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身体出现问题,众人也不敢让她继续冒险。

    反正高越族和他们驯服的凶兽自相擦暗杀,前者近乎全军覆没,根本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至于后者——

    孟浑正要下令全军戒备凶兽反扑,姜芃姬却打消了他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主动伤害它们,它们不会伤害我军一兵一卒?!?br />
    孟浑眼底闪过一丝欣喜——

    若是如此,最后那点儿担心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正如姜芃姬刚才说的,前不久还杀红眼的凶兽,这会儿各个乖巧。

    或趴或站或团成一团,有些甩甩尾巴,有些打个哈气,瞧不出半点儿威胁性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众人也不会放松警惕,更不会觉得它们萌萌哒——要知道,高越族的残尸断骸还留着余温呢——有高越族当前车之鉴,众人对这些生猛野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和畏惧。

    “主公打算怎么处置它们?”

    丰真瞧着凶兽,眼底闪动狂热,如果高越族的百兽军团能为他们所用,无异于是一大助力!

    姜芃姬沉思片刻,淡淡道,“将它们分门别类,各自放生了吧?!?br />
    放生了?

    这个回答出人意料,不止丰真等人诧异,直播间观众也懵逼了。

    除高越族,目前只有姜芃姬能轻松驾驭百兽军团,她不吃到嘴的肥肉,还将肥肉丢了?

    别以为百兽军团很好对付,那是因为碰上姜芃姬这个“天敌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姜芃姬而是别人,百兽军团早就在高越族的指挥下把人吊打得老妈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么做——会不会太可惜了?”

    孟浑迟疑地询问。

    将高越族训练多年的凶兽放归山林,这么豪放的手笔,未免太“败家”了。

    见识过兽群的战斗力,孟浑很眼热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好气地掀了眼睑,问了个令人哑口无言的问题,她问,“不说那几只象,光是普通的豺狼虎豹,你可想过它们每日要吃多少鸡鸭鱼鹅?你若是养得起,留下也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高越族养得起,因为他们世代居住在固定的地方,豢养大量家禽。

    预算要是不够了,孟氏还要掏腰包给高越族填窟窿。

    姜芃姬常年打仗,根本不着家,军营流动性太强。

    若是养着百兽军团,凶兽平日所需的食物肯定要从别处调来。

    这可能么?

    姜芃姬大力推行屯田,这才解决打仗粮荒问题。

    虽说军粮还算充裕,但也只够数万大军吃个饱,大部分时间都是茹素,十天半个月才能喝几顿肉汤。人都过得如此艰苦,他们怎么匀出鸡鸭鱼鹅给这些野兽,让它们维持战力?

    简简单单一个问题,直接难倒了众人。

    孟浑稍稍思索,他便知道自己的想法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养?

    他们肯定养不起!

    放了?

    孟浑觉得心疼,还不如把它们全部在了,皮毛扒下来还能做冬衣,总好过空手而回。

    完好的猛兽皮毛,那也是很珍贵的财富。

    “主公,放龙入海、纵虎归山,必留后患。难保以后没有普通百姓被它们所伤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瞧出孟浑的想法,她也没斥责的意思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的人可没有?;ざ锏囊馐?。

    因为在人看来,野兽是和他们争夺生存空间的敌人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地方都发生过野兽杀人的事情,普通人碰上凶兽,基本没啥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放纵这些野兽回归山林,的确会给百姓留下隐患。

    “我给它们下个指令,让它们避开生人,去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住着?!苯M姬明白,但她不想这么做,“它们本就归属山林,若非高越族捕捉禁锢,它们也该是自由之身——”

    大部分凶兽是本地抓的,有些则是从遥远的地方偷运过来的。姜芃姬做主将大部分放归深山老林,给它们下了命令,其余则留在高越族领地养着,给它们找寻适合生存的环境。

    高越族精锐尽数覆没,落凤坞的守备形同虚设,哪里能抵挡住如狼似虎的姜芃姬大军?

    大军用最快的速度,高歌猛进。

    以落凤坞为落脚点,迂回包抄,吞并千岩郡其余两县。

    她这边势如破竹,被孟湛寄予厚望的高越族根本无法阻挡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随着战线一再失利,一封封加急密报被送入孟郡——

    战局日益严峻,孟郡上下人心惶惶,孟湛更是数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废物——”

    孟湛万万没想到,高越族竟然如此不堪一击,这哪儿是打仗,分明是给敌人送人头。

    虽说孟湛也只是利用高越族,但从未想过高越族会败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“孟氏养了他们近三百年,到头来,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!”

    孟湛气结,额头暴起的青筋根根可见。

    他用拳头捶了下桌案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深呼吸调整情绪,问道,“湛江关和彧门关,那边可有消息传来?”

    下属道,“还未传来,不过算算时间,八成也快了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话,孟湛的脸色才好转些许,只是内心不停咒骂柳佘和姜芃姬。

    前者过着优哉游哉的退休大爷生活。

    后者则回过头找两个子系统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那一日,姜芃姬控制高越族的凶兽,让他们自相残杀,却没想到两个子系统趁机搞事。

    精神脑域是人类最强大也是最薄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姜芃姬仗着精神力强横,将两个子系统禁锢在这里,一关就是好几年。

    这期间,两个子系统都算安分。

    若非精神脑域有两个光茧,她都快忘了它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姜芃姬为了控制高越族的凶兽,抽调部分精神力,这给两个子系统造成了一种错觉——她的精神薄弱,这是越狱的好机会——两个子系统谋划一番,打算力往一处使,搞一波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破了禁锢它们的精神牢笼,姜芃姬的脑域将会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届时,它们不仅能逍遥法外,再找两个宿主寄生,还能帮助系统主体重创姜芃姬。

    精神领域的创伤,若没有特殊手段,恢复起来异?;郝?。

    只要系统主体的精神境界比姜芃姬高,胜利的天平便会倾向它们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姜芃姬比它们想象中还要狡猾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样的情形,她也没有放松对系统的监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