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车轱辘转动的声响,孟恒轻叹一声——

    各为其主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他一定要郑重上门向聂洵道个歉,如今只能狠心挖坑埋了聂洵。

    孟恒夫妇二人的举动没有刻意避开眼线,所以这桩事情很快传到了黄嵩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诚允和孟恒倒是极为投缘?!被漆郧嵝α艘簧?,他扭头对坐在身边的祁夫人道,“算算时间,诚允夫人腹中胎儿也不小了,临盆的时候,估计也是打仗最凶的时候。这会儿时局动荡,战争一触即发,诚允怕无法安心守在妻子身边,等待麟儿诞生。再者,诚允家中没有长辈坐镇,他又是初次当爹,心情定是忐忑不安的。为了使诚允心安,还请夫人多多照拂诚允夫人?!?br />
    祁夫人听后,唇角轻勾,给黄嵩丢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郎君,你确定我这去照拂聂夫人,不是去气得她小产?”

    黄嵩听得一脸懵逼,低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正在守岁呢,说什么不吉利的话!”

    若是传到聂洵耳朵里,还以为黄嵩夫妇多阴毒呢。

    祁夫人左手抱着睡得香甜的小儿子,右手轻抚大儿子柔软的头发,白了黄嵩一眼,“听闻聂夫人心思细腻,你在她孕中给聂先生送了好几个美人,我若是去了,指不定人家怎么想呢?!?br />
    哪个女人会喜欢看到喜欢给自己男人塞小妾的人?

    黄嵩帐下臣子,不少都是已婚的,各家夫人多有走动,唯独聂洵夫人表现冷淡。

    为何冷淡?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黄嵩屡次三番把旁人献来的美人塞聂洵家里,惹了人家正室不快?

    黄嵩哑然,他送美人,这是为了聂洵好啊。

    妻子怀孕不能动,但男人的生理需求总该解决的。

    黄嵩和大部分古代男人一样,妻子是妻子,妾室只是玩物,用来发泄生理需求的。

    他不能纳妾,但不妨碍自己看重的臣子三妻四妾啊。

    祁夫人看穿他的心理活动,冰冷冷地嗤笑一声,黄嵩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。

    “孩子都在呢——好歹给为夫一点儿面子——”

    打从上次闹开之后,黄嵩对这位夫人又俱又爱。

    祁夫人懒得搭理他,专心一志地哄着睡意朦胧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“聂夫人那边,我帮你去照拂,但你还是别傻乎乎给人夫妻送美人了,免得我被人记恨。听闻聂夫人是渊镜爱女,虽不是将门出身,但也有脾气,怎么会喜欢与旁的女子分享一个男人?你若是死性不改,不妨多想想怀玠家那位——旁人吃一堑长一智,可你总不记教训?!?br />
    祁夫人是女人,女人也是最了解女人的。

    聂夫人和她走动少,每次还用身体不适当借口推诿,还不是因为黄嵩的举动惹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说起风珏夫人,黄嵩嘴角紧紧抿起,眼神带着几分控诉。

    他和风珏既是君臣又是穿一条裤子的挚友,风氏没有给风珏张罗婚事,但黄嵩身为半个兄长不能不管啊。本想给人家挑个贤惠温柔的妻子,哪里知道妻子千挑万选出来的人——

    唉——

    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风珏立下大功,黄嵩一开心就给他送了一对罕有的双胞胎美人。

    这对双胞胎美人还是讨好他的士绅费了一番功夫才买来的,精心调教过。

    担心风珏脸皮薄不肯收,黄嵩特地命人送到他府上,末了还让人敲打风珏夫人两句。

    正室要大度,别掐着丈夫不给纳妾!

    那对双胞胎美人,二八年华,满脸的胶原蛋白,水灵灵的模样不打一丝折扣!

    哪怕男主人不用,搁在家里当摆设也是极其养眼。

    黄嵩就是这么体贴下属。

    再然后——

    风珏被他夫人赶了出来,不只如此,风珏夫人还将两个少女扒光了衣服,丢到了黄嵩后院。

    黄嵩脾气再好也是有限度的,当下暴怒要处置风珏夫人。

    他不替风珏好好管管这个女人,她以后岂不是要上天?

    风珏夫人脾性和她的脸南辕北辙——

    平日安安静静,一旦发火,她真的可以爬屋顶、掀房梁!

    风珏夫人是块硬骨头,不疾不徐地跟黄嵩说,“听闻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诸侯一怒,血流漂杵。小妇人没那么大本事,但夺夫之恨,不共戴天。三丈之内取一人头,也是探囊取物!”

    黄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夺夫之恨?

    别说得他和风珏有什么见不得人关系好么?

    他又没做什么,他不就是送了风珏两个美人?

    这能算是夺夫之恨?

    黄嵩又气又怒——

    什么三丈之内取一人头,不就是威胁他?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事儿??!我送个美人帮她照顾怀玠,这女人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儿?”黄嵩气归气,但风珏为他夫人求情,黄嵩也不能不顾及风珏,真的杀了风珏夫人,最后只能愤恨地将苦果咽回肚子,“怪只怪兰亭——如果她是男人,这些后院的小女人便不会一个比一个嚣张——丈夫纳个妾她还不愿意了,这叫什么道理?外头哪个男人没个红、、/袖添香的可心人?”

    祁夫人冷笑一声,黄嵩瞬间哑了火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出现让将门出身的祁夫人有了底气,祁夫人又管辖黄嵩,间接让黄嵩帐下谋士的太太团有了底气。主公惧内,底下的臣子多半也会惧内——这就是上行下效啊。

    不过,惧内和洁身自好的男人只是少数,大多数男人还是喜欢妻妾成群的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而言,钱、权、色是永恒不变的追求。

    因此,黄嵩喜欢送美人的习惯并没有戒除。

    不能送给风珏增添后院颜色,他可以送给其他人呀,聂洵就这么躺枪了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黄嵩想到聂洵对孟恒没由来的亲近,心尖隐隐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让夫人多多照拂聂洵的妻子,关心下属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便是让聂洵和孟恒疏远。

    祁夫人守到半夜,沉沉睡去,黄嵩对月浅酌,呢喃一声。

    “兰亭鬼主意太多了,不得不防——”

    黄嵩见识过姜芃姬无中生有的本事,生怕聂洵中了人家的陷阱。

    夜尽天明——

    昨夜的篝火已经熄灭,袅袅白烟升腾,露出几分清冷。

    天还未大亮,一阵阵军哨响彻大营,兵卒纷纷从被窝爬起,顶着寒风练操喊口号。