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快让它们情绪安定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高越族掌握着强大的御兽之术,凶兽在他们面前乖巧得像是奶猫,极少发生失控现象。

    御兽人听命,试图用指令让情绪躁动的凶兽温顺下来,岂知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起到作用,反而惹得凶兽情绪越发狂躁,兽瞳迸发出血色凶光。

    “废物——一个一个都是废物!”坐在象背的高越族族长用双手扒拉着华盖围栏,粗狂的面容添了些许苍白,丝毫没有先前的意得志满,他口中还叱骂道,“还不把它们控制住——”

    凶兽如此狂躁,平时惯用的口令也不起作用了,御兽人只能用鞭子去威慑它们。

    岂知几鞭子下去,彻底点燃了凶兽的怒火。

    一只吊青白额的猛虎狂吼一声,张着血盆似的大口扑向骑在凶兽背上的御兽人。

    御兽人没想到会被温驯的宠物扑倒,倒地之前,面上还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未等他挣扎,那只吊青白额的大虎已经张开嘴死死咬住他的脖颈,粗重的呼吸打在皮肤上,尖刀似的利齿嵌入脆弱的血肉,稍一用力,御兽人在意识消散前听到颈骨咯嘣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血腥气息弥漫开来,彻底激发凶兽的血性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御兽人被吊青白额猛虎咬死,其他凶兽纷纷扑向别的御兽人。

    原本井然有序的百兽大军,如今乱成一片,一声声惨叫从御兽人口中溢出,未等他们呼救,平日温驯乖巧的凶兽已经将他们的生命带走。撕咬、啃食或者用利爪将御兽人的尸体分尸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目瞪口呆地看着,屏幕上的弹幕迟迟没有更新——

    他们记忆中又呆又萌的大熊猫,一个一个爆发出和笨重体型不符的行动力,

    平日用来拥抱竹子的前掌,如今成了收割御兽人的利器。

    看似温和无害的一掌,直接把御兽人的脑袋拍得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观众们还知道大熊猫的臼齿很发达,甚至算是食肉目动物中最强大的,但到底如何强大,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啃竹子的阶段。如今亲眼所见,人家连人的股骨都能三两下嚼碎——

    战场之上,上千只黑白团子从四面八方包围高越族大军,本该萌萌哒的圆脸,闪动着令人惧怕的凶狠。观众们沉默地看着,被大熊猫以及其他凶兽包围的高越族则是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凶兽是高越族打仗的底牌,操控凶兽去杀敌是他们的特长,但高越族自身的战力却不强。

    他们太自信了,根本没想过凶兽挣脱他们的控制,转头帮敌人打他们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凶兽暴动,高越族的御兽人吓得肝胆俱裂,曾经被他们彻底驯服的凶兽,这会儿成了最可怕的黑白无常。因为强烈的惧怕,双目张得极大,眼眶涌动着水汽,布满了血丝——

    御兽人试图用鞭子和刀枪剑戟抵御凶兽,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哪怕打退一两只,后面还有无数只饥渴的凶兽接踵而至,张着血盆大口扑向他们。

    看似可爱的食铁兽——大熊猫,它们身体力行向众人展示何为“熊不可貌相”!

    它们奔跑、追逐御兽人,身上的肥肉随着运动而荡漾出可爱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无人欣赏这种美丽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被一只大熊猫扑倒,那体重跟泰山压顶似的,其他黑白团子还会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虽说高越族是敌人,但亲眼目睹他们在凶兽的围攻中死无全尸,众人的心情很是微妙。

    兽群暴动,大象背上的华盖被它们甩了下来,坐在华盖中的高越族族长和长老先是摔了个半死,不等他们爬起来,情绪失控的凶兽接连扑来,利爪和利齿往他们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没过几个呼吸,地上只剩伤痕累累、血肉外翻、鲜血淙淙的残破尸体,他们临死之前还睁大了眼睛。随着呼吸停止,眼底强烈的求生欲也渐渐熄灭,唯有骇人的恐惧还残留在脸上。

    主导这一切的姜芃姬兀自吹着玉笛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不会吹笛子,别看她姿势摆得挺好看,似乎要羽化登仙,实际上只是在瞎吹而已。

    风瑾等人不知内情,还以为她真的用笛音御兽。

    为了不打搅她,笛音再难听也忍了。

    隐隐知晓内情的卫慈却哭笑不得,他看破不说破,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,向风瑾等人看齐。

    “这一仗——怕是这辈子打过最轻松,最难忘的——”

    孟浑轻声嘀咕,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敌方,生怕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那些凶兽只顾着蹂躏高越族,用暴力将他们摁在地上来回摩擦,哪还有空管他们?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打仗都这么轻松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丰真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方数万大军摆开阵势,旌旗飘扬,鼓声阵阵,大家伙儿气势高昂,恨不得把高越族串成羊肉——结果呢?他们从战争开始到结束,莫说杀一个敌人,竟然连一支箭都没射出去!

    全程围观主公吹笛,忍受着贯耳魔音,看着高越族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说出去都没人信!

    如果打仗都这么轻松,丰真愿意一辈子都听这种笛音。

    丰真话音刚落,耳边尖锐聒噪的笛音戛然而止——

    随着笛音消失,姜芃姬的眉梢蹙紧,原本还红润的双颊霎得苍白一片,额头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”

    卫慈离得近,纵马上前扶住姜芃姬略有些摇晃的身体。

    对方右手攥紧了玉笛,左手手指抵着冒汗的额头,点漆般的黑眸闪过凶狠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——”姜芃姬深吸一口气,抿紧的双唇扬起浅笑,苍白的脸颊霎得鲜活起来,她对着卫慈说,“方才太过尽兴,我差点儿忘了分寸。放心,我的情况很好,休息一会儿就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眼底闪过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高越族操控百兽御敌,不知耗费多少精力,自家主公一下子就办到了,这里头肯定有负担。

    “人力有时尽,还请主公以贵体为重。若主公把什么事情都包揽了,岂非臣下等人无能?”

    风瑾等人和卫慈想法类似。

    殊不知,姜芃姬突然停止,不是她没有余力再战,仅仅是因为子系统联手攻击,试图越狱。

    卫慈这么一说,倒是给她铺好了台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