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哪儿有什么动静啊,大半夜别自己吓自己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兵卒身边的同伴被惊了一下,困意退去三分,以更加凶猛的劲头涌来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气,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性眼泪,稍稍缓解酸涩眼球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俺真的听到了呀——”兵卒睁大眼睛朝城下看了看,周遭一片漆黑,唯有远处的敌方大营还燃着大片篝火,给夜幕增添一分光彩,“诶——奇了怪了,难道真是俺听错了?”

    兵卒挠了挠许久未洗的发髻,手指扣下一层黏糊糊的头皮屑,用手在衣服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真的是俺听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同伴摩挲着双臂,试图借此让自己暖和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破天气冷死个人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!?br />
    最底层的兵卒没有人权,干着最累的活,拿着最低的军饷,很多时候还吃不饱穿不暖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伙儿都这样,这样的待遇倒不是很难受,乱世之中能活下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偏偏柳羲和黄嵩大营那边贼热闹,晚上还喝酒烧烤,这日子过得比神仙还快活啊。

    大家同是乱世之下的炮灰,为何人家吃香喝辣,自己却只能忍饥挨饿?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!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些,本就饥肠辘辘的肚子更饿了,饿得他连说话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伙计,俺先靠着眯一会儿,有什么情况喊一声,这肚子饿得难受——”

    “嘿!这会儿能有什么事情?你安心眯一会儿,天亮了喊你——”

    柳羲和黄嵩大营只顾着吃喝玩乐,一连二十多天都这样。

    这会儿大半夜的,别说风吹草动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疲倦的守兵倚靠着墙垛呼呼大睡,希望睡眠能让他们身体暖和一些,节省体力。

    “啊呜——”

    困意上涌,寒昶关守兵哈欠连天,意识越发模糊,眼皮沉得像是灌了铅水。

    呜呜寒风吹拂,天空飘下的雪花被卷起,偏离了原本的轨迹。

    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,一支箭矢划破夜空,发出离弦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锐刃刺入血肉之躯,刚刚见到周公的兵卒霍地睁大了眼睛,前所未有的寒意将他包裹,好似身体沉入了千年寒潭。他试图张开嘴,喉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仿佛整个世界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的功夫,身体残余的温度被无形的力量残忍剥离——

    好疼——

    好冷——

    脑海闪过短暂的念头,眼前景象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他似乎听到同伴声嘶力竭的喊声,他说——

    有敌袭?。?!

    第一波箭矢结束,城头守卫损失大半,剩下的人也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“上云梯,弓箭手继续射击——攻城木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清理一波敌兵,趁着寒昶关城门守卫减少,这时候要抓紧时间架云梯,准备登墙。

    姜芃姬带着先头部队,一个一个身披白布,借着雪地和夜色的掩护,快速摸到寒昶关城下。

    寒昶关守将带兵偷袭大营,来而不往非礼也,姜芃姬自然要回以颜色。

    什么叫偷袭?

    趁敌不备,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不仅讲究出其不意,还讲究“快速”,在敌人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发起凶狠攻击。

    寒昶关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这又如何?

    但凡是她想要攻破的关口,无人能守!

    姜芃姬出手突然,一个照面,城墙上的守兵死了一波,剩下的人都挂了彩。

    有人试图反击,有人大声呼叫“敌袭”,还有人咬着牙,染血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拉开弓弦,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天空发出响箭——响箭一出,整个寒昶关像是迎来了震动,众兵哗然!

    他们没想过,敌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偷袭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当务之急还是派兵增员城墙,守住寒昶关关口,绝对不能让敌人破关。

    “敌袭——快——”

    三更半夜,不少人已经进入香甜的梦乡。

    不睡不行啊,又冷又饿,若是不睡下,指不定到时候饿得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当外头的动静响起,不少人不情不愿地从梦乡离开,丢下裹得严严实实的薄被,冲出营帐。

    寒风一吹,吹散周身萦绕的残余温暖,不少人冷得打了个哆嗦,迷迷糊糊的脑子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姜芃姬岂会给他们增兵的机会?

    埋伏雪地的弓箭手分为三排,第一排射完第二排接着,等第三排射完,第一排已经将搭箭挽弓,瞄好方向。用这个简单的战术,弓箭手便能保持箭雨不间断地落向寒昶关城墙。

    借着弓箭手的掩护,云梯也很快推向了寒昶关城墙,先头部队开始尝试冲城墙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,寒昶关能被称之为险关,自然有它的地理优势。

    寒昶关守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迅猛的攻击让他们差点儿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,立刻借助地势进行反攻。

    姜芃姬眯了眯眼,幽黑的眸子紧紧盯住了寒昶关城墙。

    寒昶关前方并非一片坦途,地势陡峭狭窄,不利于攻城器械发挥作用,若非姜芃姬这边的攻城云梯是特制的,怕是发挥不了多大作用。届时只能采用最原始的人肉战术,靠着巨大的伤亡强行登墙。不过,现在还能用云梯,再用弓箭开道汗,寒昶关也没想象中那么棘手。

    姜芃姬打仗的时候开启了直播,八十五万只夜猫子蹲在直播间陪她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观众们发现寒昶关守兵有些不大对劲——

    【凤栖梧桐】:你们有没有发现——敌军的战斗力有些弱啊——

    【喝水不胖】:没觉得弱啊,分明是咱们家主播太强了——

    【飘柳飞絮】:的确是有些弱,按照这个情形下去,至多半个时辰,主播肯定能破关。我拉近镜头,发现守关的兵卒年纪都有些大,看着精神也不太好,好似整个军队没有青壮一样。

    粗心的观众只看战场厮杀,大半夜看得热血沸腾,一面激动。

    细心的观众却发现敌方战力和想象中不同,他们占据险峻的关口,竟然也被姜芃姬暴打。

    他们疑惑了,姜芃姬却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不是寒昶关守备战力不高,分明是守将为了偷袭成功,挑走了全部精锐。

    按照守将对寒昶关的了解,纵然留下的残兵没有精锐强大,但凭借关卡险峻,一样能守住。

    不过,他错估了姜芃姬和黄嵩的兵力,低估了改良云梯对环境的适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