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、这简直是神乎其神的神技!”

    孟浑不相信地狂戳那些尸体,每一条蛇都软趴趴的,他派几个胆大的兵卒去切开蛇躯,愕然发现外表看似完好的蛇,内脏骨骼遭到暴力碾压,碎成了渣渣,脑袋更是变成浆糊。

    一连切开好几条蛇都是这样,孟浑心中略显可惜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指望着炖锅蛇羹压压惊呢——”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蛇的尸体变成这个鬼样,眼后隆起的毒腺破碎,这蛇肉不能吃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闪过淡淡可惜,眼底却充斥着对自家主公的狂热崇拜!

    一人之力,灭杀百万蛇群!

    举手投足之间做到这一壮举,要说自家主公不是天定明君,孟浑头一个不服!

    全营兵卒处理蛇尸,不仅要把营帐外头的蛇尸烧干净,还要把爬进营地的蛇尸也收拾掉。

    如今天气还算凉快,但再过一阵就要回暖了,若是不快点儿把尸体焚烧干净,任由它们腐烂生蛆,还不知道会给兵卒带来什么瘟疫病痛。因为姜芃姬的影响和规范,从上到下的兵卒都达成了共识——肮脏腐烂的尸体带着瘟疫病气,没有妥善处理,病气会传染到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群蛇杀伤力太大,饶是驾驭万蛇的高越族也不敢跟随。

    故而,当高越族的御蛇人远远看到姜芃姬营寨升起火光,纷纷露出松快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御蛇人看来,姜芃姬选择用火抵御万蛇简直是自寻死路——火势太小对群蛇没有威慑力,火势太大又会危及自身——这些蛇大多都是有毒的,毒性强弱不同,有些毒可以在一盏茶的功夫带走一条人命,有些毒则会让人慢慢在痛苦中死去,这几乎是个无解的局面!

    御蛇人嚣张而又自信,唯有卫慈知道他们有这个资本。前世的黄嵩和高越族打仗,屡次险象环生,群蛇围攻让他损失惨重,蛇虫鼠蚁污染大军水源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不过,嚣张自信的高越族碰见姜芃姬——

    这不是踢到铁板,分明是踢到钛合金钢板!

    帐外的兵卒热火朝天地处理蛇尸,帐内众人心思各异,瞧着姜芃姬的眼神都带着新鲜,好似头一回认识她。姜芃姬不说话,众人也不知如何开口,直到一声凄厉短促的笛音打破平衡!

    姜芃姬的眼刀子直直甩向丰真——

    对方正讪讪地放下一支竹笛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音乐本是令人心神俱醉的享受,丰真的笛音难听得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面对责问,丰真道,“方才见主公以音御兽,真以为主公所奏之曲就是关键,故而试了试?!?br />
    丰真在雅器方面的造诣不如卫慈和风瑾等人,但笛子对他而言,那也是信手拈来的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姜芃姬吹笛杀蛇,那“装比如风”的姿态看得他心痒。

    他记性很好,姜芃姬整首“曲子”他都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刚才吹笛子有这么难听?

    “别吹了,笛音只是辅助,里头还有门道?!苯M姬无情打消丰真的念头,“如果操控动物仅靠一首曲子,孟氏早就想办法将他们的秘密掏干净,一脚踹开,哪儿轮得到高越族嚣张?”

    丰真这么一想,貌似也是这个理儿,他只能无奈地放下竹笛。

    “主公何时学得这般神技?若是早早透露风声,真也不至于吓得汗出如浆,险些失态?!?br />
    虽说心理素质够硬,但眼睁睁看着成千上万、密密麻麻铺满地面的蛇群向自己涌来,丰真差点儿没腿软。早知主公有御兽的本事,丰真也不用承受这样的心理煎熬啊——

    姜芃姬露出一副“我不想回答”的高冷表情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回答,她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她愿意解释,旁人也听不懂呀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前些阵子,慈听主公闲谈,说是梦见仙山琼海,耳畔有仙人呢喃,似在传道受业——醒来之后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,只记得袅袅仙音——慈以为,兴许主公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御兽之术,正好克制高越族的阴谋。如此看来,我军大胜,这是早已注定的局面!”

    远古时代的人相信君权神授,百姓对此更是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如果姜芃姬脑袋上扣着“天命所归”的光环,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卫慈睁眼说瞎话,话中多少还有些阿谀谄媚的意思。

    姜芃姬被扣了一顶高帽子,她目光复杂地瞧了一眼卫慈。

    这人为了帮她圆谎可以不惜名节。

    挺傻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今日看到蛇群,突然有一种让它们臣服撤退的冲动。不慎用力过猛,反而没留下什么活口。这般能力,我也不知道从何而来。经过子孝提醒,兴许就是那个梦的缘故?!?br />
    左右不是什么大事,姜芃姬三言两语将这个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卫慈他们好糊弄,但直播间的观众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远古时代人!

    【轩辕明镜】:主播,你这么糊弄一群忠心耿耿的小可爱,你的良心过得去么?

    【不待会有时】:跪求御兽本领!不求和你一样帅气逼人,只求学得三分精髓!

    【喵小幺】:啊啊啊——超好奇啊,主播到底是怎么让那些蛇死掉的?

    姜芃姬许久没有在直播间发言,但不意味着她不关注弹幕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它们是咬舌自尽的!

    咬舌自???

    观众们近乎凌乱,这么敷衍的答案——谁会信??!

    【衣袖十年香】:主播,你又在欺负我们读书少了——

    不管观众们如何威逼利诱,姜芃姬仍旧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蛇尸熊熊燃烧,高越族不放心地派出斥候查探消息,传回来的消息令他们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本以为被万蛇生吞活剥的敌人,竟然完好无损!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高越族上下惊慌,无往不利的蛇阵竟然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“不怕,明日柳羲要是敢叫阵,咱们便派出百兽大军,看她还有什么本事躲过去!”

    高越族能驾驭百兽,百兽大军战力非凡,若非如此,孟湛也不用忍耐他们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深入敌后作战,时间不宜太长。

    这次派出万蛇,尚有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下次要是污染军营食用的水源,那才是无解。

    第二日,姜芃姬派人叫阵。

    她想看看高越族还有什么底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