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慈和姜芃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黄嵩占了谌州,夺了沧州一郡,孟氏携孟郡归降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姜芃姬此番什么好处都没捞着,所有便宜都让黄嵩占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姜芃姬正好克制高越族,真正打起来,怕是要损失惨重,最后连个千岩郡都捞不着。

    她沉着脸,漆黑的双目闪烁着森冷杀意,周遭气氛凝重,粘稠又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文臣武将感觉压抑,小小的胖达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它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,脑袋蹭着卫慈的手掌,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藏进去。

    口中溢出低低的嘤嘤声,好似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它才能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安全。

    卫慈一面用手掌抚着它脑袋和背上的毛,一面若无其事地抬手,用袖子将它的身子盖住。

    “孟湛这个老匹夫,算计挺周全啊——”姜芃姬手中捏着一块铜制镇纸,众人清晰看到那块镇纸被姜芃姬捏出了深深的指痕,整个镇纸造型扭曲了两分,他们完全能想象姜芃姬此时此刻,内心有多么愤怒,“临死了还摆我一道——若是不还击回去,真当我是泥巴捏的!”

    坐在下方的孟恒垂着头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他收敛眼睑,面上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出声,生怕触动姜芃姬的底线。

    孟湛这次做得太绝,算计更是狠辣,再加上黄嵩补刀,明摆着要将姜芃姬吃下这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卫慈暗暗环顾左右,见大家伙儿一个一个装死,他只能硬着头皮当了出头鸟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此番已是无解之局。依慈之见,倒不如以退为进。天下人皆知,主公带兵牵制孟氏兵力,有了您的辛劳,黄州牧才能坐享其成。若要论功,主公拿一半孟郡也不算过分?!?br />
    总而言之,绝对不能让黄嵩拿下整个孟郡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拿半个?岂不是便宜人了?”

    如果孟氏不搞这么一出,黄嵩凭着兵力攻下沧州两个郡,姜芃姬可以认输,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谁知孟氏在这个关头耍幺蛾子,不仅帮着黄嵩取下谌州,还拱手让了两个郡。

    孟氏这么做,完全是为了膈应姜芃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要是能咽下这口气,她也不叫姜芃姬了!

    卫慈叹息一声,劝慰道,“我军占据地利人和之优势,奈何天时不予人,棋差一招——形势如此,主公莫要气坏了身子——为今之计,当想办法及时止损,还请主公三思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没有被姜芃姬吓到,反而温声劝她冷静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以孟浑为首的武将都对他投以敬畏的目光——

    主公的气势太过吓人,哪怕他们杀人如麻,刚才也吓得汗出如浆,后背的衣料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文臣们的目光则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真正的勇士,敢于直面喷发的火山,敢于正视暴怒的主公。

    卫慈简直就是主公专用灭火器??!

    姜芃姬火气虽大,但理智一直都在,见帐内气氛凝滞,她微微收敛自身的气势。

    众人见她表情稍霁,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主公一直维持暴怒状态,他们没被吓死也要被紧张死了。

    丰真暗暗擦了一把汗,出列作揖道,“真有一计,或许可以止损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抬了抬眼皮,表情淡定无波,好似刚才怒气值爆表的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子实,有什么计策便说吧?!?br />
    丰真稍稍整理腹稿,作揖道,“主公乃朝廷钦定的丸州牧。食君之禄,当为君分忧。孟氏大逆不道,犯上作乱,屠杀皇室,罪行累累,罄竹难书。主公既是忠臣,自然要替君报仇,手刃逆贼。这一点,想必黄州牧也是理解的。不如,遣派浒郡兵马入谌州救驾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气道,“皇室都死光了——”

    丰真眸光灼灼,“天底下的男子,哪个不喜女色?谁又能保证孟氏真的杀光皇室血脉?兴许还有遗留民间的血脉——主公食朝廷俸禄数年,于情于理,也该为皇室保留一丝丝香火?!?br />
    孟氏说杀光皇室的人了,那就真的被杀光了?

    还不许忠臣良将带兵去搜寻遗脉?

    仅凭这个理由,姜芃姬便有资格调兵如谌州。

    黄嵩兵力不少,但也不多,若想完全掌控谌州全境,没点儿时间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趁着对方根基不稳,倒不如玩一出“围魏救赵”,看看黄嵩到底是要谌州还是沧州两郡!

    孟浑忧心忡忡地道,“这会儿调兵,怕是来不及——”

    丰真道,“孟校尉可是忘了靖容和典副校尉?”

    靖容?

    典副校尉?

    孟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杨思和典韦被姜芃姬调遣去了浒郡,二人负责和许裴联盟的事宜,韬光养晦数年。

    浒郡距离谌州并不远,若是从浒郡调兵,完全来得及。

    姜芃姬眸中闪烁着算计的冷光,好似在思考丰真这话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她转头问风瑾等人,“诸君可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风瑾想了想,微微阖眸,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“主公,瑾以为现在还不是与黄州牧摊牌的时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手指点着桌面,冷声道,“你说的是——现在还不是摊牌的好时候?!?br />
    帐内气氛剑拔弩张,连带直播间观众也不敢插科打诨。

    听到风瑾和姜芃姬对话,几个脾气比较冲的观众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【千层榴莲饼】:孟湛算计人,黄嵩身为盟友却和敌人达成了协议——虽说利益面前,屁都不是,但黄嵩这个举动还是让人不爽——主播,你不会真的吃下这个亏吧?

    【夕阳无限好】:主播,你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孬了?

    观众们还是喜欢那个怼天怼地的姜芃姬。

    人家欺负上门了,怎么能忍?

    【星夜镜月】:你们别急,我想主播一定有自己的思量,说不定有什么东西我们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少部分观众看得生气,大部分观众还是很冷静的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看到姜芃姬吃瘪,他们还暗中偷着乐。

    虽说吃了点儿亏,但主播一直顺风顺水、怼天怼地,看着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【水墨凝】: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一看孟湛,绝地反击还让主播吃哑巴亏,这可不简单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不少观众也表示了遗憾。

    能让主播吃亏,这才是真正的勇士!

    这时候,几条蓝色弹幕怯生生地冒出头——

    【桔子柠檬糖】:那啥——我好像看过孟湛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