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的直播间也已经炸开了锅,平日里撕比或者嘲讽也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大灾大难之前,人们的同情心总会战胜一切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【神兽羊驼】:主、主播!你也受伤了,快去止血啊——

    【最爱辣条了】:地震,竟然是地震,我刚才感觉到整个屏幕都在剧烈抖动,希望主播能安然无恙,希望那个世界别死人……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抖,打字都在哆嗦……

    然而,这么大规模的地震,不死人怎么可能?

    哪怕是他们这个世界,华国卢川地震发生的时候,死伤极其惨重,更别说救援措施极度落后的古代,这种时代,地震之后可不是结束,后续的救灾救援、医疗救治、尸体处理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有两成的人直接死在地震之中,那些来不及救援,重伤不治的,至少也要占三成!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伤口感染、医药短缺、食物缺乏、尸体处理不当还有可能引发瘟疫……

    姜芃姬已经没有功夫理会这些,她抬手抹了一把脸,然后用院内池塘的水洗了手。

    “先给静娴接生,其他人伤势不重的话,先去将废墟中的生活物件搬出来,接下来还会有几次余震,注意安全……”姜芃姬徒手将残缺的房梁劈断,深深插入地里,然后将床单被褥撑开,围出一片地方,剩下的东西弄成柴火,起锅生火,镇定的模样使得身旁的人多了安定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的?;?,魏静娴并没有受伤,但作为临盆的孕妇,受了惊吓,情况十分?;?。

    原本请来坐镇的郎中被落下的房梁砸中脑袋,当场死亡,产婆只会接生,根本不会治病,刚才又扭了腰。

    “怀瑜,你在这里陪着静娴,她能安心一些?;倡d,你带着下仆去周围搜一搜,看看有没有活人……”姜芃姬一心二用,同时在直播间上打了一串字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有谁是妇产科医生,有接生经验也行,能提供理论辅导也可以!

    姜芃姬作为未来人类,自然没有接生经验,别说她没有,哪怕是她那个时代的医生也没有,因为孩子根本不是女性子宫孕育的!幸好,直播间的人能提供一定帮助,让她不至于睁眼瞎。

    运气不错,十五万观众之中真的有经验丰富的妇产科医生,还有助产士。

    姜芃姬令人生火,勉强整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孩子能顺产么?”

    产婆忍着腰疼,瞧了瞧姜芃姬,这家伙正在摸孕妇的肚子,按照直播间观众的指导辨认胎位,然后再为难地看了看产妇丈夫风瑾,不是……丈夫不忌讳产房血腥也就罢了,为啥还让外男进来?

    风瑾正在安抚魏静娴,察觉到产婆异样的目光,他抿着唇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姜芃姬还是男子。

    “兰亭学过些许歧黄之术,说不定能派得上用场,无事?!?br />
    话音刚落,魏静娴又觉得肚子一阵剧痛,她只能忍着痛,掐紧风瑾的手,令指甲都陷进他的肉里,没一会儿就冒出血丝,耳边传来姜芃姬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宫口才三指,这才第一产程?静娴,先不要用力……怀瑜,给她口里咬一张帕子,免得宫缩太疼咬着舌头……”产婆还未回答,姜芃姬努力辨认了一会儿,犹豫道,“胎位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直播间那位妇产科医生正在进行临时指导,其他观众也急得上火,不过他们都分得清轻重缓急,这个时候除了那个退休的医生和助产士,其他人都不敢发一条弹幕。

    “……胎位应该是枕前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基因战士,姜芃姬对生物体的构造十分了解,哪怕是隔着直播间文字指导,她也能极快上手,胎位预估并无错误,按照那个观众的讲述,枕前胎位多为顺产。

    她不禁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时候胎位不正,那可真是一尸两命了。

    看着姜芃姬十分专业的模样,一旁的产婆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她的活儿都被人家抢了,貌似比她还专业,她在这儿干嘛?

    风瑾道,“看看外头热水烧好了没有,先把静娴身上清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血污看得他魂飞胆裂,幸好不是魏静娴的,否则的话,今晚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寻一寻废物里面的老母鸡或者其他活物,先煲汤备着,等宫口开到十指就能生了,到时候需要力气,现在先养精蓄锐……再切一些老参片……若是生产有个不测,以防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拧干布巾将魏静娴脸上的汗水和污渍擦干净,

    如今虽然是夏日,但对于产妇来说这个温度还是很冷,围起来的这片地方还生了火。

    “让人用热水清洗布匹,裁出几块架在火堆上烘烤干净,到处都是废墟,以前准备的襁褓也都不能用了……”姜芃姬一面注意胎位,一面注意直播间观众的文字指导。

    宫口开到十指之前,上京又发生了几次强烈的余震。

    幸好风瑾一直守着,魏静娴的情绪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……生得不是时候……”风瑾双目通红,布满了血丝,平日里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,如今却狼狈落魄,倏地一丝不苟的发冠也歪了,嘴角清理干净的胡茬也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闻言,厉声呵斥,“风瑾,风怀瑜,你这话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魏静娴正疼得意识模糊,隐隐听到这话,心中生出悲恸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的人愚昧迷信,姜芃姬还真担心风瑾脑子一抽,把不详的标签贴这个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为夫不是怪罪孩子,别担心……”他先是安抚双目含泪的魏静娴,旋即又道,“孩子生来脆弱,需要精心呵护才能健康长大,如今地动不止,还不知明儿是什么光景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非怪责孩子生来不详,只是但心这种情况生下的孩子养不活。

    “一切事情,等生下来再说?!苯M姬冷硬地道,“男子汉本该顶天立地,你难道连自己妻儿都护不???静娴现在要生了,你这嘴巴能不能说些喜庆讨趣的话?真晦气!”

    风瑾默然以对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强烈的剧痛收缩,魏静娴忍不住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小天使萌萌哒】:主播,可以了!

    此时,天边已经升起旭日的一角,金色的朝阳洒在大地之上,驱散了漫漫长夜。

    “静娴,可以用力,按照我的指挥用力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漫长的等待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在新生儿的哭声之中,上京迎来了崭新的一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