旌旗招展,号角隆隆,空气中还弥漫着烧焦的气息。

    观众们屏气呼吸,期待着高越族的百兽大军出场。

    等了一阵子,远方地平线扬起阵阵灰土,奔跑声和野兽的嘶吼声传入众人耳畔。

    【莫聆音】:华南虎——那个是华南虎吧?我眼睛没瞎吧?

    【机智如我魔】:擦——我们这是来到动物直播间了?

    直播间摄像头忠诚地记录一切,无数大型猛兽齐刷刷登场,观众们还看到后面跟着几个庞然大物——定睛一瞧,原来是几头长着长长象牙的大象,大象背上架着华盖,里头还坐着人。

    高越族不骑马,他们骑着自己驯服的凶兽,瞧着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群兽气势嚣张,哪怕隔着老远的距离,姜芃姬这边的战马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她胯下的大白躁动不安,马蹄不断蹭着地面,没多一会儿便刨出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不断打着响鼻,黑亮的双目闪动着战意。

    跨下的战马受惊,孟浑等人惊了一下,连忙拽动缰绳安抚战马的情绪。

    血统优良的战马脾气也大,但那些资质较差的战马则比较丢人。

    面对百兽军团的气势,不少战马表现出诸如躁动、腿软、胆怯、失禁等反应。

    幸好兵卒反应快,大军阵型才不至于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距离拉近,观众们清楚看到高越族以及他们的百兽大军。

    几乎都是大型食肉凶兽,不少物种还是早已绝迹的珍贵动物!

    【嫣然】:兄弟们,前方高萌——

    【每顿两碗饭】:嚓——吓死宝宝了,你们看那是什么!

    【猫妖君】:沃德玛?。?!

    战场烟尘飞扬,百兽的真面目逐一揭开,直播间的弹幕全是感叹号。

    豺狼虎豹已经看腻了,几只大象也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。但是,当上千“黑白勇士”从后方出来,让他们肾上腺素瞬间飙升,跳动的小心脏险些无法承受这般热情——

    胖达?。。?!

    虽说穿着简易藤甲?;ひΣ课?,但大部分毛毛还是露在外头的,观众们怎么会认不出他们的国宝!少部分胖达背上背着身穿藤甲的高越族人,其他胖达则听令与驯兽人,结阵出列。

    黑白体色,圆圆的脸颊,大大的黑眼圈,胖嘟嘟的身子,标志性的内八字猫步——

    如此妙曼动人,不是他们日思夜想的胖达,还能是谁?

    战场气氛凝滞,直播间**似火。

    【尘世如烟】:快来掐我一下,这真不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【竹影轩】:全是大熊猫啊,活生生的大熊猫啊,目测上千只??!

    黑白两色的熊猫看着憨态可掬,他们脑海立马浮现熊猫抱着竹子吧唧吧唧乱啃的萌样。

    【明月如鸢】:好羡慕主播,宝宝连去大熊猫动物园看一眼的门票都付不起。

    当熊猫军团出现,观众们的热情被瞬间点燃,直播间的气氛嗨至定点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明所以,蹙眉看着黑白两色的大熊。

    “那是——食铁兽?”

    姜芃姬辨认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那些眼睛被人揍了一拳的生物,瞧着有些囧萌囧萌,但也不至于引爆直播间吧?

    孟恒道,“正是,它们凶悍非常,熊爪有力,张嘴便能将人骨咬出洞来?!?br />
    【铲屎工】:高越族的人太凶残了,大熊猫那么萌,它们怎么能上战场呢?用什么杀敌?萌死人不偿命之术?不知道国宝很珍贵吗?要是战死一只,高越族拿什么赔偿?

    观众们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华国观众高呼“大熊猫是属于我们的”,外国观众高呼“胖达是属于全世界的”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玛德制杖!

    孟浑等人没有戳到大熊猫的萌点,各个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高越族凶兽对战马的影响太大,若是他们发起进攻,大军战马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莫说冲锋杀敌,没有自乱阵脚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主播,末将请命,遣派弓箭手出列迎敌?!?br />
    对付那些猛兽,还是弓箭好使。

    它们又不是铜皮铁骨,一箭射不死,那就再来一箭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要应允,直播间直接炸了锅。

    【落雨踏花行】:?;づ执?,人人有责!

    【灰啊灰】:主播,刀下留胖达——

    【荼蘼】:主播,胖达这么可爱,你真的忍心下得了狠手?

    【胖达后援会】:主播,你要知道胖达可是传承800万年的活化石啊,杀死一只都要把牢底坐穿,你真忍心伤害这么萌的生物?看它们勾魂夺魄的眸子,你摸摸自己的来子,忍心不?

    【北堂萱草】:主播,你要是伤害胖达,宝宝一根面条吊死在你床上!

    红蓝弹幕观众经?;ロ?,但为了?;ご笮苊?,他们一致对外——绞尽脑汁说服姜芃姬。

    作为全明星动物,胖达的人气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姜芃姬面无表情,视线落向那些穿戴藤甲的黑白生物——

    很萌?

    观众们看到它们的萌,姜芃姬却发现大多熊猫都带着强烈的攻击性和野性。

    她暗暗摇头,不明白直播间那边的世界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凶兽。

    姜芃姬抽出腰间的玉笛,一直关注她的卫慈下意识驱策跨下马匹绕开一些。

    风瑾也注意到她的动作,“主公,您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帐下的兵卒,一人一马皆为宝贝,折损了可惜?!苯M姬作势将玉笛横在嘴边,“高越族培养的凶兽不知凡几,若是让他们冲入我军,必然会造成大量伤亡,我不忍看到此景——”

    昨天是一人之力对抗群蛇!

    今天是一人单挑敌方全军——

    她厉害得上天了!

    高越族没有看到姜芃姬的动作,看到了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,不说废话。

    摆开阵势,高越族便让御蛇人用蛇阵打前阵,紊乱姜芃姬主力阵型。

    阵型一乱,高越族就能指挥凶兽扑杀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这一步,姜芃姬的弓箭手也不是摆着看的。

    哼哼——

    没有火把,他们倒要看看敌人怎么死!

    高越族豢养的群蛇阵亡差不多了,今天出动的蛇是他们最后的存货。

    看着无数毒蛇蜿蜒爬来,姜芃姬毫不犹豫地吹奏玉笛。

    笛音尖锐、刺耳,魔音灌耳。

    卫慈等人觉得难听,高越族这边的野兽可不觉得。

    对付昨天的蛇群,姜芃姬用了暴力手段将它们的脑域抹除。

    面对今日的兽群,她的手段则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了?”

    原本乖巧的兽群,这会儿变得躁动不安,躁动着、跳跃着,似乎要将背上的主人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骑在凶兽背上的高越族人一脸懵逼——

    剧本上没写这段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