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湛老谋深算,但架不住猪队友拖后腿,硬生生浪费最佳战机。

    等几封八百里加急书信抵达目的地,多少有些晚了,黄嵩和姜芃姬大军已经进入沧州境内。

    黄嵩这边还好说,他的任务就是牵制沧州兵力,打仗也不是很尽心,没有尽全力,所以沧州南面的压力比较小。相较之下,沧州北面的压力可就大了去了,姜芃姬带兵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当孟湛的密信抵达,她的大军已经破了沧州边境防线,以强硬的姿态撕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,沧州方面措手不及,还未意识到发生什么,地盘就改了主人。

    恶劣情势直到孟湛密信抵达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孟湛很清楚,姜芃姬能在短时间破了寒昶关,可见战力不俗。

    若想胜,需要出奇招。

    他写了一封信再加上自己的族长信物,预备请高越族出马。

    高越族便是孟湛先祖交好的御兽异族,几乎每一个族人都会驾驭凶兽。

    因为先祖交情,孟氏世代照拂高越族,高越族仗着这份恩情,从孟氏这里得到无数好处。

    孟湛请他们派兵阻拦姜芃姬大军,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,高越族被孟氏养得太好了,他们的胃口非常大而且贪得无厌。

    孟湛的请求他们可以答应,但要报酬军费,一张嘴就是百万贯报酬和万匹牛羊。

    孟湛得知此事,冷笑着应下——

    起初,高越族和孟氏的友谊很单纯,孟氏只用为他们准备栖息的领地就好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觊觎沧州的势力越来越多,毕竟沧州这里盛产战马,谁不眼馋啊。

    孟氏想要保住“沧州”这个聚宝盆,必然要有自己的底牌,高越族便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,高越族便成了吸附在孟氏身上的吸血虫,孟氏还不能拿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会儿还想故技重施——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他们要的东西,这会还不能给,只能先给十万贯和一千匹牛羊当定金。等柳贼带兵撤离,剩下的缺口再一次性补上?!泵险肯才恍斡谏?,好似对方的条件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孟湛只打算给“定金”,哄骗高越族卖命,剩下的余款——

    呵呵,那也要看高越族有没有命拿!

    高越族族长不疑有诈,看到十分之一的定金,他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孟氏小儿越来越小气,每年用十来万贯打发我们——打发乞丐呢?”高越族族长得意笑了笑,他回到族地后,私下对心腹嘀咕,“这会儿遇见困难了,还不是要乖乖交出大笔钱财,破财消灾?早干嘛去了?若孟湛小儿不是那么小气,这次说不定就不要他的军费?!?br />
    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

    高越族拿了孟湛给的“军费定金”,抽调五千精壮和百兽军团,浩浩荡荡去往前线。

    别看高越族只出动五千精壮,但打起仗来,两三万敌人都不够他们杀。

    高越族生活比较封闭,他们知道姜芃姬的名字,但却没将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女子罢了……孟湛连个女人都赢不了,窝囊。若是将柳羲生擒了,到时候要和孟湛小儿好好商谈商谈,每年发下来的补助,不能只有十五万贯,怎么说也要五十万贯才行?!?br />
    虽说高越族很富裕,但没谁会嫌弃自己钱少啊。

    以前孟氏对他们不错,每年送上来的钱财多则三十万贯,少则二十万贯。

    自从抠门的孟湛当了家主,给的钱,一年比一年少。

    沧州水路发达,南来北往的商贾都会在此停留,商业发展挺好。

    孟氏占据沧州,不知赚了多少家底,每年五十万贯对他们来说塞个牙缝都不够。

    如今被人打上门了,才想起他们高越族?

    哼哼——

    不趁机敲竹杠,孟氏怕不知道他们老祖宗靠谁发达的!

    对此,姜芃姬丝毫不知,因为派出去的斥候还没传回消息呢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过了这道关口便是落凤坞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瞧了瞧直播间的视角,大致扫了一眼落凤坞的地形。

    “落凤坞?这地方有什么特别的?”

    孟浑解释说,“落凤坞位于沧州北部千岩郡,落凤坞丛林茂密,山低坡缓,常有野兽出没。最重要的是——千岩郡百姓大多都和高越族有关,落凤坞正是高越族的族地——”

    若是他们想要打沧州孟郡,绕不开千岩郡,更绕不开高越族。

    姜芃姬无所谓地道,“高越族的族地怎么了?识相投降,不识相就打过去呗?!?br />
    孟浑噎了一下——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打,这还真是主公的风格。

    孟浑劝不了,但卫慈却不能坐视不管,他说道,“主公率领的大军乃是仁义之师,自然要将就先礼后兵。若是高越族肯弃暗投明,这再好不过。若是不肯,届时再发兵也不迟?!?br />
    一上来就把人暴打一顿,传出去名声不太好。

    姜芃姬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她是来偷袭沧州的,结果开打之前还要问候一声。

    果然,远古时代的战争艺术,她至今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正说着,一声声马蹄从远方传来,我军斥候带回一个穿衣古怪的壮汉。

    这会儿气温稍稍回暖,但普通人还是裹得严实,眼前这个异族壮汉格外不同,他只穿兽皮马甲,套一件虎皮花裙,头上扎着一圈色彩鲜艳的羽毛,裸露在外的肌肤刺满了狰狞的兽纹。

    双眸似鹰,宽而长的鼻子微微塌陷,棕色的厚唇占据小半个下巴。

    他双眸扫了一圈,抱拳行个礼,虎声虎气地道,“我乃高越族使者,现在要见你们的主公?!?br />
    壮汉的雅言讲得不是很好,口音不正,听着相当拗口。

    “高越族的使者?”姜芃姬挑眉,“过来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她说完,暗中瞧了一眼孟浑——

    孟浑赞成先礼后兵,合着是早知道大军行踪泄漏了?

    壮汉不满地看着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你们待客的礼节?”壮汉道,“奉族长之命出使,竟是这般待遇?”

    高越族在沧州的地位很高,许多汉人看到他们都要弯腰行礼或者避退,除了士族权贵,高越族不怵任何人。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,高越族养成了诡异的优越感,自觉高人一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