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冷静瞧着女子,不发一语,仿佛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瞧见女子的样貌,原本寡淡的眼神瞬间亮了几分,眼底闪过几缕欣赏。

    别看丰真放荡不羁爱自由,但在某个方面而言,这位丰浪子却是个“专情”的人。

    天底下的美人何其多?

    闭月羞花、燕瘦环肥者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三千佳人,丰真独爱御姐。

    假如不是风韵成熟的御姐,哪怕女子长得再好看,搁在他眼中也是寡淡无奇,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素衣女子正好是丰真最爱的类型。

    面如鹅蛋,肤如凝脂。一双丹凤眼,眼型细长,内勾外翘,两弯墨眉似二月柳叶。明眸秀项,身材婀娜苗条,腰如杨柳,纵然穿着颜色素淡的衣裳,仍旧遮挡不住那股成熟知性。

    依照丰真的标准,他能给这个女子打个九十以上的高分。

    美色虽好却不一定要据为己有,丰真的心态还是以欣赏居多。

    见自家主公不言语,丰真笑着道,“夫人所言当真?”

    女子暗中捏紧了袖中的柔荑,面上却镇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所言句句属实,小妇人岂敢拿自家性命做赌?”

    女子扬唇浅笑,好似先前的焦虑和担心都是旁人眼花。

    寒昶关被敌人攻破,到处都是杀喊声,仆从侍女都忙着逃路,哪里顾得上这一家子老???

    女子出身河间郡,二九年纪嫁到了沧州。

    虽是士族女子,但她也知道城破之后,敌将家属会有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姜芃姬未抵达之前,那几个兵卒抢掠钱财,滥杀逃窜的仆从,还对府中婢女生了银邪念头。

    当其他侧室小妾六神无主的时候,女子果断召集女眷和孩童避退内院,借着墙垣抵挡片刻。躲在内院的时候,她听到几个婢女被敌兵抓住的动静,那凄惨的声音甚至盖过了外头的喊杀。

    因此,当内院大门被人踢开,女子才误以为姜芃姬等人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若是什么都不做,满院子的女眷下场堪忧,几个稚儿也难以保全性命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女子干脆搬出了姜芃姬,希望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认识姜芃姬,年少时候也有些许接触,说是“故人”也不算撒谎。

    丰真瞧了瞧女子,扭头瞧了瞧自家主公,对方正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就有趣了,我主就在你的面前,你若真是我主故人,为何没认出来?”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地瞧着女子,对方很快明白丰真的意思,本就苍白的俏脸顿时没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“柳、柳羲?”

    女子视线一转,落到居中的姜芃姬身上,话语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真的没想到姜芃姬就在她眼前??!

    丰真刚要扬唇,自家主公却对着女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许久不见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——

    眼前这女子还真是主公的旧识?

    丰真懵逼,观众们也懵逼,他们可没有姜芃姬那么变、、/态的记忆力。

    一阵骚动过后,潜水许久的远古大佬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呀——这位小姐姐有点儿眼熟,我记得她是主播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出现过的贵女之一,还是上官婉的手帕交呢。刚才疯狂翻找直播间笔记,终于找到她——万秀儿!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擦——大佬你还活着呀——

    【绮霖】:膜拜大佬!

    【铲屎工】:膜拜大佬!

    【贰拾岁遇见你】:上吧,精灵球!活捉一只大佬!

    了解直播间的人都知道,直播间第一位观众便是这个【偷渡非酋】,最初的录播视频也是从他这里流传出来的。据说啊,此人还是女帝直播论坛的创始人兼相关杂志的专栏编辑。

    江湖传闻,还有土豪斥资百万,只为买他这个远古ID,只可惜人家不肯卖。

    女子正是万秀儿,当年和姜芃姬有数面之缘。

    她听到姜芃姬的回应,长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姜芃姬从哪个尸山血海爬出来,浑身上下全是血,看得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这般骇人的模样,她怎么认得出来?

    要知道她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八年前!

    姜芃姬的身高远超寻常女性,甚至连许多男子都要仰视她。身穿甲胄,头戴头盔,手持双锤,简简单单立在那儿,那就是个浑身上下充斥着英气的青年将军,谁会将她联想成女娥啊。

    “你的夫家?”

    姜芃姬瞧她装束,眉头微拧。

    如果万秀儿的丈夫是寒昶关某个敌将,这会儿估计连尸体都凉了。

    虽说姜芃姬不会手下留情,但故人一见面就宰了人家丈夫,让人守了寡,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万秀儿轻叹一声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夫家乃是寒昶关守将,如今呢——估计已经去阎王殿报道了吧?!?br />
    对方越是淡定,姜芃姬这边越是尴尬。

    万秀儿死了丈夫,她反应平淡,不过丈夫的妾室和孩子却哭嚎震天,甚至顾不上形象。

    听到这动静,万秀儿神色寡淡地垂下眼睑,唇角嗤了一下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是个厚脸皮,尴尬的情绪没有保留多久,她便淡定地道,“念在你我交情,等战事停歇,我会将你丈夫的尸首送还回来,好歹还能入土为安,不至于暴尸荒野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道,“我是你的阶下囚,雷霆雨露皆为恩典,亡夫若能求得全尸,也算善始善终了?!?br />
    她的反应激怒了哭泣的妾室,一个一个叱骂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生不出蛋的老泼妇,老爷平日待你不薄,如今他去了,你竟连一滴泪都不肯掉——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早早咒老爷去死了,你好另外攀个高枝儿?”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心肠啊,蛇蝎妇人,你早晚会有报应的!”

    几个如花似玉一般的妾室哭哭啼啼,几个稚嫩的孩童窝在她们怀中抽抽噎噎。

    万秀儿连眉头都懒得抬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下令让人把这些吵吵嚷嚷的妇孺带下去,动作算不粗暴,但也够不上温柔。

    “瞧这样子,你这些年过得不是很舒心?!?br />
    万秀儿将散落的鬓发掖到耳后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后院女子,多半都这样,像你这般潇洒自在的,世间能有几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