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洵与孟恒的事情顺利解决,但是不是真的揭过去了,唯有当事人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黄嵩多少还是有了芥蒂。

    谁让聂洵欺瞒在先?

    尽管黄嵩表现得不明显,但聂洵可是个人精,心中多少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看着隔三差五登门的孟恒,聂洵更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他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!

    “你也不怕柳羲生疑?”

    聂洵终于忍不住,试探一句。

    “若是恒与你疏离,主公才会生疑呢。你我关系清白,何须遮遮掩掩,反而落人口舌?!?br />
    孟恒苦笑一声,好似深有苦衷。

    按照常人的逻辑,好不容易相认的亲兄弟自然要多亲善亲善,哪里会老死不相往来呢?

    没有相认之前,二者关系便不错,如今再加上一层血缘关系,没道理反而疏离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回答,聂洵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孟恒就是主动凑上来的牛皮糖,以前没有甩开,如今甩开也会粘一手糖。

    现下最让人头疼的不是个人私情,而是湛江关和彧门关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孟府被查抄之后,孟湛和中诏聂氏、北渊易氏的信函也曝光了,不仅孟氏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,边境的严峻形势也摆到姜芃姬和黄嵩桌案上——若是二人撕比,必然会让别人捡便宜。最好的办法就是两家继续结盟,守望互助,这才能让中诏聂氏和北渊易氏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当风珏带着黄嵩的意思拜访姜芃姬,她没炸,直播间观众先炸了。

    【随戈】:追直播间这么多年,头一回这么憋屈——主播才是受委屈的人,不给人舔舐伤口的私人空间也就罢了,黄嵩还恬不知耻凑上来要和主播结盟抗敌——这脸蛋比天还广阔!

    【燊枷】:最近的直播有些憋屈,虽说从孟湛身上找回一部分场子,但还是好不爽啊。

    【飞飞飞】:主播这个大招的蓄力时间有些长啊——

    【菌汤火锅】:淡定啦,这种事情历史上还少么?想想咱们的曹老板,因为贪花好色、玩了张绣的族叔遗孀邹夫人,导致投降的张绣直接反水,长子曹昂、侄子曹安民和大将典韦都死了。结果呢?曹老板还不是把献策的毒士贾诩当宝贝眼珠子啊,人家贾诩还是曹老板众多谋士中唯一一个寿终正寝的。主播目前遭受的委屈还不及曹老板万分之一呢,不算苦逼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#抠鼻,主播也不会去玩降将家中寡居的鳏夫啊——

    观众们谈着谈着,话题便歪得不像样。

    姜芃姬淡定自若,丝毫不受影响。风珏从大局着眼,希望两家能摒弃前嫌,共同捍卫东庆国土,打着大义的旗帜,她自然不好拆台。即使黄嵩不提,姜芃姬也会提出巩固结盟的建议。

    如今黄嵩主动提出来了,效果更好罢了。

    此次游说,顺利得过分,风珏总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回去将话递给黄嵩,黄嵩也表示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不停踱步,快把地面蹭出个坑。

    “兰亭这人的脾性,说得好听是认真,说得难听一些,那是锱铢必较、睚眦必报——吃了这么大的亏,她越是大方不计较,嵩心中越是不安,总觉得她再憋着后招?!被漆孕闹胁话?,但根据斥候回禀,不管是身处孟郡的五千精锐还是屯兵千岩郡边境的大军,全都安安分分的。

    风珏也是这么想。

    谁让姜芃姬年少时候留给二人的阴影太深,由不得他们不多想。

    “对了,诚允那边——他还和孟恒走得近?”

    风珏道,“二人是君子之交,主公可不能听信原校尉一家之言,坏了帐下文武和谐的局面?!?br />
    不知道原信是什么脾气,整天盯着聂洵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再忠心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猜忌,原信越这么做,只会把聂洵推得越远。

    思及此,风珏对原信也多了几分怨怼。

    堂堂武将,不思杀敌尽忠,整日盯着这点儿小事,这眼界格局未免忒小了些。

    黄嵩含糊应了一声,但有没有听进去,唯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聂洵身世揭穿之前,黄嵩自然是信他的,任凭原信怎么哔哔,他都没有动摇过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聂洵有意欺瞒,黄嵩这边就留下了芥蒂。这份芥蒂很小很小,但却是怀疑的种子,狠狠扎根,原信隔三差五打小报告,成了种子发芽最好的养料,总有一日会长成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看着聂洵往大坑一去不复返,卫慈越发心疼杨思了。

    这二者有啥必然联系?

    前世的杨思就是被主公一点点离间坑害,最后走投无路才被主公招揽的。

    “说起靖容,他那边也快有好消息传来了吧?”

    姜芃姬待在孟郡也有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这里再好,那也是黄嵩的地盘,危险系数不用说。

    她不肯挪窝,自然是为了给杨思和典寅打掩护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信息传递很缓慢,哪怕是八百里加急,那也需要一定时间。

    谌州和沧州隔着湍急的松河,只要提前掐住这条要道,消息便会一推再推。

    等黄嵩接到杨思、典寅带兵驻扎谌州的消息,局势基本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最后吃哑巴亏的人是谁!

    孟湛担负弑君罪名为黄嵩开道,最后摘了果实的人一定是她姜芃姬!

    卫慈醒过神,道,“算算时间,差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抿了一口香茶,笑得像是只狐狸。

    “靖容不会让我失望的?!?br />
    卫慈待在一旁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前后两世,杨思都没能摆脱主公,可见是天定缘分。

    “时间还是太急了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忍不住为杨思说句好话。

    若是杨思没能达到预期目标,希望姜芃姬能宽大处理。

    毕竟,杨思已经够可怜了。

    冷不丁被姜芃姬发配浒郡数年,常年累月和许裴帐下人精韩彧周旋,如今又要带兵千里驰援谌州,不仅要速度快、效率高,还要悄无声息,以免这边的消息提前传到黄嵩耳朵里——

    他这辈子,活得不容易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杨思的消息还没传来,中诏聂氏的使者已经先来了。

    “幸好,北渊易氏使者还在路上,不然两家碰面,那可是修罗场了?!?br />
    孟湛也是作的一手好死,一个沧州许诺两个大佬,扭头还把沧州送给第三人。

    两家要是知道真相,还不炸锅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