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位丰先生——倒是慈父心肠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想到丰真的请求,心肠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很恶心死掉的丈夫,但很喜欢孩子。

    若是当年被落胎的孩子能安然生下,如今也已经启蒙了?

    可惜,缘分太薄了。

    车厢内除了她,还有照顾她生活,保障她安全的女营女兵。

    女兵和丰真没接触过,自然不知道他的本性。

    不过人都喜欢脑补,若是对一个人有好感,便忍不住给他贴上更多的美好标签。

    丰军师那么睿智聪慧,肯定也是个慈父??!

    不知真相的丰仪对此只能说——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月余之后,丰仪收到自家父亲千里迢迢“邮寄”过来的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里面没装别的东西,除了各种精巧玩意儿便是丰真写给丰仪的家书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,整整二十四封,每一封都有四五页信纸,摸着很是厚重。

    丰真不拘泥父亲的身份,时常与儿子玩笑逗乐。

    虽说这对父子聚少离多,但感情却比很多疏离的封建家庭父子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小子谢过夫人?!?br />
    面色尚且稚嫩的丰仪对着万秀儿道谢,温和有礼,行事有度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这个玉树芝兰的小小少年,万秀儿对他的好感又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儿子都这么可爱有礼,身为父亲的丰真自然也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唉——

    若非这个世道,丰仪也该待在丰真身边,成为旁人眼中艳羡的父子。

    万秀儿见丰仪面相羸弱,瞧着有些先天不足的样子,心肠越发软了。

    羸弱却不乏灵气,似天地钟灵的美玉。

    搁谁,谁不喜欢呢?

    万秀儿笑道,“谢什么?若非丰先生安排周全,小妇人未必能安然抵达丸州?!?br />
    丰仪见她神情有些疲倦,应该是舟车劳顿,累着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体贴地问了句,“夫人原道而来,可寻好下榻处?”

    万秀儿想了想,摇头。

    落脚的地方还没找到呢。

    丰仪道,“若夫人不嫌弃,不妨在寒舍将就几日。父亲常年不在家,内院空闲,夫人住着也无碍。这会儿天色已晚,再找民宿落脚,怕是不妥。夫人帮了家父大忙,生为人子岂能怠慢恩人?小子认识些人,还能帮着夫人打听附近可以租赁的宅院。您一个妇人,在外总有不便。不如在寒舍暂居,等找好租赁的宅子或者长居之处,届时再搬走,省了来回麻烦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眨了眨眼,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小小少年。

    人家个头还没自己胸口高,说话头头是理,做事井井有条,已然能窥见未来风范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会不会太麻烦了?”

    丰仪道,“父亲不在家,家中仅有几个照料的仆从和婢女,不麻烦的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倏地想起丰真的委托,心下一叹。

    当真是令人怜惜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小妇人便叨扰了?!?br />
    丰仪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跟金鳞书院的夫子请了假,翘掉下午的骑射课,领着万秀儿去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到了丰府,万秀儿隐隐有些牙疼——

    这到底是自己照拂这个孩子呢,还是这个孩子照拂自己呢?

    丰仪给她安排独立清净的客院,派管家去牙行挑了服侍她的丫鬟还有干粗活的婆子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让人备好用得上的生活物品,让裁缝铺过来量体型,制新衣——

    乱七八糟的事情,这孩子却像是熟稔于心,做得极其顺手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万秀儿对丰仪越是心疼。

    听话懂事又聪慧的孩子,谁不喜欢??!

    万秀儿甚至脑补一出父亲不在,稚儿独自扛起府邸苦情大戏!

    “大郎,客院那位夫人?”

    管家有些迟疑地问。

    丰仪动手拆开丰真写的家书,逐字逐句读完。

    从最早的日期开始,大多都是写思念、沿路见闻和军中趣事儿。

    “父亲这个年纪——”丰仪余光看了一眼管家,平淡地道了句,“他也该收心了?!?br />
    管家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一次深刻意识到丰府当家作主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——”

    丰仪道,“三十而立的人,若还是花天酒地的,总不像样。若有人管管他,大善!”

    管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他感觉主家这对父子角色颠倒了。

    丰仪才是那个被叛逆儿子伤碎心的老父亲!

    “不过老爷那边未必有这个意思——”管家弱弱地道。

    丰仪却笑了,笃定地道,“方才试探那位夫人,她对父亲的印象极好,甚至赞他‘至纯至性、端方君子’——管家,你说若父亲没这个意思,他能和这八个字沾上边?”

    正因为有意思,所以才装模作样??!

    管家这才回过味,一边点头一边感慨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传闻中的“知子莫若父”?

    想了一圈,管家也没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丰真若知道儿子这么懂他,定会无比欣慰。

    送走万秀儿的车队,他收拾多余的心神,将精力放到战局。

    这两日过去了,黄嵩和姜芃姬关于俘虏的分割也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边负责商谈的人是风瑾和卫慈,黄嵩那边的人则是程靖和聂洵。

    因为有黄嵩的首肯和暗示,二人在这个问题上面都没有太过强势。

    这本是双方能都满意的局面,偏偏有人不乐意。

    原信听说自家主公黄嵩让出大头,分配俘虏、辎重财产的时候又没有据理力争,心里顿时不满起来。他倒不是不满黄嵩的谦让,只是怀疑有人偏向姜芃姬,一条胳膊肘往外拐。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原信脑海浮现出聂洵的脸。

    一旦生出这个念头,心里便多了一根刺。

    他对聂洵的感官本就不好,如今再添一层隔阂,二人关系便势同水火。

    这事惊动黄嵩,他出面从中调和,二人明面上冰释前嫌,私底下却更加不对付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莫要让老夫抓到你的把柄?!?br />
    原信远远瞧着聂洵和孟恒,两人说话的时候气氛融洽和谐,心中那根刺越发明显,冷嗤一声,眸中闪过些许冷光。聂洵背对着原信,故而没有感觉,不过孟恒却是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孟恒自然地挪回视线,神色正常,不露一丝破绽,他还对着聂洵感激地作了揖。

    “如此,拙荆便麻烦弟妹照拂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