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慈听得很费劲,但也能理解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这把刀也是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种刀,我见过几次,联邦元帅的佩刀?!?br />
    “元帅?类似掌控军权的校尉统帅?”

    “不止?!苯M姬道,“硬要做个比喻,等同于皇帝,权利比皇帝还要高。联邦元帅只有一位,其下有军团长十人。每个军团又分十个军区,每个军区约有百万兵力。联邦元帅有着最高的调兵权,你猜联邦元帅的权利有多大?这种材质所造的刀,只有元帅才配拥有?!?br />
    卫慈越听越惊骇。

    “百、百万兵力?”

    这还是一个军区的兵力,若是换做联邦元帅,岂不是执掌一亿兵力?

    一亿是多少人?

    天下五国人口相加有五千万不?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还是和平时期的军力,若是碰到战事吃紧,军队要扩张十倍以上?!?br />
    从姜芃姬有意识起,联邦就到处打仗,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。

    人类联邦热爱和平,架不住周围邻居各个刺头,打仗也是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,她姜芃姬也曾是统管上亿联邦精锐的大佬??!

    这辈子却带着一群战五渣抢个小农场,简直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她也要面子好吗!

    卫慈完全不能想象,他家主公前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为何?这种材质的刀只有联邦元帅一人拥有?类似天子信物?”

    卫慈不了解姜芃姬的世界,但从她寥寥数语,卫慈也能分析出不少内容。

    她说得那么平淡,好似见惯了,可见主公前世的地位也是超然的。

    不是军团阶级,至少也是军区这一阶。

    换算到这个世界,那也是权倾天下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联邦机密,要是搁在以前,我敢透露半个字,多半会被送上军事法庭,然后革职再——”姜芃姬比划一个切脑袋的动作,嘴上却道,“现在么——说了也就说了。这把刀都送到我面前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。这刀是用一种特殊物质制成的,寻遍天下仅能铸出一把?!?br />
    说是寻遍天下,这也不正确,准确来说是寻遍宇宙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到这些密档的时候,颇为好笑。

    宇宙浩瀚无边,智慧生物只摸索一小块地方,怎么就敢说“寻遍宇宙”?

    谁给的脸?

    这不,她面前不是出现第二把刀了?

    “这么稀罕?到底是何种物质,天下仅有一点点?”

    卫慈看看刀,除了觉得刀很锋利,根本没瞧出其他门道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“它稀罕,不是因为材料,因为它可以‘斩神’?!?br />
    “斩、斩神?天下真有神祇?”卫慈面上更惊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没有神,唬你的?!苯M姬笑容带着些恶劣,她道,“我口中的‘神’,说白了就是‘虚拟生物’。说起来有些抽象,你可以将‘虚拟生物’想象为人们信念所凝聚出来的东西,没有实体,存在于虚幻世界的东西,有点儿像鬼?在我那个世界,一个名为‘天脑’的虚拟生物妄图颠覆整个世界,它是人制造出来的,拥有着强大的力量,堪比无所不能的神祇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认真听着,姜芃姬所说的一切,对他而言无异于是“天方夜谭”。

    听得很费劲,但他想进一步了解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从未一刻像现在一般,他和她的距离能这么近。

    “人造出来的‘神祇’?拥有翻江倒海、无所不能的本事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,“差不多——不过,人造出来的神祇,再强也要听命与人,听命与它眼中的蝼蚁。神怎么甘心被蝼蚁掌控?‘天脑’利用人对它的依赖,冷不丁发动了战争,搞出无数的事情,还向周边势力贩卖各种机密。我那个世界,战争一场接着一场,还不是‘天脑’动乱留下的后遗症?直至我阵亡的那日,战争才接近尾声——但又不知什么时候,再度来临?!?br />
    “天脑”和系统很像很像,二者都是顶尖虚拟生物,岂会甘于人下?

    姜芃姬被系统俯身,弄清对方身份的时候,她便防着对方,何尝不是“天脑”之祸留下的后遗症?这种高高在上的存在,好似随时失控的强大武器,不仅能伤敌,还能伤己。

    “‘天脑之祸’平息之后,人们又弄出了另一个‘天脑’。因为人的生活离不开‘天脑’,必须要有替代品。元帅的佩刀便是从那个时候出现的,它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,更是天底下唯一一把能彻底斩杀‘天脑’的存在。二者互相制衡,以免第发生第二次‘天脑之祸’?!?br />
    卫慈想象不出来,为何人会离不开“天脑”,离开就不能活了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——为何这把刀会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不知道该怎么问了,所幸姜芃姬明白。

    “不是同一把,元帅阁下手中的刀我见过,样式不一样?!苯M姬抬手将长刀放回刀鞘,她感觉得到——脑域之中,两个子系统正在颤颤发抖——她满意地扬唇,“不管来人送我刀的用意,但既然送了,哪有拒收的道理?虽说这个世界没有‘神’,但刀身极其坚硬,拿来杀敌也是极好的。每次打仗,武器总要卷刃卷得娘都不认得,有了这把刀,再也不用换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感慨一声,心情很酸爽。

    珍贵的阴阳玉佩被她拿来和子孝**,更厉害的佩刀被她拿来砍人脑袋——

    身负巨财却花不出去,人生寂寞如雪。

    卫慈也心宽。

    虽然听姜芃姬讲述这把刀的真正用途,但卫慈不是那个世界的人,对此的体悟不深。

    只要是好刀,主公杀敌也能杀个尽兴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至于送礼者?

    卫慈陡然想起什么,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人说此刀是‘令尊所造’——这真是老太爷造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觉得父亲有可能造出这种刀?最大的可能,应该是指我前世的父亲?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谁——三岁的时候,我被人从战场废墟发现,带回了孤儿院,之后又被一对夫妇收养。这对夫妇对我还算不错,但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,他们将我送到了战区儿童军校。在那里,我被当做基因战士——基因战士,类似死士——秘密培养长大。童年记忆太模糊,但我肯定,里面没有生父生母的记忆——”

    联邦孤儿千千万,姜芃姬查不到自己的过去,她好似凭空出现的人。

    索性,她本性薄情得很,查不到就查不到,不强求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手提着刀,一手捞着黑白肉团。

    “夜深了,子孝可要就寝?”

    卫慈表情微变,好似想起刚才未完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办你了,抱着睡个觉而已,别多想?!?br />
    她有种预感,自己短时间内死不了,系统说的话,全踏马屁话!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”

    什么办不办的——这像是女子说的?

    等等——主公前世也是女的不?

    卫慈有些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