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主公——”

    孟恒正要行礼,姜芃姬出声阻拦他。

    “这会儿又没有外人,私底下恒表哥不用敬称?!?br />
    孟恒摇头,严肃地道,“礼不可废,恒虽是主公表亲,但也不能轻易僭越?!?br />
    关系再好也经不起细微之处的怠慢和无礼,孟恒不想今日的亲近成了来日的“无礼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翻了个白眼,叹道,“恒表哥哪里都好,唯独性格太过谨慎了?!?br />
    孟恒不言语,这份谨慎和守礼已经深入骨髓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的。

    若非他足够细致小心,怕也活不到这个年岁。

    姜芃姬随意抓过凭几,大半身子靠在上面,随意问道,“恒表哥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孟恒找自己,绝对不是为了正事,多半和地牢事件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很开心,恒表哥还是选择信任我的?!苯M姬笑道,如果孟恒有点儿不满,他完全可以问聂洵,但他没有反而等到孟湛葬礼结束,“既然恒表哥以赤诚之心待我,我也不能欺瞒?!?br />
    孟恒坐得端正,好似风吹雨打都不折腰的青竹,那股韧性和气节正是姜芃姬欣赏的。

    “聂诚允——他、他是孟家主在外的沧海遗珠?”

    孟恒已经猜到聂洵和他有血缘关系,但却没猜到对方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。

    姜芃姬喟叹一声,“这件事情说来比较长,恒表兄怕不知道孟悢并非庶姨母的孩子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恒惊得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当年庶姨母和孟湛的妾室同时有孕,二人几乎是同时诞下儿子。孟湛为了不委屈妾室的孩子,默认让妾室调换了嫡庶。庶姨母真正的孩子被妾室换走,没两日就被‘夭折’了。仆妇将婴孩草草掩埋,侥幸被路过的仆妇挖出来,辗转贩卖到了中诏——”

    孟恒握成拳的双手不住颤抖,这一瞬,他近乎失语。

    “聂、聂洵——他就是那个孩子?”

    怪不得——

    孟湛、孟悢和妾室好似一家人,但孟恒一直疑惑父亲为何将嫡次子让贵妾抚养——

    症结竟然在这里!

    “我想,庶姨母应该是不想你在孟府的处境更艰难,所以没有将这些旧事告诉你?!苯M姬抿了一口清酒,寡淡的酒在口腔蔓延,略微带着些苦涩,“起初,我还没认出聂洵的身份,只是觉得他的轮廓酷似某人,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这人是谁。之后听说聂洵对你格外亲近照顾,聂洵来东庆也是为了寻亲——至此,我才有把握确认他的身份,他才是真正的孟悢!”

    孟恒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聂洵便是聂洵,孟悢这个名字岂能玷污他?”

    短时间接收太多信息,孟恒淡定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早知聂洵的身份,那么地牢之事——您也是有意促成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勾唇。

    “恒表哥这是寒心了,怀疑我故意将你推入死境?”

    孟恒虚弱地摇头,瞧着有气无力,好似被人抽光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主公武艺高强,当时距离又不远,您一直作壁上观,可见是有把握的。孟家主突然暴起,这一举动并非外人能掌控——恒只是不确定,在您的算计之中,您是想让恒杀了孟家主吗?”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,“让你杀?这跟亲自废了你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孟恒和聂洵不同,要是让孟恒失手误杀孟湛,这人指不定一辈子消沉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是想废了聂洵?”

    “恒表哥这是心软了?”

    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”

    孟恒不否认。

    他对聂洵是真有好感,对方长相和他母亲相似,无形之中又添了几分亲近。

    骤然听闻他是自己的胞弟,孟恒又惊又喜,一时半会儿真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孟恒唇瓣翕动,眼底写满了复杂和挣扎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深厚的兄弟情,但一上来就废掉对方,孟恒也做不出这事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嗤笑,“聂诚允可不是恒表哥,他的心肠远比你现象中冷硬。为人父者却生而不养,孟湛对于他而言——非但不是生父,反而是生死大仇的仇人。他屡次向伯高献计献策,三番五次给我添堵。此次地牢之事,既能了结我和孟湛的仇,还能给聂洵敲敲警钟,一举多得。这事情,我做得问心无愧。要真说对不起谁,那也是对不起恒表哥……他再不好也是你父亲?!?br />
    难道只许聂洵算计她,不许她算计聂洵?

    再者,姜芃姬真正目的是让孟湛死不瞑目,聂洵只是顺带罢了。

    孟恒哪敢应下?

    孟湛的所作所为,已经不仅仅是个人恩怨,他还触及家国大义,足以将整个孟氏拖入万劫不复的禁地。即使孟恒心中还存留一丝丝的父子情,但也不会昏了头,为孟湛说情洗白。

    主公愿意和他坦诚,这已经是难得的信任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逼他,孟恒会想明白的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孟恒道,“主公,那么先前的布置——”

    本想离间黄嵩和聂洵,借由聂洵作为突破口,从内部分裂,令他们君臣不和。

    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——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继续的,不过我也不是冷酷无情之人,若是恒表哥不愿意,我也不逼你?!?br />
    孟恒摇头,他提这件事情自然不是为了中途撂挑子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是由恒来做,最为妥当。主公对恒予以重任,恒自当以国士报之?!?br />
    孟恒又不蠢,诸侯争霸又不是小孩儿过家家,一着不慎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风瑾和风珏兄弟因此分道扬镳,他和聂洵又算得上什么?

    孟恒这边算是解决了,但聂洵的麻烦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那日地牢之后,风珏便将自己的猜测告知了黄嵩。

    黄嵩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——诚允是孟氏出身,还是孟恒的胞弟?如此重要的事情,他为何要瞒着?”

    “多半差不离?!?br />
    如果聂洵不是知情者也罢了,偏偏原信曾告诉黄嵩,聂洵称呼孟恒为“大兄”!

    联系聂洵在地牢中的反应,对方分明早就知道,偏偏瞒着不肯公开。

    到底有何居心?

    “诚允寻得至亲,嵩也为他感到开心,至于这般掖着藏着?”

    越想越不对劲,黄嵩憋着难受。

    风珏道,“主公,此事关系重大,还请主公深查之后再做定论?!?br />
    风珏的劝说,黄嵩自然听得进去,但他心中总不是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