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第一时间发现卫慈的异样。

    她一边暗中瞧着卫慈的侧颜,一边撸着那只黑白肉团的毛,心里算着对方能憋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卫慈就是个闷葫芦,心思不仅多而且细,若是不揭穿,人家能旁若无事地憋着。

    “子孝啊,你迟早得憋成忍者神龟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忍不住用直播间观众的话调侃卫慈。

    卫慈和谁有秘密都行,但没必要瞒着她,特别是秘密和她有关的时候。

    卫慈端端正正地躺在床榻上,身上盖着带着皂角清香的被子,二人距离不近不远,他的手臂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意。有这么个火炉躺自己身边,搅动他的心绪,如何睡得着?

    听到姜芃姬的声音,他第一时间回过神,表情有些懵。

    虽不知“忍者神龟”是何物,但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就问出来,我最大的秘密你都知道了,其他的小秘密我还会吝啬不说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撬他的话,卫慈憋了一会儿,低声问她。

    “主公对龙阳之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跳跃太大,饶是姜芃姬也猜不出卫慈为这事儿烦恼。

    “龙阳?你说男子和男子之间的爱情?”

    姜芃姬将放在小腹上的黑白肉团捞上来,以免搁在被窝里憋死了。

    那肉团嘤嘤低吟,慵懒地趴在二人之间,小脑袋左扭右扭,似乎在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“正是?!蔽来鹊?,“主公可排斥此事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感情和性别无关,我可不是那种古板的人?!?br />
    卫慈“哦”了一声,表情越发古怪隐忍,姜芃姬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因为是卫慈,姜芃姬也不愿意用别的手段旁敲侧击,干脆打了个直球。

    她含笑道,“我用主公的身份命令你,有什么就说出来,不得隐瞒半个字?!?br />
    卫慈唇瓣翕动,双眸与她眼睛对视,半晌才纠结道,“主公龙章凤姿,堪为天下少有的英才。这般潇洒不羁的性情,搁在男子中间也极为罕见,更遑论女子——主公前世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却心神领会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——你怀疑我前世是个男子?所以你刚才会问我如何看待龙阳之事?”

    卫慈神色一黯,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“子孝啊子孝,你怎么那么可爱呢!”

    姜芃姬越过那只黑白肉团,笑着将卫慈压回床榻,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真是男子,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若是如此,慈便能理解为何前世的陛下如此抗拒生育之事?!?br />
    身为男子却化作女儿身,雌伏人下不说,还要像女子一样生儿育女——

    莫名的,卫慈不仅没觉得无法接受,反而替姜芃姬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姜芃姬开怀地大笑,不过她怕声音太大惹来守夜的人,干脆闷在卫慈怀中,肩膀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这脑洞,真是比黑洞还可怕,这也算是闷骚的一种?”姜芃姬止住笑意,眼角都冒着水汽了,她道,“抗拒生育,可不是因为这个事情。在我的前世,生育并非女子的事情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错愕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难不成,在主公的前世,十月怀胎的是男人?

    他的脑海忍不住浮现自己大着肚子的模样,表情倏红倏青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也不是男人的事情?!苯M姬欣赏他的表情,愉悦之后才道,“男子贡献精元,女子提供卵子,二者结合便为胎儿,安置在特别的仪器上面,待胎儿个头发育完整,孩子便算诞生了。整个过程,女子不用提供宫室,耗费数月去孕育孩子,这一做法也是违背法律的?!?br />
    卫慈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姜芃姬所讲的内容,对于他而言就是天方夜谭,充满着未知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听着神乎其神——不过,自然赋予女子生育之能,这么做——会不会有违天和?”

    卫慈无法现象那副场景,更别说女子怀孕还触犯法律——

    他做白日梦都不敢这么做!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给他讲解缘由。

    卫慈听得如痴如醉,试图从姜芃姬的寥寥数语去了解她的世界和过去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他才明白为何前世的陛下和今世的主公,一力推行女营。

    越是明白,卫慈心情越是沉重。

    他突然不敢回想,更不敢深究——

    前世的陛下到底是怀着何种心情诞下福寿。

    毕竟,对她来说一个长生已经足够了,福寿的存在实在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睡吧,再不睡,等会儿天亮了就睡不着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将手搭着他的腰,二人面对面枕着一个枕头,宛若亲密无间的爱侣。

    黑白肉团夹在中间,见二人都不说话,它低低嘤嘤两声,干脆也趴着睡觉了。

    外人看来,这个场景温馨而又平静。

    对于身处漩涡中心的子系统而言,实在是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如果姜芃姬没有拿到那把刀,虽然也能斩杀子系统,但必然会伤及自身,日后对上系统本体,胜负难料。这也是姜芃姬困着子系统的缘由,一则为了不打草惊蛇,二则也是为了稳妥。

    如今得到可以斩杀虚拟生物的宝贝,她这里没了顾虑,子系统自然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珍惜和卫慈独处的时光,所有她没有第一时间找子系统晦气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蒙蒙亮,姜芃姬睁开眼,悄悄掀开被褥,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。

    等她回到自己的住处,日头已经亮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装作没事人一样,洗漱刷牙换衣,照例去演武场晨练一阵。

    “主公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李赟正光着上身,露出强健有力的肌肉,浑身冒着热腾腾的汗气。

    搁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,小天使也进化成移动的荷尔蒙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开着直播,李赟这样子自然没逃过一众丧心病狂的颜狗的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满屏幕都是“小天使的肌肉好棒棒啊”、“资本雄伟”“伸手摸一把,舔一舔”诸如此类的话。深深怀疑,若是直播间推出虚拟触摸功能,李赟的节操、肌肉和菊花都不保了?

    姜芃姬感慨——

    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“嗯,我来练一练,免得根骨生锈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一手持枪,眼尖看到姜芃姬手中的崭新兵刃。

    光是看着,他便觉得刀气逼人,定是一把好刀!

    “主公何时得了这么件宝贝?不如与赟练练手,试一试此物威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