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没有第一时间找两个子系统算账,但这不意味着她把这件事情忘了。

    她忙完手头的事情,统领大军在沧州境内站稳脚跟,这才有时间去管子系统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“亲密相处”数年的“朋友”,两个子系统太了解姜芃姬的脾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心眼比针尖还小,谁惹了她,谁就倒了八百辈子的霉。

    等啊等——

    预料中的秋后算账迟迟不来,子系统这才明白死刑犯临终前的煎熬。

    当它们听到姜芃姬的声音在精神脑域响起,不仅没有紧张害怕,反而有种刑满释放的松快。

    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终于来了!

    姜芃姬关了直播间,嘱咐仆从不能随意打搅她。

    她和子系统交谈,一向是直来直往,懒得和它们打机锋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知道我找你们是为了什么吧?”姜芃姬直白问道,“那日对阵高越族,你们两个趁机‘越狱’的举动,我可没有忘记。如果不是我精神脑域足够强大,抗住你们的算计,结果会如何?这种由内而外的精神攻击,轻则精神脑域重伤,重则变成痴呆或者植物人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子系统齐刷刷沉默。

    对于它们而言,姜芃姬是禁锢它们的狱头,它们是被她看押的囚犯。

    囚犯为了自由越狱,这有什么错么?

    成功逃了,那是它们有本事,要是被狱头抓住了,那是狱头有本事。

    怪只怪它们技不如人,棋差一招。

    一番辛苦,不仅没有获得自由,甚至连姜芃姬都没伤到,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碰到姜芃姬这样的宿主,两个子系统也是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系统一号和姜芃姬相处时间最长,脸皮也是最厚的,颇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。

    【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我们计划失败,这是因为我们不如你,我们认输?!肯低骋缓庞酶杀竦牡缱由舻?,【姜芃姬,你关了我们这么多年,要杀早杀了。留到现在还不杀,你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。不过我也要警告你一句,你现在不杀,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心下一怔,笑道,“为什么这么说?难不成,你们的系统主体已经发现你们的处境,打算救你们了?若是这样,我反而挺开心的。系统主体始终隐匿不出,对我而言是个隐患?!?br />
    隐患这种东西,那就是不定时的炸弹。

    【少套我们的话,关于本体的消息,我们哪怕是死,半个字也不会泄露?!肯低骋缓爬湫σ簧?,它道,【你还记得当年攻打奉邑郡,我曾经和你提过的位面巡逻商人?他来了——】

    姜芃姬神色一凌,眼底闪动着微光,似乎在判断系统一号说话内容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?”姜芃姬道,“可是——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,他抵达这里,少说要十来年?”

    系统一号冰冷地道,【凡事都有意外,计划赶不上变化快。照理说,他应该还要十来年才会找到这个位面。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,抵达时间提前了——姜芃姬,你死定了!】

    姜芃姬垂下眼睑,不发一语,系统一号还在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【当年你要是没有自作聪明,选择和我合作,那我们便是双赢了,哪儿会变成如今的关系?】系统一号似乎狠狠出了一口气,对着姜芃姬说道,【你不属于这个世界,你是非法入境的灵体更是异数,说得难听一些,你还是带来厄难的病原体。位面巡逻商人不会放过你!】

    说起这事儿,系统一号也是贼气。

    【你不怕被位面巡逻商人抓到,但我们可不想被关禁闭,自然要想着逃跑喽——】

    如果姜芃姬不是那么倔强有主意,整天自作聪明,他们便能合作躲过位面巡逻商人的追捕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它倒要看看姜芃姬怎么死!

    【我以前跟你说过,位面巡逻商人拿我没办法,顶多关个几年放出来,罪不至死。你不一样,区区灵体,不过是蝼蚁罢了?!肯低骋缓藕盟埔饧改晔艿降奈糠⑿钩隼?,嘴巴不停地说,【我知道你觉得我哄骗宿主的方法很下作,但你自己不也说了,活着开心就好,死了哪管身后洪水滔天?死了之后,灵魂当做报酬二次利用,这算得上什么?如果能用灵魂换取一世荣华,多少人愿意和我交易?别把自己想得多贵重,尽给自己脸上贴金——】

    系统一号噼里啪啦地说,系统二号一语不发地看着同伴怼姜芃姬。

    姜芃姬认真听了好一会儿,半晌才问系统一号。

    “若是时光能倒流——”姜芃姬长长地叹息一声,好似胸腔有无限的懊悔,但她不等系统一号得意,话锋陡然一转,“我还是会把你关起来的,和你这种家伙合作?真看得起自己!”

    系统一号气结。

    【你都快死了,还死鸭子嘴硬!】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不是还有你们?位面巡逻商人不止抓我,他还会抓你们本体,这生意不亏。我死之前,我一定会拉上你们当垫背!没了你们搅风搅雨,天下也会太平很多——”

    一番交谈,姜芃姬和子系统再一次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着窗外澄澈如水的月色,恍惚间想起某个宛若朗月入怀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位面巡逻商人都来了,她还没煮熟那只青蛙,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自己留着不吃,还不知便宜哪只小妖精。

    念及此,姜芃姬抓过一件黑色斗篷,匆匆盖在身上,身手利索地翻窗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卫慈刚洗漱完毕,披着带着湿气的黑发,端坐在桌案前细细描绘什么。

    蓦地,他听到院外有些动静。

    “子孝——”姜芃姬趴在窗外,对着他挥手。

    亏得卫慈心理强大,这才没被姜芃姬吓到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至窗旁,替姜芃姬开了窗让她爬进来,关窗前还仔细瞧了瞧左右。

    若是被人看到主公半夜爬他的窗户,那两人的关系跳进天河也洗不干净。

    “主公有事找慈,直接派人召见即可,怎么独自一人过来?”

    卫慈关了窗,刚转身便被姜芃姬抱住,姿态强硬地将他困在窗前。

    下一秒,唇瓣多了对方的温度。

    这、这什么节奏?

    卫慈惊愕地睁大了眼睛,忍下身体的反应,抬手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气恼,反而笑着问他,“子孝是心悦我的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