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二人关系已经默认,但平日顶多用眼神交流,摸个小手都算亲密,更别说亲嘴儿了。

    “自是心悦,但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话未说完,他家主公便又凑上来。

    卫慈不敢大力挣扎,二人便从窗边齐齐倒在了地上,正好是阴影最重的地方,他睁大眼睛也只能看清对方的轮廓,看不清她的神情,只能看到对方那双明亮眸子映出的点点柔光。

    “主公?”

    卫慈呼吸微重,两手放在身侧,过了一会儿又虚搭着姜芃姬的腰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衣襟松开了,露出小半片胸膛和精致的锁骨。

    姜芃姬啃了两下,回味似得砸吧嘴。

    “口感不错。等十年八年的约定,我那时候怎么就应下了?”姜芃姬愉悦地笑着,“还是子实整日挂嘴边的话有道理——为乐当及时,何能待来兹?有乐便享受,何苦要苦着自己?”

    卫慈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直觉发现姜芃姬的状态不对劲,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子孝——你知不知道,我大概没几天好活了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喟叹地道,话语中还带着笑意,所以卫慈以为姜芃姬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一听到“死”这个字,表情猛地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福泽深厚,天地钟灵,未来必是九五至尊,怎么能这么诅咒自己?”

    姜芃姬噗嗤一笑,她道,“子孝说话,我就是很爱听?!?br />
    卫慈的脸色没有好转,反而问她,“主公也以为慈只是阿谀奉承,曲意逢迎的小人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主公该知道慈说的话,字字句句发自肺腑,您不该当做单纯的‘好话’来听?!?br />
    卫慈是个很较真的人,姜芃姬在这方面还真拗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主公必会长命百岁,日后子孙满堂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眨了眨眼,笑道,“‘日’后子孙满堂呀?”

    卫慈先是愣了一下,半晌才明白她这话的歧义,气得大半张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家主公再这么黄暴下去,他以后还怎么正视“日”这个字?

    “人有旦夕祸福,如果我确定告诉你,我没办法长命百岁,不久之后还要暴毙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不等她说完,被她困在地上的卫慈突然雄风一震,转而将她压到了身下。

    两人隔得很近很近,彼此的呼吸都交缠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用去看,她也知道卫慈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暴毙!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应了一声,敷衍着道,“嗯嗯嗯,不可能暴毙,顶多英年早逝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听不得这些词,特别是这些词和姜芃姬挂钩的时候。

    哪有人整天诅咒自己短命的,如果满天神佛真的听到了,让长寿的她短寿了,卫慈还不疯?

    “子孝——我也不想啊——”姜芃姬叹息一声,抬手轻抚他的背,二人由上下的姿势转为侧卧,面对面地道,“我是不信命的,但有时候不得不信。如果不是无奈,我也不想抛下刚刚起步的基业,放下自己的雄心,狠心离开——偷来的人生,实在是太短太短了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面色一变,纤长的手指握成了拳,指甲嵌入肉中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,多半已经猜到了,我不是柳羲?!苯M姬道,“我姓姜,名芃姬,来自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世界。柳羲这段人生是我偷来的,虽非我所愿,但旁人要收回去,我也无可奈何。卫子孝——你说我垂涎你这么多年,你心里也门儿清,你还不允了我?”

    卫慈怔怔地听着,仿佛听天书一般。

    他唇瓣翕动,半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偷来的人生,必会被上天收回去?”他回过神,“若是如此,慈也许能伴主公再行一阵?!?br />
    不巧,他卫慈也是“小偷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他这话的深意,笑着凑近,在他嘴上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还是子孝最贴心了?!?br />
    不管过去多少年,卫慈还是不适应姜芃姬的热情。

    他恪守身份,任何场景都不敢僭越冒犯,哪怕是这种事情,他也是由着对方主导。

    别看姜芃姬没什么实战经验,但星际时代,什么玩意儿没有呢?

    她的理论知识可丰富了,熟知各种高难度体♂位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卫慈有默认的意思,右手从他胸口摸到腰间,摸索一阵,动手将绳结打开。

    衣衫半解,双眸惺忪,眼角似有水汽弥漫。

    磨蹭间,姜芃姬的衣衫也松开些许,看得卫慈情丝难抑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要将手往下摸索,这时候她耳尖一动,门外传来一阵异动。

    猛地抬头,恰巧看到一抹高大的黑影从门前闪过。

    姜芃姬脑子冷静下来,连忙起身,一边拢好衣裳,一边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卫慈像是被泼了一盆水,眼底的迷蒙尽数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理智和凝重。

    “主公?”

    卫慈见姜芃姬维持打开门的姿势一动不动,连忙将一旁的灯盏取来照明。

    上前一瞧,他看到地上放着黑色的长条木盒,木盒外头雕刻复杂的祥云和龙凤图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木盒上面还趴着一只嘤嘤低吟的生物,软软胖胖的身子摊开似一张肉饼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也发现他们,费力地仰着脑袋,两颗黑葡萄一般的眸子直勾勾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脸色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若非来人故意弄出声音,她竟然没发现外头还有人!

    “将它们弄进来——”姜芃姬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卫慈只能蹲身,一手捞过那团黑白肉饼,一手拿起那只黑色木盒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他以为木盒很轻,但实际重量远远超出想象,单手根本搬不动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伸手帮了忙。

    她颠了颠重量,不知道里头装了什么东西,重量已经逼近百斤!

    卫慈发现黑白肉饼身下压着一张信纸。

    “进屋吧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的脸有些臭,任谁有了兴致被外物打断,心情都不会美妙的。

    卫慈不敢将那封古怪的信直接递给姜芃姬,若是上面抹了毒咋办?

    打开一看,卫慈惊了。

    “这纸的工艺,当真巧妙——”

    白皙如雪,细如柔荑,哪怕是最好的宣纸也不及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再看上面的内容,仅有两句。

    【令尊所造,顺道奉上?!?br />
    【待尔天命将尽之日,你我再会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