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慈失笑。

    虽有善心却非善人,这般耿直的话,估计也就自家主公说得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打算如何安顿那些俘虏?”

    虽说俘虏还没分配好,但他们也要提前做好打算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军队,作战中途俘虏来的兵丁,多半要丢到推到阵前当炮灰。

    这么做看似残忍,实则也有好处。一来能增加我军人数,从声势上让敌人畏惧,二来能用“正当”手段去芜存菁,三来减少吃饭人口,节省军粮支出,最后还能让他们当一波挡箭牌。

    真可谓是“物尽其用”。

    俘虏不同于自家军队,素质高低不同,若是留着不处理,反而会成为大军的拖累。

    那些俘虏,好歹也是吃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米饭才长这么大的,若是不回馈社会就死了,岂不是白白浪费资源,“分批运走吧,后方还有很多荒田无人耕种呢?!?br />
    卫慈喏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正要把姜芃姬的指令传递下去,余光看到丰真的身影消失在军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丰军师方才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兵卒道,“丰军师方才过来吩咐俺们去清点东西?!?br />
    卫慈更加好奇了,丰真性格比较懒,他怎么会主动包揽责任范围之外的事情?

    “清点什么?”

    兵卒回答,“清点寒昶关守将遗孀的用物,丰军师说是要物归原主?!?br />
    卫慈嘴角一抽,他便知道丰真没那么勤快。

    “单子有么?我瞧瞧?!?br />
    卫慈伸手,兵卒连忙将清理出来的单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竹简上面用浓墨划出来的物品,全是丰真要的东西,东西倒不多,除衣衫首饰、绫罗绸缎和植株玩物,还有几张沧州境内的地契,钱财几乎没有,整体而言,这份单子没什么价值。

    以丰真如今的身家的地位,暗中扣下这些,没人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这种行为往小了说没什么,往大了说也是个污点。

    卫慈拧了眉头,展开那卷竹简,掉出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?”

    兵卒道,“丰军师写的条子,说是上面物品折换成银钱,他会补上缺漏?!?br />
    卫慈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冤枉这个浪子了,人家脾**归浪,但也谨慎小心,岂会轻易授人把柄?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追逐美色也不看看场合时机——”

    军营二三年,母猪赛貂蝉。

    从北疆备战开始到现在,丰真的确素了很久,但这不是他看到美貌寡居的御姐就春心大动的理由吧?什么物归原主?还不是趁机刷一波好感,看看有没有趁虚而入的机会?

    这话可是误会丰真了,在他看来,欣赏美好的女子是一种享受,欣赏归欣赏,不意味着要据为己有。说句悄咪咪的话,他也挺欣赏自家主公的,但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肖想对方啊。

    打仗多年,难得看到个合乎胃口的女子,还不许他多看两眼?

    “万娘子清点一下,可还有遗漏的?”

    万秀儿受宠若惊,她再无知也知道丰真是姜芃姬帐下谋士,让他亲自过来,能不吓人么。

    丰真办事能力跟他的节操成反比,万秀儿粗粗一看,好似什么都不缺了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有心了,劳烦丰先生多跑一趟,小妇人在这谢过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摸不准丰真此举是姜芃姬授意还是别的,但见对方神色和煦,没有丝毫不耐烦,心想此人应该是个好说话的,于是万秀儿斟酌着道,“有一事,小妇人的确想麻烦丰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丰真仔细打扮,收敛放荡不羁的表情,那也是个一表人才、人模狗样的。

    “万娘子请说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想了下,迟疑地说出口,“这样的——小妇人院内种有两株攀枝花。亡母生前种了一院子,小妇人出嫁之时,亡母赠予一株攀枝花幼苗。养育多年,多少有些感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攀枝花?

    丰真见识丰富,自然听说过这种观赏植株。

    据传闻,某些边陲之地还用攀枝花作为男女爱慕的信物。

    母亲在女儿出嫁之时赠送攀枝花,那也是满满祝福,怪不得万秀儿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万娘子是想将院中的攀枝花挪走?”

    若是挪走,植株难以存活啊。

    万秀儿失笑,似乎被丰真的脑洞逗笑,她解释一番,“这会儿还在行军打仗,哪里能让丰先生调拨兵卒为小妇人挖什么攀枝花呢。不过是想从主杆移一支幼苗,带在身边聊以慰藉?!?br />
    丰真眉头舒展,如果只是取一支幼苗,这倒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正巧现在还在休整,丰真又是个“闲人”,自告奋勇陪万秀儿走一遭。

    丰真可不是小透明,他陪着佳人离开军营的事情很快传到姜芃姬耳朵。

    “擦——泡妞也不看看时机?”

    姜芃姬表情扭曲,右手捏断了毛笔。

    她忙死忙活,丰真却顾着泡妞,人干事儿?

    丰真感觉不到姜芃姬的怨念,他陪着万秀儿来到原先的府邸,一路去了内院。

    内院里头果然种了好几株攀枝花。

    攀枝花可不是什么花,准确来说那是树。

    史书记载,攀枝花高一丈二尺,一本三柯,至夜光景欲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“切类桐木,二三月花既谢”的记载。

    丰真听过攀枝花的消息,但还是第一次看到,因为这玩意儿只有很少一部分权贵才能养在家中当观赏景物。要不是万秀儿亡母出身比较高,她后院也养不了这东西——

    丰真席地而坐,仰着脖子看万秀儿,看了一会儿,脖子都酸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顾着打仗,他也没怎么睡好,靠着树干便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万秀儿见他动作,想到丰真大老远陪自己来一趟,心中存了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奈何她身无长物,对方也瞧不上眼。

    与其送贵重的东西徒增笑柄,还不如送些实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是寡居的妇人,倒不好单独送丰真什么,干脆把姜芃姬等人的份也算上了。

    “攀枝花处理一番,可用来填充枕褥,再往枕褥塞些助眠的干花,枕着比寻常木枕舒服?!?br />
    “哦?”丰真醒了醒神,应了一句,“还有这等功效?”

    万秀儿道,“小妇人那边还收着一些,倒是能做几个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