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较于黄嵩的“多愁善感”,姜芃姬的情绪波澜不惊,似乎没什么事情能引起她的关注。

    一面沿着松河向北行军,一面了解沧州各处的情况。

    孟恒和孟浑都是从沧州出来的,虽说前者是没半点儿实权的宗子,后者是叛逃沧州八年的前任校尉,但二人对沧州的了解总比旁人多。孟浑讲讲自己知道的,孟恒再补充两句。

    打仗么,不仅要了解对方的地形和战略部署,还要了解他们的战力和兵种配置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指望他们多了解,但聊胜于无,权当打发沿路时光。

    孟恒二人十分认真,架不住姜芃姬太容易岔开话题,说着说着便歪了。

    “突然想起正图在沧州也待过一阵——”姜芃姬问道,“沧州权贵当真喜欢斗兽取乐?”

    符望好好当他的狼孩儿,奈何幸运值太低,竟被人捉去当斗兽的野兽,供人取乐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是秘密,符望也不以自己的过往为耻,反而时常拿这个当吹嘘打屁的资本,所以姜芃姬才毫不芥蒂地提及此事。她好奇了——不是说东庆士族都是娘兮兮的?

    一群为娘会喜欢这样血腥的活动?

    仅仅是为了看着生命在斗兽场为了生存而厮杀?

    孟恒一时没转过弯来,倒是孟浑反应淡定,好歹是跟主公七八年的老人了,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传闻,孟氏先祖们孟公有驯兽之能,襄助夏太///、、祖征战天下的时候,他献出十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野兽大军。本人更是如蚩尤一般,驾驭食铁兽,战力非同凡响?!?br />
    如果不是顾忌孟恒,孟浑真想直呼人家老祖宗的名讳,哪会用敬称?

    孟精本人能征善战,算得上能文能武的儒将,本人还会御兽,听着就十分高大上。

    因为孟精的影响,沧州那边一贯有豢养凶兽的风俗。

    不过凶兽容易伤人,久而久之便消停了,只有达官贵人才有资格豢养。

    养凶兽可不是为了让它们卖萌的,无聊的权贵便弄出斗兽的玩法,浑然不把人命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符望是其中一个受害者,既不是第一个,更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“驾驭食铁兽?听着倒是威风凛凛啊,可惜了——”

    先祖孟精号称“人中白龙”,后代却出了孟湛这么个煞笔。

    孟氏的未来,怕是要落在孟恒——这个被孟湛除名除宗的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口中感慨,观众们却笑翻了天。

    骑着食铁兽?

    威风凛凛?

    萌死人才对!

    【花花爱猪头】:主播,你知不知道食铁兽是谁?

    【桑雀】:估摸着主播不知道吧?讲真,小时候读到蚩尤驾驭食铁兽和黄帝大战,我还以为食铁兽是什么可怕的凶兽。直到某天跟着爸妈去了一趟大熊猫基地的月亮太阳产房——

    【有点无聊】:想象不出大熊猫背上坐着个人,配合打仗的样子——

    【基佬一枚】:突然想起一件事情——主播这个世界,大熊猫应该都是野生的吧?狩猎也不犯法,不如哪天养只大熊猫?近距离围观主播撸猫啊,这个直播间估计这辈子都戒不掉了。

    【烟火纪元】:人家大熊猫明明是熊,不过我也想撸一下——嫉妒使我质壁分离。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,她知道这个世界有食铁兽,但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听观众们讲,这食铁兽外貌和广义上的威猛不太一样?

    “士久见过食铁兽?”

    士久是孟恒的表字。

    周易云,恒者,久也。

    这个表字说不上好,但也说不上不好。

    孟恒道,“见倒是见过?!?br />
    “长得如何?”

    孟恒说,“《神异经》记载‘南方有售,名曰啮铁’,《尔雅》中也曾说‘似熊、头小、痹脚,黑白驳,能舐食铜铁及竹骨’??此莆潞臀藓?,实则凶狠好斗,一掌便能拍碎人的头颅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用有限的想象力去想,脑子里浮现类似黑白棕熊的模样,还是挺凶的。

    “约莫是审美不一样吧——”

    未曾想,她很快便有机会见识食铁兽大军的“凶残”。

    孟氏先祖有驯兽技能,但他的本事却是从沧州北面某个驯兽部落学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投桃报李,孟氏先祖庇护这个规模异族,甚至鼓励异族和沧州本土百姓互相通婚。

    因为先祖的友谊,这个部落和沧州孟氏也建立比较牢固的关系。

    孟氏庇护他们,提供栖息地,他们则帮孟氏守好北面的边线。

    中原农耕民族点亮的耕种技能,这些异族各自也有不同的本事。

    姜芃姬率领大军沿着松河向北,松河没有堤坝,故而河面极宽,水流也湍急不少。

    半月之后——

    姜芃姬抵达目的地,大军渡河并未遭受任何意外,顺利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有诈?”

    生怕半道被偷袭,大军渡河也是战战兢兢的,随时做好撤退和支援的准备。

    等他们全部渡河,顺带休整两个时辰,仍旧没有发生半点儿意外。

    “难说—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见招拆招就是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拧了眉头。

    根据斥候回禀,周遭还真没什么埋伏。

    若真有埋伏,大军渡过松河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殊不知,不是孟湛不想,根本就是他这边消息滞后。

    这份“功劳”还要归功于那位“千里驰援寒昶关”的守将。

    孟湛知道他耽误了多少战机,险些气得心脏病发作。

    他一连十道命令将人召回,拔剑把人杀了都不解气。

    黄嵩和柳羲大军在松河分道扬镳,分兵偷袭沧州,这么重要的消息竟然被这个贪生怕死的蠢货瞒下来了。若是消息即时一些,说不定还能派兵偷袭埋伏,如今——黄花菜都能凉了。

    孟湛不愧是老姜,果然比新姜老辣,杀人泄愤之后,很快便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沧州松河具有战略意义的渡口不多,黄嵩和柳羲两个黄口小儿,应该是打着两面夹击的主意——按照这个思路,孟湛很快圈出几个点,迅速起草文书,八百里快马加鞭将命令传出去。

    哪怕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攻击,那也不能让这两个黄口小儿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孟湛眼底闪过浓郁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到什么,坐回席垫,提笔磨墨。

    “快,速速将这两封信函送往湛江关和彧门关守将?!?br />
    沧州天险门户共有三道,寒昶关、湛江关以及彧门关。

    寒昶关这道天险防着东庆国内势力,湛江关以及彧门关则不同。

    孟湛阴鸷地低语,“一不做二不休——莫要将老夫逼得太狠了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