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子孝,你抱着什么?”

    孟恒等人正忙着,平日最早抵达的卫慈却姗姗来迟,怀中似乎抱着什么。

    卫慈面上露出一丝浅笑,稍稍挪开右手,一个小脑袋怯怯地从宽袖中钻出来,黑亮的眸子到处瞧,两只爪子搭在脑袋两侧,粉嫩嫩的肉爪晶莹剔透。这小东西口中嘤嘤,像极了婴儿无意识哼哼,带着些慵懒的撒娇。配上那团无害无辜又呆萌的模样,任谁看了都硬不起心肠。

    孟恒一瞧便知道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食铁兽的幼崽?子孝也喜欢这小东西?”

    卫慈哪儿是喜欢?

    分明是主公没有说如何安置这东西,它又粘人,他才不得不带着它,免得它无人照料。

    卫慈没来得及解释,孟恒道,“食铁兽幼崽看着无害有趣,但长大之后就不一样了。凶兽野性难驯,子孝将它留在身边,难保它不会伤害你。这会儿养养还行,稍大一些就不行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低头看了一眼小家伙,唇角勾起浅笑。

    小家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自顾自趴着,张嘴咬他袖子,咬了半天又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慈省得,多谢士久提醒?!蔽来鹊?。

    “听闻食铁兽幼崽十分脆弱,不易养活,子孝若是喜欢它,还是寻个有饲养经验的仆人,由他照料比较好?!泵虾闵菩牡靥嵝岩痪?,食铁兽和普通宠物不一样,瞧这幼崽,约莫两三个月大,若是不精心照料,怕是会夭折,“听闻食铁兽十分护崽,子孝从哪儿弄来这么一只?”

    卫慈不好说昨夜的事情,只能含糊道,“偶然捡的?!?br />
    孟恒了然地点头,他道,“食铁兽与寻常野兽不同,幼崽全是由母兽照料的。母兽极其护崽,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孩子。子孝偶然捡到它,兴许是因为它的母亲已经遭遇不测。你养着也好,虽说是只小畜生,但瞧着如此可爱,若是夭折了,那也可惜——”

    殊不知,孟恒这番话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这只黑白肉团被人发现的时候,它母亲的尸体已经僵硬了,幼崽饿了两天。

    因为捡到幼崽的人不方便养它,这才将它丢给姜芃姬,辗转落到卫慈手中。

    卫慈是忙人,忙起来顾不上小家伙,只能给它准备一盆添了上好蜂蜜的牛奶。

    孟恒说了,食铁兽幼崽肠胃不似成年凶兽那么强健,不能投喂寻常食物。

    黑白肉团也乖巧,整个脑袋埋进小盆,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两下,两只肉爪扒着盆沿不撒手。

    舔啊舔,舔得一小盆奶见了底,它还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子孝什么时候喜欢这东西了?”

    黑白肉团打了个奶嗝,正要爬向卫慈,一只可恶的大手将它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丰真捏了捏肉团身上肥嘟嘟的肉,小家伙不满地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卫慈无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偶然捡的?!?br />
    丰真“欺负”黑白肉团,小家伙对卫慈投来一双可怜兮兮的求救眼神,冲着他伸出了肉爪。

    “嘿——还挺有灵性——”

    “万物有灵,它知道谁对它好,谁对它不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见丰真被黑白肉团嫌弃了,唇角勾起的弧度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挺闲啊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正要将黑白肉团接回来,姜芃姬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?!?br />
    卫慈和丰真同时行礼。

    丰真这家伙想把黑白肉团塞到袖子,毁灭办公时间摸鱼的“罪证”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眼尖地发现黑白肉团。

    【凤栖梧桐】:主播——揭发一个偷熊猫的贼人!

    【隐雾者】:丰浪子还不把国宝放下,这么抓着,国宝胖达会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【素衣轻着】:主播把高越族的熊猫都放归深山了,我还以为有生之年无法在直播间看到熊猫呢——没想到主播你是这样的人,竟然趁着我们不注意,偷偷摸摸扣下最小最萌的——

    【小贼无双】:主播,今天直播撸猫。哪怕你什么都不做,光看着胖达,宝宝也满足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问,“子实,谁让你藏我闺女了?”

    丰真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,他什么时候藏少主了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有少主了?

    呆了呆,他半晌才意识到姜芃姬口中的“闺女”正是他手中抓着的肉团。

    “这是主公养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养的,难不成还是你养的?”姜芃姬接回黑白肉团,小家伙十分乖巧地窝在姜芃姬怀中,两支肉爪蒙着眼,看似呼呼大睡,实则偷偷挪开一只爪,暗中观察丰真。

    丰真瞧了瞧卫慈,再看看自家主公,眼中闪过了然。

    他有眼色地离开,给卫慈和姜芃姬腾出相处空间。

    观众们敏锐地发现不对劲——

    他们家主播和慈美人,二人之间的气氛默契温馨得过分了呀。

    【长蘑菇的桃子】:不是吧——单身狗主播终于也要弃我们而去了?

    【翩跹蝶舞】:汪的一声哭了出来,看个直播也要被虐,这世上没有单身狗的容身之处了?

    事实证明,观众们担心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卫慈都不是感情至上的性格,谈话内容多半也和公事有关。

    无关风月,仅有枯燥的政事。

    “伯高那边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摸着肉团的毛,一边问卫慈。

    卫慈只得放下手中的笔,正色道,“黄州牧以峡江为落脚点,派兵北上入沧州。主公灭了孟氏爪牙高越族,算算时间,黄州牧那边也该传来捷报。不过——慈担心一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慈担心沧州孟氏族长——孟湛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笑道,“这老家伙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自打主公灭了高越族,孟氏便像是放弃挣扎一般。我军攻打千岩郡,沿路几乎没碰到什么阻力。越是如此,慈心中越是忐忑——孟湛此人,性情极狠,不是易于之辈?!?br />
    卫慈担心,孟湛正在酝酿大招。

    身为重生者,卫慈拥有的“先知优势”越来越少,但某些人的性情却没有变,他总能摸到些蛛丝马迹。根据卫慈的了解,孟湛不是轻易认输的人,此人的野心胜过宗族。

    前世,孟湛将庶女嫁给黄嵩,两家联姻,互相算计。

    奈何孟湛棋差一招,没有吞没黄嵩的基业,反而被黄嵩黑吃黑了。

    无力回天之下,猜猜孟湛做了什么?

    一个沧州,许诺两家。

    一个是北渊易氏,一个是中诏聂氏。

    让出湛江关和彧门关,为两家觊觎东庆国土开了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卫慈担心,孟湛这一世被逼急了,会做出同样的举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