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修罗场没有上演,但聂氏使者真的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孟湛写信给中诏汴州聂氏,一番好话说得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一面针砭时弊,分析天下大势,言明聂氏目前的短缺,一面坦白孟氏如今碰见的困境。

    好说歹说,这才提出交易内容——只要聂氏给予孟氏庇护和其他利益,孟氏便让出沧州。

    一旦拥有沧州,意味着拥有生产马匹的大后方!

    这场利益交换,与其说是两家之间的平等交易,不如说是孟氏以沧州为筹码换取聂氏的庇护。聂氏身处中诏,但也关心各国的局势,沧州孟氏近些年江河日下,势力的确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如果孟氏只是普通士族,随便找个诸侯依附或者安分守己,基本不会被波及。

    偏偏孟氏掌控沧州,沧州马场可是人人觊觎的大蛋糕。

    哪怕孟氏安分守己,朝阳会有人主动找他们麻烦,将他们拉入天下争斗的漩涡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聂氏没有怀疑孟湛的信,当即派遣族中精英子弟作为使者,暗中出使湛江关。

    岂知,当他们亮出孟湛给予的信物,湛江关守将各种推诿糊弄。

    聂氏使者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,偷偷派人打听关内的情形——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孟湛似丧家犬向孟氏求助,如今却改口反悔,真当中诏孟氏泥巴捏的不成?”

    中诏皇室已经不复存在,目前呈现多个诸侯并立的局面,其中又以聂氏最强。

    聂氏的优势和劣势都很明显,若是能拿到沧州,对他们而言有着重大战略意义。

    沧州马场广阔,盛产战马,战马质量还能与北疆比肩,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湛江关乃是东庆的天险门户,地势险峻非常,真正的易守难攻。若是聂氏能拿到沧州,这意味着湛江关作废,聂氏可以用沧州作为脚踏板,发展奇兵,攻克东庆腹地,这是其二。

    如今呢?

    一切美梦成了过眼云烟,聂氏愣生生被孟湛摆了一道!

    聂氏使者暴怒,他的表弟蹙了眉头,迟疑地道,“未必是孟湛送出沧州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们只打听到沧州三郡被黄柳两家瓜分,除此之外没打听到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说不定是黄柳两家联手攻破沧州呢?

    聂氏使者嘴角一抽,用怜爱智障的眼神瞧了一眼表弟,同行的文士解释道,“若非孟湛主动投降或者送出沧州,战事肯定会波及湛江关,少不得要抽调兵力??晌颐窃谡拷刂土羰?,这儿的兵卒无病无伤,关口附近也无打仗痕迹,可见黄嵩没废一兵一卒便拿到了湛江关?!?br />
    “哦——竟是这样啊——”对方点点头,转而又道,“这么一来,我们岂不是被孟湛耍了?”

    才反应过来呢?

    聂氏使者团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能轻易罢休,若是传出去,中诏聂氏威严无存?!?br />
    丢脸还是一回事,关键是错失这次机会,聂氏想要染指东庆的国土,难度会加大。

    趁着沧州势力不稳,聂氏可以趁机向边境湛江关施压,离间黄柳结盟,从而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“先给汴州书信一封,看看主公作何决断?!?br />
    聂氏使团的书信传回国内,聂氏众人的想法和他们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哪怕分不到整个沧州,他们也要拿到孟郡!

    不然的话?

    哼——

    软的不行来硬的,黄嵩和柳羲势力不稳,他们还能守住湛江关不成?

    得到指令,聂氏使团底气十足,硬气地向湛江关守将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人家都拿出强硬的外交措辞了,黄嵩这边也不能继续装聋作哑,只能派人将使团迎入沧州。

    聂氏使团主事人是聂氏嫡系子弟,姓聂,名良,字光善。

    此人已过而立之年,清仪无双,雅态盈容,身穿玄色儒衫,外罩薄衣,标准的士族作态。

    聂良身右侧立着一名气质温煦和暖的青衣男子,形象清癯,风姿隽爽,也是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若是让直播间的颜狗给他们打分,不说九十分往上,至少也是八十五分打底!

    长得好看也就罢了,那通身气质却是普通人学不来的,丢进人海也能一眼认出来。

    黄嵩属于隐形颜控,明知二人代表中诏聂氏,但看到二人容貌,初始好感度也不低。

    聂良没有与黄嵩寒暄多久,直接表明来意,拿出孟湛的书信,变相提醒黄嵩一件事——

    孟湛已经把沧州许诺给中诏聂氏了,那么这块地盘就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黄嵩要取没问题,但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骨头,看看他能不能守住沧州这块肥肉!

    与其两家打起来,不如识相一些,派兵撤离沧州!

    不然的话,刀戈相见!

    聂良说得还算委婉,但黄嵩却摆出一副自己听不懂的模样,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“使者从中诏远道而来,舟车劳顿,想必也是累了。不妨让嵩一尽地主之谊,使者先在下榻处休息——至于使者所提的事情,嵩还不其中内情,待嵩查明之后,再给使者一个交代?!?br />
    万金油一般的推脱言辞,聂良眯了眯眼,似笑非笑地应下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黄嵩还有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顺道,他们也能趁这段时间好好了解沧州境内的局势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黄嵩起身相送,刚出主帐,聂良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阿洵?”他诧异了一声,扭头问黄嵩,“那可是诚允?”

    黄嵩也惊了,“使者认识诚允?”

    那边,聂洵也发现了不该出现在沧州的人。

    聂良道,“良与诚允乃是族学同窗,自然是认识的?!?br />
    他说完,聂洵已经上前与他相认。

    黄嵩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聂洵是中诏聂氏的养子,自然有可能和聂氏使者相识。

    聂良对着聂洵道,“听闻族叔说你来东庆寻亲,多年未归,如今可找到亲属了?”

    聂洵苦笑道,“此事一言难尽,非洵有意隐瞒,实在是不好开口?!?br />
    聂良知道他有苦衷,倒没有深究,私底下再问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黄嵩设宴宴请聂氏使团,还给姜芃姬下了请帖。

    姜芃姬欣然接下。

    免费大餐,不吃白不吃啊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她发现宴席开始后,卫慈的视线总控制不住往聂氏使团瞟——

    “那边有倾城美人还是绝世佳人,勾得子孝坐立不安?”

    姜芃姬好奇了,哪个小表砸勾得子孝神思不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