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是一窝蛇群!

    营寨外围全被数不清的蛇群包围了!

    蛇类身体细长,它们可以轻松从栅栏空隙爬入营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兵卒的素质便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兵卒,这会儿早就吓得屁滚尿流,两眼一翻昏倒在地,但姜芃姬帐下的兵卒虽有慌张,但大多人都能克制畏惧的本能,一面忍着炸开的寒毛,一面举着火把试图对付蛇群。

    “收缩防线,给它们倒油火烧——”

    有了指挥便有了主心骨,但面对蛇群的步步紧逼,火烧的优势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这些蛇莫不是成精了?”

    这些蛇竟然不怕火?

    众人心中惶惶,他们没想到自己不是死在沙场上,反而是被蛇咬死。

    风瑾等人闻讯出来,一个一个吓得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一条蛇不可怕,两条蛇也不可怕,但密密麻麻铺满整个视野的蛇可不可怕?

    “不妙,派人禀告主公,必要时候——准备突围——”

    风瑾和丰真率先从恐惧中回神,勉强克制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先关心自己的身体,反而先顾虑主公姜芃姬的安危。

    蛇群似乎要戏耍他们,除了被火烧的时候反击两口,其他时候都选择步步紧逼,似乎在欣赏猎物临死前的挣扎和窘态。不少蛇类甚至爬到了帐篷上头,一条一条挂着,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“突围什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淡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她似乎没有看到眼前的蛇海,反而淡定地看着自家谋士。

    她冷淡了,观众们受不了了——

    他们能接受姜芃姬在战场厮杀一条血路,看着她从尸山血海突围,但他们不能接受无数的蛇类出现在高清直播画面啊——这不是一条两条,有可能是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蛇!

    【天雨未流】:不行了——直播间画面引起宝宝强烈不适——

    【同同的丫头】:我以为直播间已经够可怕了,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强大的画面——

    【玄香太守】:可怕的古代,踏马再也不做穿越的白日梦了,这条小命玩不起??!

    【水色精灵】:本尊来也,道友不怕,弹幕护体术!大召唤术—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!

    观众们忍着恶心和畏惧,密密麻麻的弹幕将整个屏幕盖住,勉强缓解了不适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不少观众还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十分罕见的,好不容易抢到直播间位置的观众开始陆陆续续退出直播间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看直播,分明是直播画面太过可怕,密集恐惧者看了还不病发??!

    风瑾等人看到姜芃姬出现,心中蓦地稳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还请主公以贵体为重,瑾这便安排突围事宜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瞟了一眼已经涌入营寨的蛇群,冷漠道,“该滚的是这些畜生!”

    风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撇嘴,“敢到老祖宗门前班门弄斧,高越族也是蛮有勇气的?!?br />
    风瑾等人仍旧懵逼。

    “尔等退下——看你们主公如何以一人之力,逼退百万群蛇!”

    姜芃姬忍不住装了一把逼,不等风瑾他们给反应,手中的玉笛横在唇边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第一个音发出来,擅长音律的风瑾、卫慈和孟恒便蹙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笛声刺耳、尖锐,直直冲入耳膜,根本没有半点儿玉笛该有的音色。

    姜芃姬恍若未闻,如青松长柏般屹立原地。

    长发如墨,眉眼如画,双眸微阖之时,那又长又翘的睫毛又似浓密的小扇子,扑闪扑闪。

    两只宽袖滑落至手肘处,好似云朵一般堆砌,露出两截雪白的手腕。

    姜芃姬兀自沉迷,若是静音,她还真有几分谪仙下凡的风采,可若是不静音——

    曲不成曲,调不成调,真像无知小儿拿着笛子乱吹。

    卫慈等人也以为主公是在胡闹,但他们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打入脑海深处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——蛇、蛇——”

    孟浑粗人一个,不懂音律,所以他受到的干扰最小。

    一面是渗人的咝咝声,一面是主公魔音灌耳,二者相较,还是主公的笛音好听一些。

    当姜芃姬奏出第一个音,原本不停向前蠕动的蛇群好似被摁下暂停键。

    第二个音响起,井然有序的蛇群开始骚乱,细长的身躯不受控制地扭曲蠕动。

    第三个音响起,离得近的士兵有一瞬的错觉——这些蛇在恐惧!

    它们的确在恐惧!

    发自灵魂的颤栗,身体本能地想要逃离冥冥中的杀劫!

    姜芃姬在蛇群眼中已经不是模糊的“人”,反而是一条庞大的、掌控它们生死的王!

    倘若有熟练操控精神的强者在这里,便能看到姜芃姬浩瀚如海的精神领域正嚣张地向四面八方辐射,将所及之处都笼罩住,霸道地宣誓主权——

    这里就是老娘子的,谁敢来便宰了谁!

    姜芃姬的体能远远不及巅峰状态,顶多和她七八岁扯平,但精神领域却已经恢复巅峰。

    哪怕镇压两个不安分的子系统,她还能抽出余力铺开领域,抹去蛇类的细小脑域!

    真正杀人与无形!

    所谓以笛音退蛇群,不过是姜芃姬掩饰精神领域的小动作罢了。

    吹奏一会儿,姜芃姬微微睁开眸子。

    一直关注她的卫慈看到她乌黑的眸子倏地转为银白,但这抹银光只出现片刻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若非他聚精会神,说不定也会以为是自己看花眼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停下,兵营众人却看到扭曲挣扎的蛇群渐渐停息,松松软软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卫慈错觉——

    随着群蛇扭动,他好似听到轻微的“噗啪”声,很像骨头折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炷香过去,目光所及之处,蛇群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姜芃姬奏出最后一个尖锐刺耳的笛音,终于肯放下那把委屈巴巴的玉笛。

    军营寂静无声——

    孟浑用武器戳了戳最近的蛇,发现这些蛇竟然没气儿了!

    “把它们都收拾干净了,瞧了恶心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高冷地将笛子挂在腰间,宽袖一甩,翩然回帐。

    破坏蛇类的脑域,理论上还会彻底破坏蛇类的神经中枢。因此,哪怕它们只死了一小会儿,姜芃姬也不担心已经死掉的蛇会借着残留的神经运动会伤害兵卒,放心让人处理群蛇尸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