灼,丝毫不怯。

    身为沧州临时主人的黄嵩反而成了陪衬,待在一旁为姜芃姬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虽说做派流氓,但是怼得真爽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