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    万秀儿是个细心的人,很快便从二人闲谈中得知丰真的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鳏夫,膝下有子。

    说起自家儿子,人家眼睛都是亮的,嘴上说着嫌弃,但那副自豪的模样却怎么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万秀儿表面平静,内心好笑,

    她以为能跟着女主公干事儿的人,必然心思诡谲、狡猾玲珑,未曾想丰真如此单纯。

    嗯,倒是比那些虚伪做作的男人可爱多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幼苗全死,万秀儿特地多移了两株,悉心照料,应该能活。

    丰真见她忙好了,起身将她送回女营暂居的营帐。

    万秀儿点着油灯,翻找出去年晒好的攀枝花干花,连夜做好几只枕褥,再将干花塞进去。

    时下流行又细又窄又高的木枕,地位越高的人能用的木枕木料越好。

    木枕太高,这导致很多人因为木枕留下落枕的毛病,万秀儿的母亲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将攀枝花掉落的花朵晒干,挑拣最软最细的,塞进枕褥中作为填充物。

    万秀儿也不喜欢木枕,丈夫又数年不在她屋内就寝,她干脆把自己的枕头换了。

    自己舒服就好!

    连夜做好,万秀儿委托女兵将几只枕头送了出去,这样不容易惹闲话。

    姜芃姬因此受益,她抱着那只软软的枕头嗅了嗅,枕面带微微的馨香。

    “里面塞了什么?闻着挺香的——”

    收到这东西的时候,姜芃姬正在用膳,丰真被她抓来加班。

    她盯着对方干活,看他有没有功夫溜号泡妞!

    丰真瞧见姜芃姬怀中翻来覆去的东西,脑中想起昨日万秀儿的话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若是不出意外,等他忙完手头任务回营帐,应该也能看到同样的礼物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倒是略微可惜了——

    唉,独一无二的谢礼被人瓜分享受,明明是旁人沾了他的光,弄得像是他沾了主公的光。

    是的,万秀儿打着感谢姜芃姬的名头,给姜芃姬和她重用的谋士武将都送了一份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攀枝花吧?!狈嵴娼恿艘痪?。

    “攀枝花?用干花做枕芯,她也是有心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只觉得这个名字挺好听。

    捏一捏软软的枕头,姜芃姬打算晚上枕着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秀儿心思真巧,这枕褥是可以拆换的?!苯M姬发现枕褥一侧有绳子,拨开一看,发现两侧并不是用针线缝上的,而是用一根长绳子细细密密地交错系上,但又不留缝隙。

    解开绳子,姜芃姬掏出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没发现直播间的弹幕大变样。

    【缀晚烟】:吓死宝宝了,宝宝乍听攀枝花,还以为一座城市被塞进枕头了。

    【我叫苏苏】:丢人——宝宝也误会了——

    【君珀】:桥豆麻袋——我记得攀枝花好像是古代木棉树的别称吧?

    木棉树?。?!

    大多观众还一头雾水,疑惑攀枝花是什么花,某些观众脑子已经转过弯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是木棉树??!

    【我不喜欢吃苹果】:我以前看过,记得木棉花在古代是观赏性植物,后来才被加工利用。

    【汤圆战士】:惊——这么说来,主播现在能种棉花了?

    古代社会生产力低下,百姓一辈子都为衣食住行发愁。

    食物方面,姜芃姬这边已经开始研究地瓜和红薯,这两样东西产量大,不知能让多少人果腹。若是再用高产的棉花解决穿衣问题,等姜芃姬打下整个天下,盛世王朝指日可待!

    观众们激动了,不过也有学霸给他们波了冷水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棉花是锦葵科棉属植物的种籽纤维,我们常说的棉花应该是细绒棉,产量高,纤维优良。木棉树是木棉科木棉属,花蕊可用作织物原料,木棉树本身还能用来造纸。虽说木棉花的棉絮也能做棉衣,但在制衣和产量方面,肯定不如我们熟知的棉花——

    木棉树开出的花不等于棉花!

    有了老司机科普,观众们的热情被浇灭大半。

    不过,当姜芃姬掏出里面的填充物,他们的热情又高高扬起——

    里面有木棉花棉絮,不过也有白白的棉花!

    姜芃姬捡出一团捏了捏,手感不错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代,真正的纯棉衣服可是有钱人才能穿的。

    不过纯棉衣服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姜芃姬作为战士,除休假时候能穿一两回,平时都是穿特战军装。军装用星际某种韧性极强的植物纤维制成,摸着比棉舒服,但普通刀刃难以割破。

    因此,她不知道棉花在远古时代的别称,但它知道这团玩意儿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激动之下,姜芃姬一掌拍碎身前的桌案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巨响,吓得丰真连笔都拿不稳,竟在宣纸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墨迹。

    干嘛呢——

    丰真抬头看向自家主公。

    私心以为,主公所用的器具应该换成铜制或者铁质,不然隔三差五更换,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?”丰真弱弱开口。

    姜芃姬霍地起身,留下一句——你继续,我先走——拍拍屁股,不带一片云彩。
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主公人不在了,他能不能偷偷摸个鱼?

    万秀儿正在整理丰真送来的东西,她肯定不能随着大军前行,最大的可能是被姜芃姬送到她的治地。有了这样的想法,万秀儿便开始收拾行囊,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——

    听到外头有动静,万秀儿诧异地伸了下脖子。

    见是姜芃姬,她起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?!苯M姬松开手心,单刀直入地问,“这东西,你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万秀儿吓了一跳,她还以为这团棉絮有什么问题,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棉絮被人做了手脚,有人借她的手陷害柳羲?
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阴谋论和宅斗阴私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半晌,她迟疑地道,“这、这是我在院子里种的树……可、可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难不成真的闹出事儿了?

    姜芃姬却激动地抓住万秀儿纤弱无骨的柔荑。

    她激动地问,“还有多少?树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万秀儿摸不着头脑,但她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光从姜芃姬表情来看,应该不是什么坏事,她可以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树,院子里种了三株,还有七株正常的攀枝花……”万秀儿不知道生长棉絮的树叫什么,不过它混在攀枝花里头当陪嫁,应该也是攀枝花的一种吧,顶多长相怪异一些。

    私以为,大概是攀枝花长歪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