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证明,孟浑还是低估他家主公了。

    只有取错的名字,没有取错的外号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外号叫什么?

    八十五万直播间观众一致认可——人形战场绞杀机。

    给她一把无坚不摧的大砍刀,她一个人就能拆了一座战争堡垒,强得不像是个人。

    寒昶关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,兵卒没有太多的着力点,不管是冲锋还是撤退都有难度。敌军霸占关卡优势,渐渐将劣势扳回几分,战场看似凶险,但寒昶关依旧固若金汤,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样下去不行。众兵虽借助云梯之便登上城墙,但城墙狭窄,不易摆开阵势——”

    寒昶关城墙狭窄,可供落脚的地方太少,同一时间登墙的兵卒数量不大。

    敌人不同,他们从关后登墙,地势较为开阔,完全可以凭借人数优势将登墙的人杀退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从城墙跌落的我方尸体,不仅丰真的脸色不好看,姜芃姬的表情也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城池,一旦城墙失守,胜负基本已经成了定局。

    不过寒昶关号称沧州三道天险门户,自然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若是这么简单就能攻破,占据沧州的孟氏也不可能屹立不倒、威风嚣张数百年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果断下令道,“子实,下令城墙兵卒撤退!”

    继续耗下去,己方损失会越来越大,那只是无意义的牺牲,实在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丰真面色巨变,眼底似闪过丝丝缕缕的挣扎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,他的眼神转为坚定,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不可——”程靖阻止丰真,咬牙道,“若此时撤兵,我方气势大降,届时更无力破关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纵然占据城墙,我方依旧没有撼动敌人防线。明知登墙无用,上去便是死,我为何要让我的兵卒登墙送死?”姜芃姬对着程靖冷声道,“这寒昶关,我今日破定了!”

    姜芃姬性格异常果决,一旦下定决心便没有转圜的余地,优柔寡断四个字与她绝缘。

    “先锋军,我才是统帅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的态度坚决,不容旁人抵抗。

    战场瞬息万变,命令下达延迟,哪怕只有一分一秒,照样会有无辜的兵卒为之付出性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摆出身份,程靖只能拱手作揖,心情沉重地选择了服从。

    纵然姜芃姬不是程靖的主公,但正如对方说的——先锋军,姜芃姬才是统帅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统帅命令高于一切!

    姜芃姬下令放弃此次进攻,已经登墙的兵卒只能且战且退,放弃好不容易才抢来的战果。

    数年练兵,姜芃姬帐下兵卒可以做到绝对的令行禁止,气势影响并不大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黄嵩派遣的兵卒表现略显逊色,原本高亢的气势低落了不少,撤退也不过果决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边选择了撤退,死守寒昶关的敌军喜得热泪盈眶,高呼的声音让他们气势大振。

    听着城墙上如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,姜芃姬咬着摩擦后槽牙,问丰真。

    “投石车架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丰真拱手回答,“已经架好?!?br />
    投石车体型庞大,目标明显,难以移动,除了攻城战和两军正面对垒,一般很少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姜芃姬作为科技达人,怎么会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?

    当年在成安县一战初登场的投石车,如今已经改良了数代,基本可以适应各种地势战争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投石车可以拆卸搬运,搭建起来也不复杂。

    纵然寒昶关地势狭窄险峻,但只要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,投石车便能搭建、投入使用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登墙夺关,那么干脆拆了这破关!

    姜芃姬派人攻城的时候便叮嘱后方搭建投石车,如今已经搭好就位了。

    “等弄出了炸药,打到哪里便炸到哪里,什么天险门户,全部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姜芃姬口中暗暗咬牙,若非战场混乱,她真想抄着双斧把寒昶关那两扇厚重铜门拆了。

    程靖也注意到后方的情形,面色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寒昶关地势险峻,似投石车这样的重物根本运不上来——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霍地想起先锋营后方带着的辎重车,莫非辎重车里头装着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投石车的零件?这般巧夺天工的设计和制造,难不成柳羲帐下还有墨家精英弟子相助?

    程靖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里的确有墨家弟子,不过张平更加擅长民生器械,邵光专注水利方面。

    攻城器械的改良,大多时候还是姜芃姬提供思路,张平带领工匠逐一尝试改良。

    “火箭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令人取来自己的重弓,这把弓极为沉重,从弓身到弓弦,全是匠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。根据他们的算计,想要将这把弓彻底拉开,拉弓之人至少得是八尺壮汉,拥有四石之力。

    姜芃姬臂长不足,但她身高却是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开弓需要四石之力?

    自然也是够的。

    只见她一足点地,一足抵在弓身,右手拉弦,将特制的箭矢点上火。

    浑身蓄力,沉重的巨弓在巨力的引动下张成满月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声沉重的嗡鸣响起,那支巨大的箭矢霍地离弦而去,冲着寒昶关城墙飞去。

    精铁制成的箭头狠狠没入城墙门楼,蛛网状的裂痕向四周蔓延,门梁竟然忐忑了。

    “冲着那个地方——给我砸!”

    姜芃姬夜视力极强,她能清楚看到寒昶关城墙上的情形,不过其他人却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们都做不到了,更别说在大军后方的投石车炮手了。

    程靖看着整个过程,掩在袖中的双手输得攥紧,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在手心留下月牙印。

    姜芃姬把巨弓丢给一旁的勤务兵,周身还萦绕着尚未散去的戾气。城墙上的守兵没来得及开心,一颗又一颗巨石从天而降,砸在城门楼、墙垛以及寒昶关两边的山体——

    寒昶关守兵脸上的笑意还未收敛,天降巨石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、这和他们预想中的剧本完全不一样??!

    姜芃姬看着城墙上的情势,郁闷的心情终于好转了,残留的怒火转为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