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慈治理的确很有一套,原本看似空泛的“屯田之法”,在他安排下一步一步变为现实。

    按照先前开垦的荒田数目,今年秋天老天爷再赏点脸面,不仅能彻底解决丸州的粮荒,还能有富余,支撑姜芃姬的军队打两年的仗,再也不用节衣缩食地省,百姓也不用活生生饿死。

    至于丸州三郡之一的上阳郡,如今也有了新气象。

    徐轲等人也是机智,他们掣肘上阳郡本土士族的同时,还想办法拉拢普通百姓,聚拢民心。

    士族再怎么能耐,一旦没了舆论权、话语权和武装实力,不过是拔了牙的老虎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风瑾等人和上阳郡本土士族你来我往地过招,虽说没有流血受伤,但心累、脑子疼。

    令人欣慰的是,姜芃姬成了名正言顺的丸州牧,外人也无法用“名不正言不顺”攻讦她。

    女子又如何?

    主公终究是主公,谁不服来干一架??!

    至于嘉门关大捷,俘获孟氏帐下第一武将符望和他的精锐,这都算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姜芃姬班师而归,得知这个消息,百姓揣着崇敬、喜悦以及好奇的心情围观大军进城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太过亲民,经常带着张平等人到处逛达,百姓对她那张脸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始终无法相信那么英气俊美的少年会是个少女。

    多少佳人对她芳心暗许,没想到人家是女非男,这可闹了大笑话了。

    进城当日,姜芃姬破天荒地改了装扮。

    她没有用一身裋褐应付,反而穿了一袭改良过的朴**装,梳了个简单的发髻,浓厚乌黑的长发宛若黑色瀑布,长发中分,两边的松松地遮住耳朵,其余的发尽数缕在脑后绾成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,大概是装束的缘故,曾经英气的少年瞧着还真多了几分女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百姓先前还愣着,努力揉眼睛,生怕自己眼花。

    一盯再盯,确认是女子无疑。

    这下子,围观的百姓轰得一声炸开了锅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正当兵卒下颌绷紧,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生怕百姓发生暴乱的关键时候,一条熏了浓香的浅粉色帕子系在一枚香囊上,飞似地投向姜芃姬的怀中,众目睽睽之下被她借住。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地拿着这枚香囊,系口上的帕子打出了漂亮精致的蝴蝶结。

    她不用打开也知道香囊里面装的是香料而不是袭击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香囊主人投掷香囊是为了表达爱慕之情,而非观众们担心的袭击。

    她好笑地抬头,循着香囊飞来的方向看去,正对上一双熟悉的眸子。

    上官婉含羞似得看了她一眼,众目睽睽下捂着脸远离了二楼的窗户。

    姜芃姬哑然失笑,暗暗嘀咕,“这妮子——”

    距离姜芃姬两三丈的李赟表示好受伤,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他出征之前对上官婉表明了心迹,为何出征回来收到香囊表白的却是主公?

    #宝宝委屈,宝宝心里苦,但是宝宝有苦说不出#

    李赟心塞不已,俊俏的脸庞耷拉下来,活像是斗败的公鸡。

    上官婉的举动像是一个号令,各色香囊、帕子、鲜花从人群蜂拥而来,欢呼声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鲜花夹道,民心所向。

    姜芃姬让人将香囊、帕子之类的物件仔细收起来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卫慈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多谢婉娘子相助?!?br />
    纵然有了诸多准备,但卫慈仍旧担心百姓无法接受主公的性别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天,他暗中找了上官婉当枪手。

    说是枪手也不对,卫慈纵然不找上官婉,上官婉也打算投掷香囊的,不过没打算这么高调。

    “卫先生怎么如此肯定,一旦有人开了头,百姓便会雀跃配合?”

    上官婉趁着人群欢呼的时候,悄悄离开,正好碰上预备迎接姜芃姬的卫慈。

    “百姓对主公感官不差,但百姓大多盲从,若无人当这‘出头鸟’,其他人只会沉默以对?!蔽来缺砬槔渚驳氐?,“婉娘子开了先例,那些早就有所准备但又不敢的百姓也会受到鼓舞?!?br />
    他生怕人群之中混入一两个杂碎,早早让守城百姓严加防范。

    所幸结果不错,百姓都是知恩图报的,卫慈担心的那些场景都没发生,提起的心这才放下。

    上官婉笑着叹道,“卫先生为了兰亭,所谋甚多?!?br />
    闻言,卫慈的耳垂染上可疑的红晕,只是上官婉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哪怕她发现了,她也只会以为是天气太热。

    “君忧臣劳,君辱臣死。为臣者,自当尽心竭力,为其肝脑涂地?!?br />
    卫慈淡定地应付,上官婉不由得为他的高风亮节和忠心而感慨。

    夹道马蹄香,卸甲锦衣回。

    在人群欢呼声中,姜芃姬骑着高大威武的小白走过主街,护卫两侧的兵卒纷纷挺直了脊梁。

    不管面貌如何,光是这份蓬勃向上的精气神便显露出了雄师风采,百姓的欢呼越发高亢。

    姜芃姬很受欢迎,但其他打了胜仗的将领也没被冷落,其中又属李赟人气最高。

    只可惜,收到香囊千千万,唯独没有他想要的那个。

    #宝宝委屈#

    “恭迎主公!”

    能到的人都已经到齐了。

    众人充分压榨各自的精力和体力,腾出了好几日时间,只为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姜芃姬跳下马,将他们逐一扶起,嘴上说道,“辛苦诸位?!?br />
    她在前线打仗的时间不多,真正计较起来也是蛮清闲的,没看丰真这家伙都胖了两圈?

    相较之下,丸州破事一堆,留下来的几个人才是苦逼。

    有她这么一句,众人内心那叫一个舒畅,宛若三伏天灌了一扎冰水,通体清凉。

    安顿好兵卒,姜芃姬终于能回到熟悉的县府,讲真……打仗都没这么累。

    所以说,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她都不喜欢这样累人的场景。

    进了县府,众人默契地分左右坐好,气氛有点儿蜜汁尴尬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不适应啊,主公出门一趟换了性别,想想主公以前的作风,简直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那么丰富的心理活动,她一上来就询问丸州的事物,开门见山、直中要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